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8章 暗害
    ,精彩无弹窗免费!

    “待会在上面,找机会弄死她!”周进也看着乔月,目光虽然看似平静,但从嘴里说出的话,却是冷酷致命。

    刘长生其实是有些忌惮的,“怕是不容易,她很厉害,手段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实力比我强!”

    周进对他的态度很失望,“你怎么能说出泄气的话,她再强也只是个女人,你难道还怕她不成?”

    刘长生比较理智,“现在对付她,不是什么好办法,您现在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比赛上,赛程已经过了一半,除了走失的四个人,剩下的六个都在这里了。”

    刘长生意思很简单,你别给我丢脸,别到时候一心只顾着对付乔月,把正事给忽略了。

    要是第一轮就被淘汰,那才叫丢人丢大发了。

    周进阴狠的道:“这有什么好担心的,你中途废掉两个,我便能稳稳的通过。”

    “好,只要不是对付那丫头,弄掉其他人,不是问题!”刘长生整理着手上的布条,一边眯着眼打量,其余的几人。

    其实从他的角度来看,曹健跟刚刚的长相秀气的男人,最好对付,两人看上去威胁性都不大。

    刘长生心里有了计较,不动声色的准备攀爬。

    山壁实际上也不是完傅九十度垂直,不过攀爬的难度还是挺大的。

    山壁上长年累月的风吹日晒,很多地方的山石是松散的,根本不能用以落脚。

    所以每一次的下脚就显得尤为重要。

    视线回转,在山壁的对面,藏在一处隐蔽土坡上临时指挥所,此刻有一个人拿着望远镜,已经看了好一会。

    小四抱着手臂,看着领导笔直的身影,啧啧摇头叹息,领导大人已经成了女儿奴。

    自打乔月他们赶到山下,领导手里的望远镜就没拿下来过。

    “小四,那个小姑娘真是领导的干女儿?”小八听到这个消息已经好一会了,可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领导居然认干女儿,连老婆都不想找,居然突然冒出来一个十几岁的女儿,实在太玄幻。

    “是不是的,你自己看,不用问我!”

    另一边的小九,是个娃娃脸的男生,“还用问吗?媳妇都未必这么关心,不过领导怎么舍得让闺女参加测试考核,第一关就已经很危险了,后面只会更危险,万一……”

    小四瞪他一眼,截断他后面的话,“不要乱说话,乔月可是咱局里重点培养对象,你再乱说一个字,小心领导把你炒了!”

    “又炒?”小九觉得事情似乎有点严重了,“你就不能换个说法,每次听到炒这个字,就让想起炒菜,在油锅里翻滚的虾!”

    韩应钦终于舍得放下望远镜,因为眼睛累了,“你们是觉得她能力不够是吗?”

    三人一愣,赶忙摇头。

    “没有,绝对没有,她是我见过最有潜力的小姑娘,在她这个年纪,能有这么强的实力,绝对遗传了您的基因,要不怎么说是您女儿呢,有其父必有其女啊!”小四马屁拍的那叫一个响,笑的嘴角都要咧到耳朵根了。

    小九和小八一起鄙视他,真够无耻的,就会拍马屁,要不怎么他能成为韩局的贴身秘书呢!都是马屁拍出来的。

    小四朝他俩挑眉:你俩懂个屁,难道你俩听不出来,刚才领导那意思分明就是等着我夸吗?

    果然,韩应钦对他的话很受用,“虽然你说的话太夸张,她还是乔家的女儿,就算遗传,那也是遗传她爸爸的,只不过这丫是有真本事的,这一点跟我很像,你们有意见吗?”

    “没有!”

    三人异口同声,连表情都很一致。

    “她还需要历练,我实话告诉你们,她是我培养的接班人,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明白我的意思吗?”韩帅凌厉的视线扫过他们三人。

    “明白!”

    三人又是异口同声,站的笔直。

    但是三人心里却琢磨上了。

    您老说的意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是让他们放水,关照她呢,还是再往狠了虐?

    很多事,只有亲自去做了,才知道有多么难。

    攀岩容易吗?

    没有任何保护,也没有被开拓过的松散石壁,爬起来容易吗?

