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0章 又来抢女儿
    这一晚,乔月没怎么睡,第二天顶着一双暗淡无神的眼睛,下了楼。

    韩帅一早就起来跑步,在外面还遇到了莫天霖。

    对这位帅才,莫天霖了解的不多,但是也见过,也从封瑾那儿知道了他要认乔月做女儿的事。

    看到韩帅从封家走出来,莫天霖是有点无语。

    这年头,连女儿都要抢,真的是……

    “你这么看着我?是不是有话想说?”韩应钦在他身边放慢脚步,笑的老谋深算。

    莫天霖觉得后背有点发凉,“没有,您……是昨晚来的?”

    “对,昨天下午到的,有兴趣一起跑步吗?”

    “好啊!”莫天霖也没多想。

    可是半个小时之后,他就彻底郁闷了。

    跑不过封瑾情理之中,跑不过乔月,那是意料之外,她属于基因突变。

    现在连韩应钦,一位上了年纪的大叔,她都跑不过,打击人也不带这么玩的。

    “年轻人,体能太差,少参与应酬,多锻炼身体,身体才是一切的本钱。”韩应钦轻飘飘的从他身边跑过。

    莫天霖双手撑着膝盖,看着韩应钦跑远的背影,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太差?

    吃过早饭,小四开车,载着韩应钦,乔月,外加一个小包子。

    经过市区时,又多了一辆小货车。

    乔月从倒车镜,看到了货车的体积,以及从外面就能看出轮廓的机器,嘴角抽搐的很厉害,“干爹啊!您用不着这么破费吧,其实我家人都很简单的,您这样会把他们吓坏,况且,这种机器,怎么使用,还得学吧?”

    “我看过说明书了,回头我教你吧,再不然,这一季收稻子,需要耕种时,我过来帮忙。”

    “啊?你要种地?你会吗?”想像不出韩应钦卷着裤腿,站在水田里,干农活的场景。

    “不会可以学,我以前在林场待过两年,在山上砍树,运输木材,现在想想,山上的日子虽然清苦,但是很简单。”那还是他年轻的时候,林场到了冬季,大雪封山,也不要干活,整天吃了睡,睡了等吃。

    可是封山了以后,交通被阻。

    有时粮食不够了,他们就到林子里下套打猎。

    他的枪法,就在那个时候练成的。

    猎枪精确度太差,也没有任何可靠的稳定性,子弹大多数时候也是自己动手制作,危险性很高,一不小心,自个儿的小命就得去了半条。

    乔月能从他的眼神中,读到了他幼时的孤独寂寞。

    越是出色的人,在看似风光的背后,都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或心酸,或悲苦,或残忍。

    话又说回来,她不也是一样吗?

    韩应钦收回跑远的思绪,笑着问道:“我看你今天情绪也不高,是不是昨晚没睡好?学习太晚,还是跟封瑾闹矛盾了?”

    韩应钦问话的同时,也在注意观察她的面部表情。

    “哦,看来是闹矛盾了,按理说,你们分隔两地,就算吵架也够不着,那就不是跟他吵架,因为某些事,某些人,据我所知,你们最近没有什么需要产生矛盾的事情,那就只剩了,京都的军事学院……是因为卫珂吧?”

    他也不算完全猜出来的,卫珂进军事学院的事情,他原本是不会关注的,但是因为乔月,小四还是时不时的会汇报一下。

    有些机关单位的人,也会进入军事学院学习,提高自己的同时,也好镀一层金,为将来升官做准备。

    乔月抱着封瑾,气鼓鼓的瞪他,“什么都被猜到,就不好玩了,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况且我也没将她放在心上,就是心理不爽,而且也想不通,世上怎么会有这般不要脸的人!”

    “也不算猜,是小四告诉我的,这世上总有些人,以自我为中心,说白了,就是自私,于珂从小便很优秀,他父亲对她的期望,甚至比她哥哥还要高,事实也的确如此,在同龄女孩子里面,她是姣姣者,只可惜学业把年纪都给耽误了。”

    “干爹,你现在好像很喜欢八卦!”乔月眼神凉凉的瞅着他。

    开车的小四,终于忍不住笑喷了,“大小姐,您是不知道,自打有了您这位女儿之后,我们领导,开始走中年妇女的路子,不仅如此,他最近喜欢看电视剧了,而且是家庭伦理剧。”

    乔月默默扭头,看向韩应钦。

    又是一个难以想像。

    他这样的人,坐在电视机前,看着婆婆媳妇小姑子,整天吵吵闹闹的剧情,会不会太诡异啦!

    “快要到了!”封麟趴在窗户边,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窗外,这一路上,都没有说话,直到快要能看见村子时,他才压抑不住兴奋。

    韩应钦也循声望向车窗外,“前面就是吗?”

