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4章 开枪
    田秩跟郑宏宇也跑了过来,见她无事,大大的松了口气。

    “你刚才的行为太危险了!”田秩还是要提旧账,指责她的冒险行为。

    “我有自己的分寸,冒险不等于冲动,快点组织人手灭火!”乔月此刻并没有过多的感觉,也可以说,内心无波无澜吧!

    死人于她来说,没什么要紧的。

    前世杀的人就已经很多了,这一世又杀了这么多人。

    可是有什么办法,你不杀别人,别人就要杀人,生存规则是如此。

    封含玉抱着枪,呆呆的站在那,像灵魂出窍似的。

    乔月正要走过去,突然瞄到封含玉的脚边有动静。

    果断开枪,子弹打在那人的手腕,他手里的枪也随即掉落。

    封含玉被枪声惊醒,当看见地上的死人时,吓的扔了枪,一屁股坐在地上。

    乔月面无表情的走过去,捡起地上的枪,也将她拉起来。

    把枪塞进她手里,握着她的手,引导她朝着刚才那人开枪。

    是对着胸口开的!

    封含玉呆呆的看着那人胸口流出的鲜血,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我杀人了?”她吓哭了。

    这跟平时的刻苦训练,全然不同。

    跟练枪的时候,也不一样。

    这一次,她开出的子弹,打中的是活生生的人。

    “你不杀他,他就会杀你,这是生存,如果你想活下去,就必须学会杀人!”乔月很冷淡,她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呢?

    不记得了,杀了太多的人,已经麻木的忘记了最初。

    黎勇站在一边,看着乔月冷血杀人的模样,无法将她跟那个同他们一起训练,带着他们跟人打架闹事的小姑娘联系起来。

    黄箫然也参加了战斗,看着遍地的鲜血,他靠着墙,吐的昏天黑地。

    这里面最淡定的,居然是林雪。

    淡定归淡定,脸色也不怎么好。

    乔月不管他们,挨个检查是否还有活着的。

    对于不反抗的,她倒也不会下死手。

    “过来两个人,把他们拖走!”乔月踢了踢地上的两个人。

    黎家兄弟过来,看着奄奄一息的人,“如果半道死了怎么办?”

    伤的这么重,能不能撑到医院都是一回事。

    “死就死了呗!”乔月不以为意的说道。

    检查到一人,正要弯腰探他的呼吸,突然他睁开眼睛,手中握着刀,朝她刺了过来。

    乔月淡定的折断他的手,“成败已定,何必呢?”

    封含玉面露不忍,“他们犯法,不是有法律制裁吗?为什么你要杀人?”

    “不为什么,我杀人不需要理由,也许就是看他们不顺眼,如果现在是我们败了,他们一样不会手软,我知道他们要怎么对付我们吗?他们试圈用燃烧弹,炸光,烧光这里,知道什么是燃烧弹吗?”乔月说的声音很轻,轻到风一吹就会听不见。

    “我知道!”黄箫然吐够了,脸色难看的走过来,“以前战争的时候,被大量使用过,沾上就着,能瞬间将人或房子吞噬,直至将所有的一切烧成灰烬!”

    黄箫然见过照片,知道那玩意有多可怕。

    乔月轻笑着,“反正我这个人就是如此,所以我一定不会留下来,成为遵纪守法的军人,你们或许可以!”

    “你是你,不用跟别人一样,谁也替代不了你!”黄箫然说了一句很有哲理的话。

    “不只是我,你们也一样,谁都是独一无二的,行了,别在这里煽情了,赶紧收拾残局,天都要亮了!”

    乔月转身离开,纤瘦的身影,在一片血腥之下,显得有几分苍凉。

    半个小时之后,封瑾带着人回来了。

    秦夏跟另一个同伴,拖着巴头,也不知他是昏过去还是死过去的。

    “抓到了?”乔月此刻正坐在一边,喝着水休息,看着封瑾走近,她微微一笑。

    封瑾走到她身边坐下,接过她递来的水,“嗯,还没死,不过能不能活还不一定,境外的毒贩此次损失惨重,也是被逼的走投无路,兰城被清理之后,傅向前也倒了,他们现在急于找到出路。”

    “这一次失败了,他们会放弃吗?”

    “不会!”封瑾喝完了壶里的水,润了干涸的嗓子,“边境那边的人依靠种罂粟为生,断了他们的销路,等同于断了他们的活路,这一次失败,下一个目标,应该是南方了。”

    “那个龙啸?”这是乔月脑子里唯一能想到的点。

    封瑾的气息沉了下去,“可能吧!”

