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章 回去给你挠挠
    封夭道:“也不算奇怪,就像有的人生来就是天才,别人付出十倍的努力,也不及她的一分,乔月是个天才,却也是个很朴素的在才。”

    封夭说的朴素,另有一层意思。

    没有展现她的天才之处里,她很平凡,很朴实,很家常的一个小姑娘。

    她会系上围裙,转着灶台做饭。

    她会抱着幼小的孩子,像个成熟的母亲,照料孩子的一切。

    她还会扛着锄头,下地干活,看着庄家成熟。

    在喜欢的人面前,她也会撒娇,会卖萌。

    封瑾眸光幽深的瞟他一眼,“我媳妇怎么样,就不劳你操心,你还是赶紧找个女人,好好过日子,封麟需要一个妈!”

    真的好讨厌,他怎么觉得这对父子,好像在打着什么不正常的目地。

    封夭笑的无奈,“你可千万别乱想,我还想好好的活着呢,不过在我没有找到媳妇之前,封麟麻烦你们多操心了。”

    他也不是好惹的,再者,谁叫他儿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呢!

    封磊对他们的争执不感兴趣,快步走到晒谷场,“封麟……”

    王银杏无意中扫到走过来的三个男人,虽然晚上光线一般,但是她看的清楚。

    我的天!

    她该怎么形容这三个男人?

    “你看什么哪?”乔月瞅她表情不对,跟见了鬼一样,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再转身,看到过来的人,脸上慢慢晕开一抹柔柔的笑意。

    封瑾走过来,习惯性的撩起她额前的留海,有点长了,容易遮住她的眼睛,看不到她的眼睛,让他很不习惯。

    “这里蚊子多,早点回去吧!”

    夏天可不就是蚊子多,往那一站,蚊子就往身上扑。

    她出来的时候,抹了点驱蚊的东西,可还是不管用。

    乔月小嘴一撅,“脚上叮了好几个包,很痒呢!”

    “回去给你挠挠!”

    “呵呵!”乔月呵呵的笑开了,“跟你开玩笑,今晚怎么睡啊?我得跟奶奶睡一个屋。”

    回了娘家,还没有结婚,那是肯定不能睡一起。

    封瑾觉得好郁闷,“晚上他们兄弟俩回去,我跟乔阳在院子里睡,奶奶已经把凉床支起来,还挂了蚊帐!”

    乔月叹息,“看来真得赶紧把房子盖起来,你赶快把祁彦叫来,他手里有人有路子,找他最稳妥,大不了咱们给他钱。”

    想想,她现在也是有钱人了,虽然他们给的东西不能卖,但是回头可以把房子租出去嘛!

    封瑾抓着她的手,“你给他打电话,他不敢不来,钱暂时也不用给,他每年不是还要给我分红吗?到时候再算。”

    “对啊!差点把这事给忘了,那就到时再算,你放心,我不会叫你兄弟吃亏。”

    “让他吃亏也没什么。”封瑾很认真的说,好兄弟就是用来卖的,为媳妇插兄弟两刀。

    封夭站的也不远,自然听到了他俩的对话,“我那儿还有闲置不用的家具,摆在那几乎就没用过,等你们房子盖好了,我让人把家具拉来,也算是我的一份心意。”

    他置办过几套,当时差点就结婚了。

    后来没结成,家具跟新房也就搁置了,反正以后也不会要。

    乔月没有立马答应,而是看了看封瑾,这是他们家的人,肯定要经过他的同意。

    “可以,你送来的东西,肯定是好东西!”封瑾代为收下,封夭这样做,也是为了感谢乔月照顾封麟,每个人都有自己感谢的方法,每个人的方法又不尽相同。

    王银杏呆呆的看着封夭,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到了要疯狂的边缘。

    这咋又来了那么好看的男人,而且是一个比一个好看,跟他们比起来,自家男人那简直没法看。

    不过话又说回来,乔月咋就那么好命,身边围绕的都是这种男人,叫人羡慕嫉妒恨。

    封麟跟着林二旺,玩疯了,也不计较身上的衣服会不会脏,反正在哪都能滚一圈。

    封夭把他抱起来的时候,身上的军装,瞬间就被弄脏了,都是泥印子。

    封夭捏了捏他的小脸,“看你,成了泥猴子,衣服弄这么脏,还得婶婶给你洗!”

    封麟咯咯的笑,腻在父亲怀里,“爸爸洗,爸爸洗衣服……”

    王银杏自作主张的多嘴插了一句,“男孩子都是这么淘,淘点好,淘气的孩子更聪明,我家的就不淘,胆子小,又不爱下来走路,成天到哪都抱着,一点都不像你们家的。”

    封夭礼貌的笑了下,没有接她的话,抱着孩子转身便走了。

    封瑾搂着乔月,也没搭理她,就算是乔家的邻居,也不是非得搭理。

    等到他们都走远了,王桂枝凉凉的说了句,“没见过这么埋汰自家孩子的,这是你亲生的吗?”

