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5章 枪战
    乔月的心,跟着跳了一下,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您这话几个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不要想多了!”封皓天淡定的移开目光。

    乔月慢慢眯起眼儿,“大哥,您这样的表情,这样的语气,很容易让人误会,你对我老公,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畸形情感。”

    她说的很有艺术,有木有?

    封皓天似乎愣了下,“什么叫不为人犄的畸形情感?”

    他问的很认真,也很坦荡,似乎真的是不知道一样。

    “咳咳!”秦夏不自在的握拳轻咳,好尴尬的问题,好尴尬的对话,这俩人怎么还能如此淡定的继续呢?

    乔月的目光变的狐疑,“你真的不懂?”

    “不懂!”封皓天一脸茫然的摇头。

    “那就当我没说好了!”

    封皓天重新审视她,表情凝重,“从你的眼神里,我可以得出一个浅显的结论,那不是一句好话,你是个很有心机的女人!”

    “哦,那又怎样?”乔月能感觉到他越来越不善的目光。

    对于不喜欢她的人,她从来不想要曲意奉承。

    封皓天血红色的唇,慢慢扬起,“女人,最毒妇人心,天底下的女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乔月瞪大了眼睛,这话貌似应该她来说吧?

    “那你这辈子都不用结婚生子,也不要跟女人相爱,孤独终老吧!”她没那么大肚量,去考虑封皓天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虽然她也不是什么好女人,但是做为同性,对于他这种愤世嫉俗的男人,还是没什么好感。

    凡事都有两面,怎么能因为一个或者两个的坏,就要全盘否定,这样的眼光太狭隘。

    她从不会觉得世上都是好人,也不会全都是坏人。

    好人里面也有坏人,坏人里面也有好人。

    站立的角度不同,谁也不能真正的设身处地,所以那些大言不惭,号称理解,感同身受的人,并非真的能做到。

    “我本来就没有结婚的打算,女人都是恶妇,孩子是魔鬼,这两样,我这辈子都不会碰触!”封皓天的眼色阴郁,像长年见不到光,生活地底深处的动物。

    乔月冷笑了声,对他的观点,不再争辩。

    某些观念已经深入他的大脑,深入他的心里,轻易拔除不了。

    那边的审问还在进行,惨叫声,求饶声,不绝于耳。

    封皓天很淡定,仿佛这一切,不过是吃饭喝水一样平常的事,只是他依然时不时的盯着乔月,说防备更加准确些。

    小四无所谓的抱着肩,听烦了,就在密室里到处走走看看。

    秦夏脱下脏了的手套,走回乔月面前,“老大让你先出去,到外面去等。”

    乔月对于血腥的场面,倒是无所谓,但是脚上的鞋,穿着太难受了。

    “好!”她走了出去,走回原先那间实验室。

    “我也出去了!”小四现在很清楚自己的任务,也完全明白了韩应钦所有的担心,所以他更得寸步不离的跟着,免得一个转身,又整出什么事情来。

    秦夏想了想,跟封瑾打了声招呼,也出来了。

    封皓天端着托盘,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针剂,朝着封瑾走过去。

    秦夏是有话,要跟她说,“阿琨让我传消息给你,你要找的人,已经不在浦阳,去了京都,还有关于金钱帮,等你回去的时候,他便将整个帮派都交给你,最后还有一句,他让我跟你求个情,关于唐惑!”

    “唐惑?如果不是他提出来,我都要把这个人忘了,唐惑的事,那是封夭在管,跟我没什么关系,他要求情的人,应该是封夭,而不是我!”

    “话虽如此,但如果你不松口,封夭又能怎么样?”秦夏对这件事,没什么感觉,本身也跟他没关系。

    唐家也好,阿琨也罢,说白了,都是被搅进局里的人。

    乔月长长的吐了口气,“行吧!我可以不追究,但是其他人会不会追究,那便不是我的事了。”

    “你们在说什么?”封瑾从里面走出来,除了脸上多了些寒意之外,没什么其他的变化。

    “呃,没什么,可以走了吗?”乔月温柔的冲他笑。

    封瑾看着她的笑颜,不知不觉,就被带了过去,“可以,后面的事,封皓天会处理,不用我们管。”

    封皓天紧随其后走出来,摘下口罩,眼色阴阴的瞄了眼乔月,又转向封瑾,“你要小心点,别被她骗了,这女人不简单!”

    秦夏差点笑出声,小四的脸颊动了动,看样子也想笑的,不过他忍住了。

    这么显而易见的事,还用得着他来说?

