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3章 关押
    更重要的,应该是心理上的磨练。

    纵然重活了一世,也并非所有的事情,都有用武力解决。

    也不是所有的事,都可以随心所欲。

    呵!

    原来不管什么时候,人总是要忍下,压下,吞下,某些自己不情愿的东西。

    学会忍耐,才是她人生,最难的课程。

    乔月收拾了东西,将它们放在桌子上,然后盘腿坐在床上,眼睛就盯着桌上的那堆东西,一直静静的看着。

    外间牢房的门,吱呀一声打开,杜旻被推了进来。

    “你怎么又回来了?”乔月觉得莫名其妙,这事跟他有什么关系?这帮人真的比黑帮还要黑。

    “是我让人把他带来的!”阿琨提着行李箱,出现在门口。

    “你来干什么?监视我,怕我逃走吗?”乔月笑的玩味。

    “是,也不全是!”阿琨的脖子微微向后转,一把枪,正抵着他的脑袋。

    这倒让乔月纳闷了,“你们玩的把戏很高级,倒让我看不懂了!”

    阿琨依然推着行李箱,走到乔月对面的牢房。

    牢房的门打开,他走了进去。

    跟他一同进去的,还有杜旻,两人被关在了一起。

    一切都很和谐,除了身后的那把枪。

    砰!

    牢房上了锁,而且是上了两把。

    那名警察临走之时,看了乔月一眼,这一眼让她印象深刻,似怜悯,似嘲弄。

    阿琨站在那,“我来监视你不假,却也不是心甘心情愿,你要相信,我一点都不想跟你待在一个空间,一点都不想!”

    阿琨心里跟明镜似的,乔月现在见了他,恨不能将她碎尸万断,即便不是碎尸万断,也绝对没有他的好。

    他躲都来不及,更何况还要坐在这儿面对着她。

    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虐吗?

    乔月笑了,“我也是,如果现在我手里有把枪,一定毫不犹豫的朝你脑袋开一枪,不过你也不用觉得可惜,现在没有枪,央不代表以后杀不了你,总之,你的脑袋我预定下了!”

    阿琨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虽说他并不怕死,但总听着她说脑袋,想像自个儿脑袋被砍下来的情形,还是不要了。

    “跟你打个商量,能别砍脑袋,朝心脏开一枪,即快速,又不会有太大的痛苦。”阿琨的表情郑重极了,一点都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但是一旁的杜旻,听的快要血管爆裂,“你们……你们都是疯子,我要出去,放我出去,我根本不认识你们,我谁也不认识,我只是……”

    他只是想找一个有潜力的新人,重新振作,重新站到聚光灯前,让自己能成为万人敬仰的经纪人。

    杜旻越想越是绝望,干脆抱着头蹲下,哭的稀里哗啦。

    乔月皱了下眉头,这怎么还哭上了?

    阿琨也挺烦的,尤其是在这种密闭的空旷的环境里,他的哭声简直是如雷贯耳。

    “闭嘴!”

    两声吼叫,却出自不同的人。

    阿琨跟乔月同时看向对方,又同时将头转开。

    杜旻吸吸鼻子,最后总结一句,“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