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 农家乐事多
    可是乔奶奶还是觉着不够。

    乡下买菜不方便,万一家里来了客人,除了杀鸡吃鱼,最常见的菜,就是鸡蛋了。

    炒,蒸,炸,都可以。

    鸡蛋是最实用的了!

    乔奶奶是考虑着,往后家里来的客人越来越多,不准备点好菜,在家里备着怎么能成。

    林二旺的手还在举着,“那你装着,等饿了的时候再吃。”

    封麟纠结着,不晓得该不该收。

    “收着吧,这是二旺哥哥的一片心意。”乔月走过来,抚着小家伙的头,暗想,封夭很会教孩子,封麟小小年纪,却懂得很多。

    就像刚刚,鸡蛋对于他来说,或许已经吃腻了。

    先前乔奶奶喂他吃鸡蛋,小家伙已经很勉强了,但他还是皱着眉头,把鸡蛋吃了。

    现在,面对林二旺热情的给予,他心里肯定是不想要的。

    但是他没有一口拒绝,也没有露出厌恶的情绪,他只是在犹豫。

    林二旺很高兴他能收下自己的礼物,他没有钱买更好的东西,他有的,只是自己力所能及。

    “二旺,你帮忙多看着点,门前都是水,不能让他靠近水边,要封麟,你要记着,如果有不认识的人,要带你走,一定要大声叫……”

    乔月正说着,一抬头,竟然看见一只熟悉的小动物。

    “小白?”

    哪里是小白,它又变成灰的了。

    而且看上去也十分疲惫,整个人都是无精打采的。

    像是历经千山万水,不远万里追随而来。

    原本乔月对这狗,也没多大感觉。

    顶多是一只长的像狼的狗,也许就是一只狼狗。

    后来带回军营之后,知道它饿不死,也没怎么管过它。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自己找到桃园村,找到她的家。

    这也太神奇了吧?

    乔月蹲下身,小白蹭过来,舔了舔她的手心,然后趴下了。

    “对不起啊,我把你给忘了,可是你追过来干什么呢,我很快就会回去的呀!”

    小白如果能说话,一定会好好骂一骂她。

    军营里属于她的气息太少了,而且这女人一去就不见踪影。

    它从军营里逃出来,一路寻着她的气味,跑了好多冤枉路,才找到这里。

    天哪!这段经历要是说出来,绝对能把人类感动的稀里哗啦。

    可是它不会说话,也不屑拿这事来说。

    林二旺盯着小白,喃喃道:“它看着真像狼,乔月姐,这是你养的吗?”

    “是的吧!既然它找来了,以后就留下看家,我还得外出上学,不过我会经常回来看你。”她也不可能走哪都把它带着,正好留它看家。

    封麟有点怕,后背贴墙站着,小心防备的盯着眼前的狗狗。

    乔月把小白领回去,站在堂屋门口的封少,一眼就认出来了,“它怎么会在这里?”

    记得小白进了军营,他让炊事班帮着照料的。

    “它自己找来的,小白很聪明,比一般的狗都要聪明,以后留这儿看家,奶奶,这狗在咱家留下了。”

    村里有很多人家养狗,流浪的野狗也不少,看家护院,还真的少不了它们。

    乔奶奶肯定没意见,还让乔月给它洗洗,这身上也太脏了。

    封老爷子得知这狗是自己找来的,而且是隔了几百公里,自己跋涉而来,连声感叹,这就是缘分哪!

    小白的血缘,应该真有狼的基因,从外型上看,更偏贬向于狼。

    不过它的眼中,没有狼的凶残,小白不发怒的时候,眼神很温柔。

    封麟一直不敢碰它,但是又觉得很稀罕。

    乔月给小白洗澡的时候,封麟一直蹲在旁边看,而且看的很认真,好像是要研究小白的构造。

    乔月给小白洗好了,把它赶到院子里,一手掐腰,一手指着它,命令道:“你好好在这儿晒太阳,直到把毛都晒干为止,不许再到泥里打滚,听见没有。”

    封麟惊愕的张大嘴巴,似乎觉得她教训小白的样子,简直太帅了。

    小白很想翻白眼,它现在累死了,体力还没恢复过来,又被逼着,洗啊搓啊,毛都要被搓秃了。

    哪还有力气乱跑,而且它现在很饿。

    乔奶奶瞅着小白乖乖的趴在那,吃惊不已,“这狗可真听话,它是不是能听懂乔月的话?”

    封老爷子在院子里打太极,“有的狗确实通人性,这只狗的品种好,以后能顶许多用处,好好喂。”

    并不是所有的动物都能生的聪明,也不是所有的动物都通人性,但绝不是没有,只不过你没有遇到罢了。

    乔安平想起往事,“乔月小的时候,也喂过一只小狗,后来快过年的时候,被人偷走打了吃狗肉,可把这丫头伤心坏了,哭了很久呢!”