    “要你管!”王根杏用力的抱紧了孩子,屁股一扭一扭的走了。

    回到乔家,封夭兄弟俩依依不舍的开车走了。

    临走之时,封夭忍不住劝封瑾,“你也跟我一块走吧!晚上跟大舅子挤一块,真的好吗?”

    封瑾重重的替他关上门,“好不好的,也不劳你操心,路上注意安全,儿子你就不用担心了,暂时我们会替你保管,要是不听话,也一样打屁股!”

    封家两个堂兄,都笑了,“随便打,只要你能下得去手!”

    封瑾在心里冷哼,送走了他们,回到院里关上院门,再一看,满脑脑袋的黑线。

    只见院子的正中央,放着一个大木盆,盆里装着满满的水。

    一个光屁股小娃,坐在盆里,笑的不晓得有多开心。

    光屁股……

    封瑾脑门的黑线越来越多,用力卷了袖子走过去,“我来给他洗!”

    原本坐在小凳子上的乔月,愣愣的看他,“不用了吧!我来洗就好了嘛!”

    封瑾面无表情的把她提溜起来,“你去收拾床铺,我来给他洗!”

    乔月撇撇嘴角,“那你动作轻点,他还小呢!那边有大毛巾,洗过了就把他包起来,别着凉了。”

    “行了,我知道,”封瑾真的是迫不及待的赶人。

    封麟光着小身子,脸上都是水,仰着脑袋看他,小嘴慢慢撅起来,“我想让婶婶洗……”

    封麟曲起手指,弹了下他的额头,“你想的美,我还没有这个待遇呢!”

    封麟小朋友老大不高兴了,“你是大人,我是小朋友。”

    “那也不行,知道你下面这个是什么东西吗?”封少面无表情的指着他两条小粗腿夹着的地方。

    封麟紧张的用小毛巾捂着,“你不要看,爸爸说***不能露出来给人看。”

    “那你还要婶婶帮你洗澡!”封瑾真想再弹他一个栗子,但是想想还是算了吧!

    弹红了,这小东西回头又得找乔月哭诉。

    封麟委屈的撅着小嘴,能挂一个大油壶了,他想辩解,可是又不晓得怎么辩解。

    乔奶奶从厨房出来,看到这俩都坐着不动,忙笑着走过来,“给孩子洗洗可不是这么洗的,小宝儿,太奶奶帮你洗好不好?”

    “好!”封麟松了口气,面对封瑾,他真的好紧张,有点怕他。

    乔奶奶把封瑾赶走了,坐下来,亲亲热热的给小娃娃洗澡。

    乔月搬了大凉床,这是竹子做成的凉板床,用两个长条凳子到两头,架起来。

    不过院子里蚊子太多,得再挂一个蚊帐,否则这一晚非得被蚊子抬走不可。

    “家里地方实在太小了,咱俩得将就一下,好在今晚没雨。”乔阳说的都是心里话,他性子直来直往,有什么说什么。

    封瑾脸上的冰霜,褪去了一些,“没事,下半年房子就能盖好,今年过年就能住上新房。”

    一张凉床,对于他俩来说,着实不大。

    想到封瑾说要盖二层小楼的想法,乔阳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以后过年过节,他俩都得回来,以后有了孩子,需要空间。

    等房子盖好了,一定得给他们留出最好的房间,而且还得装修好。

    他在镇上,看到朱家新装的房子,觉得非常漂亮,地板亮的能照出人影,再不会一踩一脚泥。

    有时候,话真不能说的太满。

    夏天的雨,说来就来,有时根本毫无征兆。

    这不,睡到半夜,斗大的雨滴掉在脸上,惊醒了封瑾。

    “快起来,下雨了!”推了推乔阳,他睡的挺死,推了好几下,才把人推醒。

    乔阳迷迷糊糊的醒来,刚揉了两下眼睛,就被几滴雨,浇在脸上了,“哎呀,下雨了!”

    两人慌慌张张的床搬进堂屋,片刻之后,噼里啪啦的暴雨,浇湿了地面。

    带着湿气的土腥味,弥漫着全部的空气。

    乔安平也醒了,只是腿脚不方便,不好出来,“这怎么突然下起雨来了,两个孩子肯定没睡好。”

    封老爷子睡在另一张新搭的床上,他也醒了,但是躺着没动,“又不是冬天,淋点雨也没什么,封瑾时常在训练的时候露宿,有时几天不睡觉,你呀,别操他们的心。”

    刚刚凌晨两点钟,但是老爷子睡的很好,外面静悄悄的,感觉整个人都静下来了。

    乔安平叹息,“家里房子太小,委屈孩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