    这两点,只有亲自经历的人,最清楚。

    在没有落脚点的地方,手指抠在石壁上,是真的能抠断指甲同,抠烂手指。

    最佳的攀登路线,只有那么几个。

    所以,取得先机很重要。

    乔月虽然手臂力量不如他们,但是胜在身体轻盈,敏捷度高。

    周进攀爬的最为艰难,不停落下的石头,让他眼睛睁不开,根本不敢冒然前行。

    刘长生一直观察着附近的人,虽然喉咙还是疼的,但是精神上已经缓过劲来了。

    周进一直在用眼神提醒他,示意他去对付乔月。

    曹健看到他们二人之间的暗示,悄声给乔月提醒,“你当心,加快速度,别让他追上。”

    刘长生此时在乔月的右下方,他也很聪明,没有跟乔月行进同一路线。

    乔月停下喘息,正好脚下有地方可以支撑她站着,看到下方的刘长生,她一脸的坏笑,“看我的!”

    她解下头发上的皮绳,用母指跟食指撑着,就是一个简易的弹弓。

    曹健在心里吐槽,她身上携带的所有必需品,竟然都能被当做武器,真的是太绝了。

    刘长生还在找着能下脚的地方,也好朝着乔月的方向并过去,就在这里,脸上突然一疼,正好打在眼睛上。

    “喜欢吗?”乔月收起皮绳,重新扎上头发,对他灿然一笑。

    刘长生腾出一只手,捂着脸,愤恨的看着乔月,“你干什么?”

    “你说我干什么?当然是先下手为强,先守为攻,你要有心理准备了,因为从现在开始,我盯上你了!”与其被他盯着,处于防备状态,倒不如反守为攻,让他防备去。

    刘长生看出她不是在开玩笑,心里有点憷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里很危险,还是早点爬上去再说。”

    他决定休战,在这里杀人,真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周进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心情,怎么对付一个乔月,就那么难呢?

    众人继续向上攀爬,乔月的上方其实还有人,就是那个长相清秀的男生。

    他不声不响,已经快到爬到顶了。

    乔月甩了甩已经快要麻掉的手指,咬着牙继续踩着危险的石壁向上攀爬。

    因为没了刘长生的捣乱,而且周进更是自顾不暇,后面还算顺利。

    半个小时之后,乔月觉得胳膊就要抬不起来,双腿也在颤抖,可是希望就在前方,她只需要再撑一撑,再撑一撑就好。

    “把手给我,我拉你上来!”清秀男生已经爬到了崖上的安全地带,他趴在山崖边,对乔月伸出手,眼中依然真诚,嘴角还有极轻极淡的笑容。

    乔月抬头看他一眼,眼睛被汗水浸的快要睁不开,距离爬上去看似很近,却没有很好的支点。

    她只迟疑了几秒,便把手伸了过去。

    清秀男生身子往前一探,抓住了乔月的手腕,“你抓紧了,我拉你上来。”

    “好!”乔月点头,借着他的力量,并将身体的力量倾向他的手,腾出另一只手,松开紧抠的石壁。

    就在她要向上迈开脚步,并且已经迈出一只脚,正要抬另一只脚的时候。

    上方的清秀男生轻声笑了,“对不起,我不能让你上来,别怪我!”

    乔月大惊失色,可是已经晚了,在最后一个字说完时,他突然松开了乔月的手。

    一切只发生在毫秒之间,曹健只看到很多碎石落下,然后是一个人在迅速的往下滑落。

    没错,是滑,不是掉落。

    因为乔月的反应够快,在他松手的同时,她心中发狠,用力抠住所有能抠住的东西,哪怕指甲被抠的翻过去,也再所不惜。

    因为不能掉下去,下面没有水潭,即便有,这么高的高度,准确掉进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真以为电视剧里准确掉入水潭,都是真的吗?

    “小心!”曹健反应也很快,一只手抠住石壁,另一只手顺势抓了她一下,不求能抓住,只是减缓她的掉落。

    山壁并不是垂直,所以乔月在掉了十米以后,就是在往下不受控制的滑行。

    “哎呀,完了!”远处的一双眼睛,将一切看在眼里。

    “什么情况?”韩应钦觉得他的表情不对,急忙走过来,一把夺下望远镜。

    小四默默远离领导身边,完了,完蛋了。

    韩应钦的半张脸,都被望远镜遮住了,所以看不清白。

    只有紧绷的下巴,昭示着他有多愤怒。

    “怎么了?”娃娃脸的小九觉得气氛好像不对了,怎么帐篷里的温度在变冷啊?

    小四瞟他一眼,“别多话,再等等看!”

    他不敢往下想,因为他只看见乔月往下掉,至于后面怎么样,他并不知道。

    “我怎么觉得领导,好像松了一口气!”小九注意到领导的的表情,尤其是紧绷的下巴,有了明显的变化。

    小四也跟着松了口气,“那一定是没事了,没事就好,要是她出了事,咱们都得完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