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6章 竟然带她逃走
    ..,

    不过她的手,已经挪到了腰间。

    库房里的武器,她留了几样,此刻都藏在身上呢!

    男人静静的看了她一会,竟然要朝她走过来,“梅丽,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我告诉你,这里是魔鬼地狱的入口,你不应该来的。”

    “我只是来做工,赚钱而已!”乔月见他走近,便在原地停住了。

    但是男人却没有停下脚步的打算,依然朝她靠近,“其实赚钱的方式有很多种,我们这里男人多,女人少,像你这样的年轻姑娘更是没有,所以你应该满足我们,然后赚更多的钱。”

    在山里关久了,这些男人见到母猪都很激动,更何况是梅丽这样的年轻姑娘。

    今晚在梅丽走进这里时,就有不少男人看到了她。

    心里有了念想,有的男人便睡不着,一个个都想趁着夜黑风高干点什么,好缓解自己的渴望。

    乔月觉得胸中一阵恶心,“你不要再过来,否则我不会手下留情。”

    男人的眼睛里,现在只看得到梅丽窈窕的身子,至于梅丽说的话,他根本就没往心里去。

    “梅丽,你别叫,让我快活一回,我给你钱,我这里有钱,你看,跟我做一次,我给你十块。”男人激动的掏口袋,他也怕梅丽叫唤,要是把人都惊醒了,那就不好了。

    他走近了,乔月才看清他的脸。

    本以为是一个长相猥琐的丑男,却没想到,这男人竟然是一个清秀的少年,看上去年纪也没有多大,只不过个子很高,以为年纪很大。

    乔月依然没有退后,就在男人不管不顾扑上来之时,她手中的匕首,在他的脖子上重重一划。

    同时,抬脚踹向他的肚子。

    男人只感觉脖子一凉,肚子一痛,抬手一摸,热乎乎的是什么东西?

    当他明白过来这是血的时候,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抬头看向乔月,喉咙想发出声音,却忽然发现,他说不了话,因为喉咙被割断。

    片刻之后,男人笔直的倒在地上。

    虽然只是倒下,但还是发出了声响。

    外面有人被惊动了,紧接着,四周开始嘈杂起来。

    有人拿油灯,有人找枪。

    乔月在他们没有找到之前,迅速离开了房间,走走停停,走到了楼下。

    值得庆幸的是,他们提着的灯笼,光源有限,照的并不是很清楚。

    乔月摸到子寨门边缘,正要扛起比她腰还粗的门栓,突如其来的一声呵斥,让她不得不停下动作。

    “你是谁?在那里干什么?快点离开那,不然我就要开枪了!”二楼上,一个男人端着枪,只是威胁,显然他还不知道寨子里有人死了。

    乔月没有动,但是也不好回答,因为这事无法解释。

    “死人了!”有人看到了被杀死的男子,满地的鲜血,看着触目惊心。

    “什么死人了?谁死了?”端着枪的人循声望过去。

    “加奈死了,就死在屋子里!”

    也就是这么一个机遇,乔月瞅准了机会,拿下门栓,使劲推开沉重的木门。

    端枪的男人听见响动,再转头一看,当即举枪便射。

    “砰!”子弹擦过乔月的脸,打在门上。

    够刺激,也足够惊险。

    乔月迅速找地方掩藏,可是对方火力太猛,子弹溅出来的碎屑,蹦到脸上,眼睛上,让她根本无法睁开眼睛。

    与此同时,石磊等人端着机枪,冲了地来。

    机枪的火力太猛了,在夜里,只看得见子弹喷出的火星,以及对面楼上人仰马翻的场景。

    “你没事吧?”曹健举着枪,找到乔月藏身的地方。

    “没事!”乔月吐了口灰,又说道:“他们制作毒品的地方,就在一楼最左边,里面都是易燃的东西,寨子里现在至少有几十个人,你们要小心了,现在就得跟他们火拼!”

    “跟他们拼了,否则也太对不起老子在丛林里穿梭那么久!”石磊打完了一个弹夹,里面足足有一百发子弹。

    郝文书的眼中,没有露出丝毫的害怕,他手里拿的是手枪,左右开工,“这样,我跟刘长生负责端掉他们制毒窝点,你们负责清理掉这里的人,咱们争取在最短时间内,解决掉战斗!”

    这种时候,刘长生肯定也不会掉链子,“我先去把大门关上,咱们关门打狗,一个都别放跑!”

    石磊重新装上弹夹,笑的血腥,“搞他娘的,来一次大开杀戒!”