    封瑾没有笑,面色严肃,“她很好,这一点我知道就够了,你不需要再继续偏激下去,否则一定会错过很多人,很多事,就像她一直说的,活着不易,要对自己好一点,对外在的事物宽容一点!”

    封皓天的脸色,突然变的异常难看,眼睛里好像都藏着火一般,“我不需要你来教,反正我已经警告过你,不听劝,将来后悔,没人会同情你!”

    面对封皓天突然暴躁的情绪,封瑾显得很淡然,“算了,跟你也说不通,这里的事交给你,浦阳不安全,你尽快撤出,回到衡江,那里才是你的家,也会有更好的空间,让你发展。”

    “不必,我留在这里挺好,龙啸找不上我的麻烦,即便找上了,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毕竟我是一个带着毒的人。”封皓天笑的有些惨。

    至少在乔月看来,他似乎有不小的难言之隐。

    封瑾不再说什么,洗了手,便拉着乔月离开。

    听着他们走远的声音,听着到沉重的铁门关上,四周又静了下来,封皓天仰头,看着苍白的天花板,呵呵的笑,“都走了,走了更好,我只属于这里,属于阴暗的地狱!”

    几人走出破旧的大楼,坐上车。

    封瑾斜了眼前面坐着的小四,他心里清楚,乔月有很多话要问,但是……

    “老大,前面有人围堵!”秦夏突然惊声道。

    乔月立刻坐直了身体,趴在座位上,朝前方看去,只见前方不知何时,多了三辆黑色轿车。

    平行的行驶在马路上,阻挡了乔月他们的车子超车的可能。

    封瑾似乎并不意外,“好好开你的车,其他的不要管!”

    说着,他打开车内的一个暗箱,里面是满满的轻型武器。

    封瑾挑了一把狙击枪,快速的装上子弹,扔给了小四,“可以吗?”

    小四接住枪,笑的自信张场,“当然可以!”

    乔月看的俩眼直冒星星,“可以……可以给我一把枪吗?”

    她看见冷冰冰的枪支,就像大多数女人看见珠宝一样激动。

    封瑾瞟她一眼,拿出一把手枪,“你用这个好了!”

    乔月不满的抗议,“不行,我要这一把!”

    她从箱子里,拿出一把轻型机枪,装弹容量,一百发。

    封瑾收起手枪,凉凉的看她一眼,警告道:“悠着点!”

    真担心她玩的太兴奋,一时之间收不住。

    乔月握着枪,眼睛里的小星星,一直往外冒,“放心,我会好好利用她!”

    封瑾的眼中,也有了几分笑意,那是对她的宠溺。

    随后,他也挑了把狙击枪,一把手枪,几个手雷。

    前面的三辆车,逼着秦夏,将车子开到一条少人经过的石子路。

    没错,就是石子路,颠簸坎坷。

    狙击枪很瞄准,更别说手枪。

    几辆开了一段,前面三辆车中两辆,突然放慢了速度,呈三角形,朝着封瑾他们包围过来。

    “砰!”一颗子弹,贴着车前的引擎盖,飞射而来。

    秦夏猛打了个方向盘,车身一个漂移。

    车里的人,差点晃的厉害。

    紧急之下,封瑾一把抱住乔月,整个人覆盖住她,避免了她受伤。

    剧烈的惯性力结束,封瑾毫不停顿的端着狙击枪,从车窗探出去,瞄准开枪,中间没有丝毫犹豫停顿。

    砰砰砰!

    接连三枪,打在车轮上,爆了两辆车的轮胎。

    在极速行驶中,车辆突然爆胎,是很危险的事。

    但是这些,全都入不了乔月的眼,她此刻的眼中,只有一脸冷然的封少。

    瞧他端枪开枪的姿势,太帅了有木有?

    帅的人家,心如小鹿乱撞,恨不得扑上去,好好亲几下,借以确认一下,这个男人是她的,是她的!

    谁也别想来抢!

    封瑾坐回来,一回头,就见她一脸痴迷的模样,倒把他惊着,“有什么问题?”

    乔月摇摇头,咬着唇,兴奋之情怎么都掩藏不住。

    忽然凑上去,在他唇角吻了下。

    封瑾也笑了下,微微的勾起唇角,帅的不得了,“乖,好好看着,今天用不着你动手。”

    小四调侃道:“遇到封团长,他们可要倒大霉了!”

    秦夏一挑眉,“那是,我们老大的枪法,百发百中,再恶劣的环境,也挡不住他的子弹!”

    封瑾透过倒车镜,扫了他一眼,接着飞快的将枪带绕在手上,借以固定狙击枪,增加稳定性。

    乔月脸上的笑容有点傻,全程就那么看着封瑾上膛,瞄准,开枪,干掉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