    坐落在山脚下的小村庄,房前屋后,都是一片金黄色,其间或夹杂一点绿。

    村庄的轮廓是一字排开的,褐色的茅草屋顶,灰色的土墙,最显眼的,应该就是村里的那棵大树,比其他树木高上一大截,从很远的地方,就能看见。

    寻着这树,一直走,便能找到村庄。

    “今年的稻子长势真好。”韩应钦由衷的赞叹。

    即便他不是地道的庄家人,也不大会种地。

    但这并不防碍,他欣赏这一片片的金黄。

    小四打开车窗,呼吸着外面的空气,“搁在古代,交通不便,这里就是世外桃源,山好,水好,人更好!”

    “以后这里搞开发,不能破坏掉原本的山野之美,小四,告诉冷洪林,灵壁镇的经济开发,不能重工业,工业污染太厉害了,宁愿这里发展的慢一点,也不要为了利益,将这里变成灰色地带。”

    “知道了,回去以后,我亲自做一份关于桃园村的开发方案,拿给他们做参考。”

    韩应钦点点头,“也不光是桃园村,其他地方也是一样,水是第一位的,无论做什么工业,前提都是不能污染水,再有一点,让他们重点查食品安全,之前的力度还不够,一旦事实清楚,一律以最高刑法重判,不能姑息!”

    韩应钦现在很生气,那是有原因的。

    做早饭的时候,拿起昨天傍晚买的材料,才发现质量根本不过关。

    闻起来,还有一股难闻的异味。

    并不是隔夜的原因,是食材本身不干净。

    “是,我回去以后,督促食品安全部门的人,还有卫生署……”

    两人商量正事的时候,乔月听的一愣一愣,原来韩应钦手中的权力如此之大,快要超出她之前的想像了。

    “舅舅,舅舅在那!”封麟激动的要跳起来,两只手还拍着车门。

    乔阳总是在家里闲不住,父亲现在不能下田,田里面所有的大小事,都落在了他身上。

    今年割稻子,可能还要请人干活。

    他想过了,与其让奶奶劳累,父亲焦急,倒不如请人干活,给人家工钱,这样也算互惠互利的好事。

    “干爹,那是我哥,小四,你把车子停一下。”

    “好咧!”

    乔阳扛着铁锹,腿裤卷在膝盖上,远远的,就看见两辆车子。

    一般来说,现在只要到村里的车子,基本是往他家来的。

    乔月刚把车门打开,封麟就迫不及待的蹦了下去,吓的乔月在他后面,一直叮嘱他当心。

    “舅舅!”封麟跑的飞快,像只活蹦乱跳的小兔子。

    乔阳一把将铁锹插进一旁的土里,再弯腰接住他飞过来的小身子,“刚刚叫我什么?”

    封麟调皮的吐了下舌头。

    乔阳还是笑,“想叫就叫吧!”

    “舅舅!舅舅!”封麟高兴的抱着他的脖子。

    现在他喜欢乔阳,比喜欢封磊还多。

    乔阳不仅宠着他,还时常将他顶在脖子上,就像现在这样,他能看见好远的地方,走上大路,还能看见乔家门口,啄食的小鸡,看见烟囱里冒出来的青烟。

    “哥!”乔月也下了车,韩应钦也从另一边下车。

    站在车外,看着满眼的金黄,那种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乔阳来到顶着封麟,来到韩应钦身边,却不知道怎么称呼他。

    乔阳当然也知道,这位就是来认女儿的。

    乔阳的心情,跟乔安平是一样的,又来一个跟他们抢乔月女儿的人,感觉好心酸哪!

    “哥,你叫他韩叔就行了,干爹,这是我哥,乔阳。”乔月为他们介绍,虽然还是有点尴尬,但是总归要迈出这一步。

    “韩……韩叔!”乔阳涨红了脸,怪不好意思的,“快回家吧!奶奶一早就开始忙活了,做了很多菜呢!”

    韩应钦其实不太会跟亲人相处,平时跟小四们的相处,也只是上级跟下级的关系。

    但做为长辈,应该从关心晚辈的婚姻状况入手,这总没错吧!

    韩应钦问:“结婚了吗?”

    乔阳摇摇头,答:“没有!”

    韩应钦再问:“对象呢?”

    “对象?哦,没有没有,”乔阳乍一听,不是太懂。

    “你今年到二十了吗?”韩应钦实在想不出更好的问题了。

    其实乔阳比他还尴尬,“还……还没有。”

    乔月抱着乔阳的胳膊,对他道:“哥,你不用这么紧张,瞧你头上,都是汗,我干爹,人很好的,以后他也是你的长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