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6章 是不是真的?
    随着他的动作,碎发在脸颊上来回拂动。

    孟兰兰站在拍摄地点,目光有些着迷的看向他。

    可惜只是个摄影师,否则她还真的很想跟他,谈一场唯美的恋爱,这个男人太容易让人心动了。

    拍摄过程中,摄影师脸色冷淡,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看着有几分严肃,有几分清高。

    但是在他举起相机,专注的拍摄时,摄影棚内,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被他的身姿吸引。

    他的背,他的腰,他的腿,形成一条流畅的线条,让人看的心神荡漾。

    相比站在聚光灯下的孟兰兰,也不让分毫。

    小赵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飞快的看了一眼,便赶紧低下头。

    这位摄影师,比孟兰兰更像明星。

    半个小时之后,拍摄完毕。

    一个提着车钥匙的极品男子,走进摄影棚。

    姿态随意洒脱,骨子里的放浪形骸,无时无刻不外漏。

    “顾先生!”孟兰兰笑的像朵娇艳的玫瑰花,确实是漂亮性感。

    顾烨漂亮的眼睛,扫过她的全身,还算比较满意,“孟小姐的拍摄结束了吗?”

    “刚刚拍完,还要劳烦您来的接我,真是不好意思,”孟兰兰让唐静如先回去了,她可不能让那个傻丫头破坏她的计划。

    跟男人约会,当然还是单独来的好。

    “我来接他的!”顾烨绕过她,直接走到那名摄影师面前,“叶溯,好久不见!”

    “不久,才两三年而已,你的品味一点都没长进,还是什么菜都撩进碗里!”

    顾烨不以为意的笑,“我倒是想提高口味,可是人家不鸟我,我有什么办法,只有找点庸脂俗粉,安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

    叶溯用怀疑的目光看他,“你说的话,我怎么不信,还有你搞不定的女人?软的不行,硬的也不行?你不是最喜欢有挑战性吗?”

    顾烨叹了口气,解开领口的扣子,往后靠在桌子边,脑子里浮现某个喜欢暴力的丫头,“话是不假,可是……搞不定,也不敢搞,那丫头狠起来,能要了我的小命!”

    就算乔月不要他的小命,封瑾也不能放过他。

    更何况,现在的衡江,已然是封家的天下,他怎么敢哦!

    所以在没有想出办法之后,他的花花公子形象还是得继续保持。

    叶溯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能有小姑娘对你狠,我倒是真的很想见识一下,莫非她长了三头六臂?”

    顾烨笑而不答,她不是长着三头六臂,她只是长到他的心里去了。

    叶溯看到他脸上的笑容,眸光一跳,“你动真格的?”

    “是不是真的已经不重要了,搁在心里就好,行了,走吧!哥哥带你见识一下衡江市的美景美人,”顾烨苦涩的笑容一闪崦过,走出摄影间的时候,已然还是那个人见人爱的顾少。

    孟兰兰换好了衣服,在走廊等着他们。

    两个极品美男,并肩朝她走来,让孟兰兰的虚荣心膨胀到了极点。

    “顾少,你们认识?”刚刚他们说话时,孟兰兰已经离开了,所以她并不知道他们二人的关系。

    “我们是朋友,走吧!我的车子就停在门口!”顾烨没有跟她解释的想法。

    一个花瓶而已,还是一个长的不咋样的花瓶。

    顾烨觉得心脏好闷,现在看什么美女,都入不了他的眼,没劲透了。

    叶溯看了看他的背影,拨了下额前的留海,遮住了更多。

    三人坐车,孟兰兰跟小赵坐在后面,叶溯坐在副驾驶。

    叶溯话不多,只听见顾烨一个人说个不停。

    虽然他脸上的笑容挺多,但是总能感觉到,他的笑容浮在表面,从来不曾到达内心。

    叶溯一手支着下巴,盯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街景。

    衡江!

    他又来了!

    顾烨将车子停在一家五星酒店的门口,“赏个脸吧!这是我刚开的酒店,这里的厨师,都是花重金请来的,别的地方可没有。”

    顾烨直接将车钥匙丢给门童,带着他们坐上电梯,直接上了顶楼。

    孟兰兰感觉自己的眼睛都要不够看了,她当然住过五星酒店,可是那些跟顾氏酒店比起来,还是差了许多。

    酒店所有的陈设,应该都是真品,就连油画……

    “孟小姐也懂画?”顾烨见她停在一副油画前面,便也停了下来,笑着问她。

    孟兰兰神色一怔,忙说道:“略懂一些,并不精通,这一副,应该是y国……”

    孟兰兰庆幸自己曾在杂志上,见过这副画,现在才可以在顾烨面前显摆一番,借以博得他的好感。

    顾烨只听了一会,便听不下去了,“孟小姐学识渊博,顾某自叹不如!”