    他们此次的任务就是捣毁制毒窝点,灭掉这里的人员。

    至于为什么不将他们抓走,关进牢里,等待法庭审判。

    这就得从整体形势来说了。

    最近毒品交易猖獗,涉及人员众多。

    没有足够的兵力抓捕他们,更不可能长途跋涉将押送离开。

    况且这帮人都是亡命之徒,他们知道一旦被抓住,十有**也是要判死刑,所以干脆顽抗到底,也许还能争得一线生机。

    到了这个份上,只能拼了。

    五人分头行动,乔月三人先从楼下开始解决。

    但是对方既然敢做掉脑袋的事,就一定有得力的人手。

    突然,一颗子弹凌空而来,嗖的一声,打中了石磊的肩膀。

    这一下可是实打实见血见肉。

    但是石磊这个硬汉,咬着牙,愣是没有表现出一点受伤的样子,但是愤怒的像是要喷出火来,“妈的,他们有狙击手!”

    “我去解决!”乔月拎起一把狙击枪,闪进了黑暗中。

    从子弹来的方向分辩狙击手所在的位置。

    狙击手属于隐藏攻击型,他们有极强的隐藏能力,会巧妙的跟周围的一切融入一体,需要仔细观察,一点一滴的破绽都不能放过。

    那人似乎也察觉到了有人在找他,所以他很警觉的不再动。

    如果他不动,乔月便不容易找到他。

    翻过围栏,乔月躲到了一间屋子,透过已经敞开的窗子缝隙,把枪口伸了出去。

    她不对,对方也不敢随意动弹。

    因为只要再一开枪,就会将自己暴露在对方的枪口之下,除非在开枪之后,以极快的动作转换场地。

    石磊虽然知道这样的僵持不是个事,但是眼下,他也只有拼命击杀其他人,再把那人逼出来。

    很显然,这样做十分危险。

    刚才那一枪是走运,下一枪说不定就会打在他的脑门上。

    曹健也知道,但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就在这时,刘长生他们那边有了动静,燃起了熊熊大火。

    因为都是木质房屋,火势蔓延的很快,瞬间便席卷了到两边的屋子,并且根本没有扑灭的可能。

    有了火光,周围的一切都暴露在光线之下。

    曹健等人杀红了眼,不过他们也有受伤,步枪子弹没了,就换手枪,还没有到要扔手榴弹的程度。

    乔月一直端着枪,紧紧盯着对面黑暗的某个地方。

    一阵风,把烟吹了过来,很呛人的味道。

    乔月忍着,只敢眨几下眼睛,以缓解眼睛的酸涩。

    但是,很显然,对面的人受不了。

    趴在窗子底下,试图借助墙壁的掩护换个地方再狙。

    乔月知道他一定会忍不住,最好的狙击时间,往往就在两秒之间,错过了,局势又会变的截然不同。

    “砰!”子弹划过夜空,穿透木板,之后的声音,乔月是听不到的,但是她心里知道,那人已经死了。

    拎着枪爬起来,忽然一阵轰隆的巨响,震的整个寨子都在微微摇晃。

    紧接着又是一阵阵轰隆,房板开始往下掉,地板也在晃动。

    “糟了,是哪个蠢货用了手雷!”乔月抱着脑袋,就要往楼下冲。

    可是下楼的楼梯被震掉了,尼妈下不去了。

    “梅丽,快跟我走!”一个急促声音叫住她的同时,乔月的胳膊就被人拉住了。

    嚯!这大婶什么时候醒的?

    “梅丽,你还愣着干什么,走地道离开,寨主让我们跟上!”大婶二话不说,拖着她就走。

    “哎,你别拉我!”乔月刚想反抗,却发现狙击枪不见了,肯定地震的时候,被震掉了。

    大婶力气很大,带着她走回原先放置枪支的库房。

    在库房的墙壁上,一个一米宽的洞,赫然出现在那儿。

    “还有人吗?没有的话,我就把洞口封了!”走在最后的人,手里也拎着枪,看到乔月时,明显愣了下。

    乔月心里直犯嘀咕,好像有哪里不对,这位大婶居然好像忘了之前的事,之前昏迷的时候,她不是已经认出自己了吗?

    难道那一棍子,把她脑袋敲坏了?

    没等她想明白,大婶就硬拉着她,钻进小洞里。

    乔月没忘了,给那几人留下线索,否则还不得炸锅。

    地道很黑,里面也只有一米高,人走在里面,需要猫着腰,这样的环境,会让人觉得很压抑。

    大婶一路上念念叨叨,有点语无伦次,估计是脑袋受刺激,醒来后,又听见枪声跟爆炸声,把她吓坏了。

    乔月走在最中间,后面还跟着一个男人,她保持着最高的警惕,如果身后的男人有异样,她就在这里把人解决掉。

    地道是向下的阶梯,一直走了很久,才开始平行的向前,前面有岔路,大婶很熟练的朝左拐,又走了一段,前面突然开阔了许多,那是一间有十平米大的房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