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4章 封少来了
    室内重新陷入安静,阿琨打开行李箱,又开始重复之前的步骤,将所有的东西,全都拿出来。

    杜旻蹲在一边,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瞧瞧那个。

    乔月也没有再作声,抱着膝盖坐在单人床上。

    分不清现在是白天还晚上,闷热的室内,连窗户都没有。

    阿琨收拾好了一切,坐在了刚刚铺好的床上。

    杜旻走过来,也想找个地方坐一下,地上太潮湿,还有虫子,他坐不下去。

    “你坐那边,这边都是我的地方!”阿琨对于地盘意识很强烈,不喜欢别人侵占他的地盘。

    杜旻有些惧怕他的气势,不敢争辩,默默的坐到了房间内,唯一的一张椅子上。

    四周一片安静,安静的让人不安。

    时间过的很缓慢,阿琨看了下表,“现在是下午四点,他们可能要来了。”

    “要来?谁要来?”乔月仍然坐在那,发上的卡子,已经被她拆了下来,掰成了铁丝的形状。

    “当然是该来的人!”阿琨慢条斯理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你怎么不想着逃走?这两道门,对你来说,似乎也没什么难度。”

    乔月拿着铁丝,比划了下,“开门当然没难度,只不过我喜欢被人请出去,他们是怎么把我弄来的,就得怎么把我请出去!”

    杜旻忽然站起来,“小妹妹,你想不想拍电影,以你的形象,成为电影明星,指日可待,肯定能大火!”

    他是看到乔月刚刚的表情,冷面女杀手,或者黑道女王,这一类的角色,简直是为她量身定做,再拍几个黑暗系的封面,肯定能引起一大票粉丝的喜欢。

    乔月冷冷的瞄他一眼,随后站起来,走到铁门边,在锁眼上倒腾了几下。

    啪嗒,锁开了。

    “你真的要越狱?”阿琨瞪着眼,只差没冲过去阻拦了。

    虽然同样的对他来说,一把锁而已,真的算不了什么,但是他不会轻易去动看守所的门,因为那样的话,意义就大不一样了。

    乔月淡定的将打开的锁又合上了,“你以为我傻吗?一旦越狱,他们岂不是有更好的理由,抓我了?”

    到时候通缉令一发,她往哪躲,就算她能躲,家人怎么办?

    “喂,小妹妹,我刚才说的话,你到底有什么想法?”杜旻还等着她回答。

    乔月收起铁丝,盘在衣扣上,朝他瞟去一眼,“没什么想法,你说的,我不感兴趣,一点都没有!”

    “你怎么能没有兴趣呢?你知道每天有多少小姑娘,幻想着成为大明星,幻想站在灯下,被人追捧,成为所有人的偶像!”杜旻越说越激动,这几年娱乐行业发展的不错,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娱乐明星的行业。

    当然,也有专业的艺术院校的毕业生,成为专业的演员。

    但是那些人轮不到他来发掘,只有……只有像乔月这样的普通女孩,未来才会有无限的可能。

    乔月静静的站着,审视着房间里的一切,包括顶上的灯泡。

    对于杜旻说的那些,她半点激动的心思都没有,“我为什么要被人追捧?为什么要成为别人的偶像,人活着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还跑去给人当偶像,我脑子进水了吗?再说那些拍出来的东西,全都太假,哪有真实的世界精彩,比如现在……”

    她笑的太阴森,看在杜旻眼里,跟鬼魅似的,忒可怕了有木有?

    “可是……”杜旻还想再争辩,可是找什么理由好呢?

    “可是难道你不想赚更多的钱,或者将来可以嫁入豪门,将来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也总比你的平凡未婚夫要强的多吧?”

    杜旻在心里重重的点头,嗯,这个理由不错。

    在他说话的时候,乔月已经拆掉了灯泡,扯出电线,倒腾了好一会,然后将电线的一头,小心的绑在了铁栏杆上。

    阿琨一直静静的坐在一边,眼睛不离她,看着她一举一动。

    当看到乔月一脸阴森的笑容时,他听到头顶乌鸦飞过,而且是成群的飞过,叫声真他妈的难听。

    杰作完成,对面的杜旻突然噤声。

    乔月扫他一眼,“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噗!

    杜旻吐了一口老血,真真的感觉很窝心。

    阿琨默默背过身,其实他也很想笑。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笑,他得忍着。

    外面的铁门开了。

    岳良辰穿着西装革履的衣服走进来,还丝帕捂着鼻子,仿佛这里的一切,有多么难以接受似的。

    杜旻听见声响,一抬头,看见岳良辰的那一刻,整个人都是僵硬的,“你来干什么?”