    孟兰兰笑容羞涩,“哪里敢称学识渊博,顾少真是说笑了,跟顾少比起来,我还差的呢!”

    孟兰兰一路上细心观察着顾烨的神情,担心自己说的太多,让顾烨反感。

    毕竟并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欢聪明的女人。

    还好,从顾烨脸上看不出不悦的情绪,她也就放下心来。

    另一边,穆雨彤得知乔月回城了,开着车,把她堵在别墅,非要请她吃饭。

    当然,并不止她们两个,还有负责开车的穆白。

    封麟被黄彬接走了,老人家想孙子了,从来没离开这么久,想的晚上睡不着。

    封麟撅着嘴,不情不愿的跟着黄彬走了,从上车到下车,一个笑脸都没有。

    乔月能理解老人家想孙子,重孙子的心情,答应封麟,以后会常去瞧他。

    但是封麟还是心情不好,他没什么安全感。

    看着站在别墅前面的乔月身影越来越远,他心里就很难过,总感觉自己又失去了能让他温暖的母爱。

    穆白开着车,听着后面两个小姑娘叽叽喳喳。

    准确的说,只有穆雨彤一个人叽叽喳喳。

    “我真是倒霉,居然最后一轮被淘汰,丢死人了,现在想想,恨不得把自个儿塞进娘肚子里,再重新投胎!”穆雨彤说的吐沫横飞。

    乔月往边上躲开一点距离,以免被她的唾沫星子喷到。

    穆白满头黑线,自打小姑娘从军营回来,再不是从前那个乖巧爱漂亮,又很淑女的小姑娘了。

    脏话粗话,张嘴就来。

    也不再喜欢穿裙子,整天一条牛仔裤,往那一座翘着腿,整个就一混混样。

    为这事,穆夫人没少发愁。

    女儿成了女汉子,一点女儿家的样子都没了,这可怎么办。

    乔月只对一件事好奇,“你回去之后,到市局报到了吗?”

    “啊?你怎么问这个,当然报到了,我还要做警察呢,不过我已经调到刑警组了,现在专管抓贼!”穆雨彤得意的仰起下巴,总算可以英姿飒爽了,她等这一天,已经等很久了。

    “那董嘉年瞧见你,是什么反应?”

    “他?”穆雨彤很认真的想了想,“没什么反应吧!哦对了,他好像把茶杯打翻了,弄湿了桌子,还踢翻了垃圾桶。”

    乔月眼神怪异起来,“你跟他说什么了?”

    能把董嘉年吓成那样?

    “我什么也没说啊!就是敲门进去,喊了声,报告!”穆雨彤还纳闷呢!很正常的一句话,怎么就把董嘉年吓成那样,跟见了鬼似的。

    乔月掏掏耳朵,她有点理解董嘉年的感受了,这丫头的嗓门,算是练出来了。

    训练的时候,就属她嗓门最大,隔老远就能听见。

    现在可好,离开训练营,嗓门也改不过来了。

    穆白似乎听见了乌鸦叫唤,“我拜托你俩,待会吃饭的时候,注意一下形象,咱们吃的是法国菜!”

    穆雨彤不以为意,“那有什么关系,法国菜不也是用吃的吗?难不成还是来看的?要是规矩太多,还不吃大排档呢!”

    以前她也不喜欢西餐,除了装逼,根本一点都不好吃。

    “不吃了?我现在调头?”

    “别呀!”穆雨彤赶紧认错,“哥,咱今天不是为了乔月吗?她是我姐姐,是我老大,请老大吃饭,就得装回样子!”

    穆白笑的无可奈何,“你可比她大那几岁,你也好意思叫她姐姐?”

    穆雨彤眼睛一瞪,“这有什么不好意思,年纪不是关键,能力才是最重要的,老大,你说对吗?”

    乔月半捂着脸,非常不想理她,“我听不见,也不想听,更不是什么老大,最近在严打,莫要拉帮结派!”

    穆雨彤愣了下,接着哈哈大笑,“老大,你说话真有意思,其实不光是我,先前被淘汰的好多人,都在跟我打听你的消息呢!听说你开学之后,要在市里的高中上学,他们好多人都等着转学呢!”

    她这么一说,乔月更无语了。

    “今天医院拉来很多伤员,大多是枪伤,你们营地出事了是吗?”穆白岔开话题。

    “嗯,是出了点事,不过已经解决了,你下午还要回去值班的吧?”

    “再忙也要吃饭!”穆白盯着前方的路面。

    穆雨彤紧接着说道:“我哥那是特地抽出时间,陪我吃饭的,要不然他又得将就了。”

    “到了!”穆白眼神微闪,打断她的话。

    “顾氏?哪个顾氏?”乔月下了车,看到酒店的名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