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2章 聪明的姑娘
    还是说,想让男方家,在镇上置办房子?

    要是在镇上置办了房子,那家里的房子跟田地怎么办?

    刘盈慢慢低下头,不作声,也不吭气了。

    她打小便跟着父母在地里干农活,哪一样农活都能拿的起来,也做的利落漂亮。

    乡里乡亲的,无不夸赞她会干活,能干活,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

    可正因为知道干农活的辛苦,她才想找个干净体面,又轻松的工作。

    往常她最羡慕在商店站柜台的售货员,穿着整齐漂亮的工作服,往那一站,只需要笑着问别人要买什么东西。

    哪像干苦力劳力的乡下人,夏天晒的脱一层皮,双手能磨出茧子,又糙又难看。

    刘招弟最是知道刘盈的心思,“往后乔阳的生意做大了,你们肯定都要搬镇上去,再盘一个大门面,家里的田地,也可以租给别人种,我们村就有这样的,一家人都出去打工了,就把家里的田地租给同村的人,每年给点钱意思一下也就成了,这样田地也不怕荒了,你们也可以放心的做生意嘛!”

    乔月站在一边,听着刘招弟吐沫横飞的长篇大论,啧啧称奇。

    这位也真是个人才,比人家专业媒婆还会说。

    她不当媒婆,真是屈才了。

    媒婆这会是真不敢多嘴,她在心里琢磨着这一家子。

    来之前,走半道上的时候,刘招弟曾警告过她,乔大伯家现在当家做主的,是他们家的老闺女。

    可千万不能把人得罪了,也尽量不要跟她商讨。

    乔月虽然脾气不好,但是很孝顺,只要把乔奶奶跟乔安平的工作做好了,一切就都不是问题。

    刘招弟把话说完了,见乔奶奶跟乔安平都不吱声,只得把目光放在乔月身上,“乔月啊!你是妹妹,也是将来的小姑子,你要是有什么想法,都只管说,咱都不是外人,没什么好忌讳的,不过你始终是要出门子的,将来还是婆家人,说什么做什么,都得娘家着想,你觉得二婶说的对不?”

    乔月眨眨眼睛,觉得自个儿有点无辜,她哪样不为娘家着想了?

    再者,她就算不为娘家着想,又干你刘招弟什么事?这跟你有关系吗?

    何止乔月生气,乔家人都生气。

    乔阳首先黑了脸,“我妹妹就算出了门子,也是娘家人,我们家可不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水那一套,不管什么时候,她是我妹妹,血脉相连,这一点,谁都别想改变!”

    别说以后嫁了人,就是现在,只要一想到妹妹要嫁人,要离开家,他都难过的不行。

    乔安平同意儿子的观点,“他二婶,我们家的确跟别的人家不一样,有不光彩的一面,我知道你们心里都衡量了很久,对于乔月的母亲,你们心里都有自个儿的意见,可是我想说的是,上一辈的事儿,跟孩子们没有关系,别把他们拉下水,我的孩子很好,不需要别人议论。”

    乔奶奶也赶忙把话接下来,“每家的情况不一样,我们家乔月出嫁也不一样,他哥早都打算好了,不管将来会不会盖新房,家里最好的房间,都要给妹妹留一间,谁都不能动。”

    刘招弟表情悻悻的,她也就是随口一说,再者,哪家闺女不是这么教养的,怎么到了这儿,就成了大错特错,她可搞不懂了。

    还说什么要给乔月单独留下一间屋子,又不是儿子,有这个必要吗?

    难不成将来还得给她分家产?

    刘盈也有些吃味了,这还没结婚,就把妹妹看的这样重,真要结了婚,是不是她在这个家里一点地位都没有,还得看小姑子的眼色。

    乔月要是知道她此刻的想法,估计要郁闷的笑死了。

    且不说她一年能在家里待多久,就算在家里待着,也不能随便找人麻烦的吧?

    再说了,哥哥婚后的生活,她也不可能插手插嘴。

    只要是哥哥真心选定的,她还是会全心的接受。

    不过乔月的心思,也只有同样心思纯粹的人才能相信跟理解。

    刘盈有些坐不住了,这一家子好像都在针对她,那她还待个什么劲,“今天时间也不早了,我看我还是先回去了,有事改天再说吧!”

    她是个聪明的姑娘,懂得审时度势,这个时候千万急不得,能屈能伸才能赢得别人的好感。

    而且她的话里留了后路,没说拒绝,也没表态。

    刘招弟心中不快,按理说,乔家应该留他们吃饭才是,现在饭没吃着,还弄的不欢而散,刘盈回家还不知道怎么跟她爸妈说呢!