    杜旻的语气可不怎么好,说完便扭开头,面对着墙壁站着。

    “当然是来看看,好歹我们也是这么多年的朋友,顺便看看,能不能将你保释出去,你也知道,这年头想找个靠谱的人当助理,实在是不容易,正好你缺工作,我缺人手,一拍即合,你说是吗?”

    岳良辰并没有注意到对面的牢房里,还住着一个女魔头。

    实在是她住的那间,光线太昏暗了。

    只有走道顶上的灯光,照到的地方,才有光亮。

    “我在这里待着挺好,不需要你的怜悯,也不需要你给我解决麻烦,这里不是你能待的地方,你赶紧走吧!”杜旻的脸色很冷,藏起的拳头,紧紧的攥着。

    岳良辰的助理?

    说白了,就是他的私人奴隶,而且是可以随时随地打骂,侮辱的那一类。

    他这么说,无非是想亲眼看着杜旻被打入地狱,永远不得翻身。

    岳良辰看了眼班房里的另一个男人,好强大的气场。

    淡淡的收回视线,又继续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无用的固执,那个害你坐牢的女人呢?她在哪?该不会已经被放出去了吧?”

    或许是他嘲笑的样子,太让人恶心,也或许是太无聊了。

    乔月缓缓的从黑暗处走出,走到灯光能照亮她的地方,“你找我?”

    岳良辰回头,撞进一双冰冷刺骨的眼睛,“你……”

    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乔月的眼睛,冷酷无情,都不足以形容。

    反正如果在睡觉之前,看见这双眼睛,绝对会让他做恶梦。

    岳良辰将目光稍稍下移,避开她的眼睛,“想来杜旻看中你了,想捧你做明星,否则他不会花这么大力气,追着你不放,不过小妹妹,你可要想好了,女明星一般都是用来给有钱人玩的,没人喜欢,没人捧,你根本红不了,不过你的条件不错,挺嫩的,相信有很多老男人都会喜欢,这样吧!与其让杜旻从头开始捧你,不如我帮你一把!”

    他又走近了些,原本应该还算漂亮的脸,却被邪恶猥琐所取代。

    “想成名是要付出代价的,比如身体,比如心灵,只要成功了,就能像我一样,住豪宅,开豪车,有花不完的钱,走到哪都有人追着,卑微的跟你要签名,要合照,在他们的眼里,你就是神!”

    岳良辰说的眉飞色舞,慷慨激昂。

    回过身来想想,他说的似乎也没错。

    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虽然偶尔也有不容易的时候。

    “别相信他,他说的都不是真的,我从来不会让自己的艺人卖身,让他们出卖自己的身体,换取名名利,岳良辰,你不要误导她!”杜旻喜欢现在的乔月,他绝对不要乔月变成,化着浓妆,满脸讨好男人笑容的娼妓,就像岳良辰这种人。

    男女通吃,老少不忌。

    阿琨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坐在一边,只差拿一把瓜子,边看戏,边磕瓜子了。

    岳良辰抚了下身上昂贵的西装,“你懂什么,想要得到自己要的东西,就必须有所付出,这就是游戏规则!”

    “这位大明星,你过来一点,我有话跟你说。”乔月忽然展现最美的一个笑容,散去了冰冷,清新自然,却并不脱俗。

    “你想跟我说什么?”岳良辰被她的笑容一时迷惑,不自觉的移动脚步。

    “再过来一点,这件事很重要,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只能小声的说!”

    “是吗?”岳良辰不疑有他,又凑近了些。

    就在他的脸越来越近时,乔月伸手纤细的手,突然一把拽住了他的领带。

    紧接着,就是一阵火花四溅,岳良辰被电的四肢抽搐,头顶冒烟,口吐白沫。

    啪!

    整个班房的电路被烧断,陷入一片漆黑之中。

    当然,外面还没到傍晚。

    天空有些阴沉,下起了小雨,一架直升机,停在了一处隐蔽的军用机场。

    封瑾穿上防雨的黑色外套,高大挺拔的身形,跳下直升机。

    黑衣被直升机旋转的风浪卷的鼓起,像雄鹰张开了翅膀。

    “老大,这是我们刚刚得到的资料!”秦夏也是刚刚赶到,只不过是从另外的方向赶过来。

    他将一叠厚厚的资料,交给封瑾,看的出,老大心情不佳,他也不敢多言。

    封瑾没有立刻,走到路边停放的车辆,坐进去之后,脱下外套,才展开那一叠厚厚的资料。

    秦夏坐到前面,负责开车,“老大,要不要通知郑宏宇他们赶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