    乔月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看见天边亮起的朝霞,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

    “困了?”封瑾卸下背包,脱掉快要被烧焦的外衣,往她身边靠近了些,将她抱进怀里,“困了就睡一会。”

    “影响不好吧?”乔月扭头瞧了瞧外面。

    封瑾的大手,盖住她的眼睛,温热的呼吸洒在她的脸上,“你睡你的!”

    本来她也没那么困,但是靠在他的胸口,嗅到他的气息,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了下来,眼睛眨了几下,困意袭来。

    封瑾拿开覆盖在她眼上的手,低头看了下她的睡颜,眸中的笑意在慢慢加深。

    封含玉蹲在不远处,怀里抱着枪,酸酸的瞅着这一幕,“我哥有了媳妇,谁都能忘了。”

    林雪怀里也抱着一杆枪,脸蛋负了伤,袖子也被划烂了,可她浑然不在意,神情惬意,“你哥是个好男人,可是他的好,只有乔月才享受得到,我想,即便你是他亲妹妹,也不及乔月在他眼里的万分之一,他这种人,你可以说他重情,也可以说他无情。”

    封含玉又看了几秒,慢慢收回目光,“我不是他亲妹妹,也不会妒忌,因为将来的某一天,我一定也能找到一个跟他一样的男人!”

    林雪也看到了田秩,眼中的笑意,在慢慢荡开。

    眼瞅着田秩正往这边来,林雪突然慌张的踢了下封含玉,“快,快过来扶着我,我受伤了,哎哟,不能动了,疼死我了!”

    封含玉呆呆的看着她,没有立刻动弹,“你不是没事吗?刚才还背着一个伤员呢!”

    林雪恨恨的踢她一脚,“你咋这么笨,让你扶着我,你就赶紧扶啊!”

    “那好吧!”封含玉是真不懂吗?

    呵!就是故意逗她的。

    封含玉扶上来时,林雪整个人都朝她靠过去,搞的封含玉那个小身板,都快顶不住了。

    “大姐,你要做戏,也不用做的那么逼真吧!”

    “你闭嘴,要是坏了我的好事,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林雪嘴里说着狠话,脸上仍然装的病态。

    果然,田秩走过来时,瞄了她一眼,“你受伤了?”

    林雪心中一喜,面上仍然无比虚弱,“受了点轻伤,还好,不是很重,撑到回去就好了。”

    她偷偷在背后掐了封含玉一把,封含玉只得硬着头皮帮她演戏,“她哪是轻伤,她伤的太重,你瞧这小脸,要是不及时送去就医,这张脸就有可能毁了!”

    “脸?”田秩拧眉看着她的脸,似乎不太理解,脸怎么毁掉?难道就那几个小伤疤,就能把脸给毁了?

    “哎哟,我撑不住她了,田秩,我把她交给你了。”封含玉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身边的人往他怀里一推,撒腿就跑。

    林雪顺势倒在他怀里,被田秩抱了个满怀。

    被自己喜欢的男人抱着,除了兴奋,大概就是幸福了吧!

    下午两人在外面,她一时走神,掉进泥坑,想让他伸手拉一把,可这家伙愣是面无表情的让她自己上来。

    最后林雪气急了,一咬牙一发狠,在他伸手要拉她之际,一把将他拽了下来。

    结果就是,两人都滚成了泥猴。

    林雪一路哀叫着,死死的揪着田秩的衣领,才没让他把人丢下。

    黎勇走到封含玉身边,与她并肩站着,“我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这样的大场面,真正的战场也不过如此吧!”

    封含玉意味深长的笑着道:“咱们这一代,能遇见一次,不容易,权当是一次血红的经历,反正我已经打算好了,等毕业了就考军校,以后还来这儿。”

    黎勇对她的看法改弯了不少,“你的变化也不小,估计你现在回去,你爸妈都不认识你了。”

    “唉!没办法,现在才忽然发现,以前的日子都白过了,成天跟一群小姑娘争风吃醋,成天想着怎么把自个儿打扮的漂漂亮亮,可是在生命面前,这些都算个屁!”封含玉讲话越来越粗鲁,粗鲁过之后,才觉得,原来这样讲话真很痛快。

    黎勇抄着胳膊笑,“这话说的在理,如果没有军人,岂不是要天下大乱了?当军人没什么不好,你现在走到街上,回头率绝对比之前还高,一个字,酷!”

    封含玉咯咯的笑,“我再酷,也没有乔月酷,她才是真正的又酷又帅!”

    黎勇也回头朝那边看了一眼,“她是个例外,你不用跟她比,也比不了。”

    “这倒是。”想到刚才杀人的画面,她的心脏还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

    黎鸣也走过来,他俩的对话,他也听见了,“这是真正的战争,她的做法没有错,你不杀敌人,敌人就会干掉你,不谓的善良,在这里,完全不需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