    以前的事,乔月现在大多不记得了,她扭头找封瑾,“给它搭个窝行不?”

    封少傲娇的表情淡淡的,“上午我把房子修一下,有时间就给它搭窝。”

    傲娇的男人,傲娇的狗,算是棋逢对手。

    小白趴着不动,其实它很想抱怨,晒太阳真的是好热。

    它会被烤熟的!

    乔月跑进厨房,打开菜厨,瞅了瞅。

    昨晚也没剩什么菜,弄不成菜汤了。

    乔奶奶抱着干草进来,知道她想什么,“昨晚的菜,搁到今天也馊了,要不就用那盘蒸的兔子肉,拌上饭,兔子肉是腌制过的,又在锅里蒸熟,不用坏。”

    “行吧!先让它吃点垫垫肚子,中午再给它弄点汤。”

    乔奶奶笑着道:“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喜欢养狗,它们跟着你都是前世修来的福份。”

    也不是每家养狗,都能被善待。

    也不是每只狗,都能不愁吃,安心的活到死去。

    乔月拿了剩饭,从盘子里挑了两块兔子肉,再浇点汤汁,拌了几下,便拿出去,放在小白面前。

    小白转着眼珠子,瞅她一眼,又嗅了嗅,便开始大吃特吃。

    封麟慢慢把手里的鸡蛋,递给乔月,“把这个给它吃,好不好?”

    “嗯……这样不好,这是人家给你的心意,不能随意转增。”

    “哦!”

    乔阳跟杨树回来的时候,乔家院子很热闹。

    封瑾说干就干,而且他一点也不手生。

    和了稀泥,让人送来砖瓦,搭上梯子,不只是修了房顶,连院墙也一并维修了。

    封老爷子虽然不能帮忙,但是可以给点意见。

    乔安平杵着拐,一直站在廊檐下,看着他们忙进忙出。

    下午,本来封瑾还要待着不走,可是周一明把电话打到家里来了。

    虽然后续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

    但是审讯还在继续,衡江市的清理工作,仍在进行,期间肯定也会遇到一定的阻碍。

    不是所有人都能配合他们的工作,有些在衡江待了百年的家族,即便现在没落了,但人家还是有根基的。

    对付他们,非得封瑾亲自出马不可。

    封瑾很想带着乔月一起离开,可是乔姑娘怎么着都不乐意。

    封麟也不愿意走,封少感觉自己被抛弃了,这以后要是有了孩子,他的地位肯定就得一降再降。

    送走了不情不愿的封少,乔月长长的松了口气,正要叹气,忽然耳边听见一声叹声。

    低头一看,原来是小帅哥在叹气。

    “你小小年纪,干嘛要叹气?”乔月很喜欢揉他的头。

    “叔叔终于走了,今晚可以给我洗澡吗?”

    虽然才洗过一次,不过他很喜欢乔月给自己洗澡。

    “给你洗也成,不过将来可千万不要告诉你媳妇。”

    “媳妇?媳妇是什么!”

    林二旺从外面进来,刚好听见这句,张口便接了话,“媳妇就是老婆,可以陪你睡觉,给你生孩子,她还会打你骂你,跟你吵架呢!”

    “媳妇好可怕!”封麟惊呼。

    虽然人家才两岁,不过对于媳妇的印象,可是牢牢记在了脑子里,将来能影响一生。

    乔安平听着两个孩子的对话,满面笑容,“小麟啊,别听二旺胡说,男人都要娶媳妇,就像你封瑾叔叔,他也要娶老婆。”

    “叔叔要娶谁?是不是要娶婶婶?可是这样不好……”

    “为什么不好,你不喜欢小婶婶吗?”封老爷子泡了壶茶,坐在廊檐下。

    封麟摇头,又点头,像是很为难,小表情纠结极了,“因为我也要娶小婶婶,这样她就能陪我睡觉,给我做饭,当然也能骂我,但是最好不要打。”

    都说童言无忌,也只有封瑾不在,他才好端端的说完,否则小屁股早就挨揍了。

    乔阳跟杨树照常要去送货,早上便走了,一直要到下午才能回来。

    农家的一天,是在忙碌跟操劳中度过。

    就像乔奶奶,她能从早上睁眼醒来,一直忙到夜里闭上眼睛上床睡觉。

    封老爷子在这儿过的每一天都很充实,有人跟他说话,一走出门,就能碰到下地干活,或者刚刚收工回来的村民。

    傍晚的时候,总是喜欢坐在村长家门口,跟老头们下棋。

    时不时的,也会帮着乔奶奶做些轻松的农活。

    比如掰玉米棒子,锄草,菜地里给蔬菜秧们,松松土。

    封麟玩的就更开心了,成天跟在林二旺身后,有时林二旺回家,他也跟去。

    林二旺给他掏鸟窝,抓小鸟,带他钓鱼,挖蚯蚓。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