    换句话说,刘招弟也是人家的小姑子。

    这年头,小姑子难做,得罪了娘家,得罪了大嫂,过年都没娘家回了。

    刘盈她妈是个顶厉害的女人,持家掌家,刘盈她爸在家里屁的地位都没有,一切全听老婆的。

    乔奶奶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毕竟人家也是上门说亲的,如果不留一下,会显得他们乔家有多小气似的,便随口说道:“这也不早了,要不吃了饭再走吧!”

    “这……”刘招弟犹豫了,她反正是无所谓,这儿也算是她的婆家,留下吃饭没什么大不了。

    “姑姑,我家里真的还有事儿,临走时我妈交待了,真不能留下吃饭,改天再说吧!”刘盈拉着刘招弟的手,悄悄给她使眼色。

    这个节骨眼上,她们怎么能留下吃饭。

    “哦哦……那就改天吧!”刘招弟看懂了。

    乔月扶着奶奶的胳膊,送她们出门,临走时,刘招弟真想拉着乔月,好好跟她说道说道。

    她相信,只要乔月开口了,乔月觉得刘盈好,这门亲事肯定能成,刘盈的工作立马就能落实下来,大家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

    “乔月,以后有时间,我来找你玩,可以吗?”刘盈很聪明的转移目标。

    乔月的笑容很淡,“我最近比较忙,马上也要开学了,在家的时间很少。”

    这是间接的拒绝,刘盈当然听出来了,她又不傻。

    “哦,那算了,那就等有时间再说。”刘盈心情低落,临走时,又看了看乔阳,发现他始终低着头,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回去的路上,刘盈恨恨的跺了下脚,以发泄心中的不满。

    刘招弟安抚的拍拍她的手,“犯不着为这事生气,你自己也也说了,恋爱是要谈的,哪能见一面就把事儿定下来,乔阳经常在镇上走动,你们有的是机会相处,只要让他看到你的好,肯定会喜欢你。”

    刘招弟的想法,却不是刘盈的想法。

    “姑姑,这事儿我自己有主意,您就不用管了,反正我肯定能让乔阳喜欢上我,这就够了!”

    刘招弟笑了,“姑姑对你有信心,回头你妈要是问起来,说说感觉还不错,再相处看看。”

    旁边跟阒的媒婆也直点头,“可千万别让你妈知道乔家人说的那些话,你妈心气高,要是让她知道了,这事铁定不成,不过我觉得乔家那丫头,看着也不像难缠的小姑子,小姑娘看上去文文静静,长的也好看,要是给她保媒,肯定特容易!”

    媒婆一看见漂亮的小姑娘,心思就来了,这是媒婆的习惯。

    刘招弟听见她的评价,简直要笑死了,“她要是文静,我就把脑袋拧下来给你当板凳坐!”

    媒婆瞅了眼刘招弟,表情有些古怪,“你可别把话说的太满,话又说回来,你家乔栓到底判了几年?”

    刘盈也看向姑姑,乔栓的事,不仅在乔家是一个大丑闻,在刘家也是一样。

    所以刘招弟现在处境很不好。

    可是不管怎么说,儿子还是她的,纵然坐了牢,以后的日子再不好过,那是她十月怀胎生的。

    将来她也得为儿子考虑,为儿子以后出狱的生活做考量。

    只要乔阳跟刘盈的婚事能成,她在刘家的地位,一定会稳步直升,再不用看别人的脸色。

    将来乔栓也比较容易找媳妇。

    “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我们家乔栓那是为了给他爸筹钱治病,说到底,那是孝顺惹的祸,念在他一片孝心的份上,他大伯也不得追究,过两年就能出来了,到时候我再去找乔阳,让他带着乔栓一起做生意赚钱,活人还能被尿憋死?”

    刘盈眼底有些鄙夷,但是她把头低下去了,把自己的心思藏了起来。

    “乔阳是个闷性子的人,看着冷淡,但是只要把他焐热了,以后肯定是个知冷知热,懂得疼人的男人,刘盈,这事你自己一定要把握好了,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媒婆出于亲戚关系,才好心郑重的劝她。

    “姑婆,我的事我自己清楚,您放心,明年这个时候,一准让你拿到媒婆礼!”

    “那就好!”

    三人离开桃园村的时候,还是垂头丧气。

    走了一段路,已经是喜笑颜开,虽然压根不知道他们在高兴什么。

    这三人走了之后,乔家聚在一起,开乔阳的批斗会。

    乔奶奶因为乔阳的态度,急的火上房,“你怎么总是冷冷淡淡,好歹热情一点,小姑娘都是很好哄的,你模样又不丑,长的高高大大,只要多用点心,我跟你爸也不至于成天这么操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