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7章 受伤的人是谁?
    ..,

    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椅子上,旁边站着两个同样握枪的手下。

    中年男人的脸色很不好,多年心血付之一炬,让他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你带她来干什么?”

    看见大婶拖着一个女娃下了地道,男人很不耐烦,眼中杀意毕现。

    “梅丽是无辜的,她只是一个小姑娘,留在这里只等死的份,况且路上也需要她干活,”大婶绞尽脑汁的想理由,真的是很难编。

    她跑出来时,眼前的一幕,简直太可怕了,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一样。

    结果余光一瞄,看到熟悉的身影,虽然不知道梅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但是她管不了许多,一心只想拉着梅丽离开。

    中年男人锐利的目光盯着乔月,仿佛要把她看透似的。

    就在乔月以为他会拒绝时,他居然同意了。

    “跟我们走也可以,不过要是让我发现你有异心,我一个开枪杀了你!”

    “不敢!”乔月还没笨到在这里跟他们决斗。

    所以她打算换个地方再把他们解决掉,但绝对不能在地道,一个弄不好,塌了怎么办?

    曹健清理完现场,忽然发现乔月没了乔月的踪迹,“你们有谁看见乔月了?”

    问了一圈,几个人都摇头。

    郝文书下意识的说了一句,“该不会出事了吧?”

    “别胡说,你死了她都不会死!”曹健厉声道。

    石磊肩上的伤,只是简单包扎,衣服也破了,半边肩膀都露在外面,看上去还挺性感的,“肯定有事,她一向很有主意,不会无缘无故失去消息,这样,再找一遍,如果还没有,就退回昨天休息的山洞等她。”

    刘长生脸色晦暗不清,他也受伤了,其实现在他很想马上离开。

    但是做为协同作战,他不能放下队友不管。

    几人又楼上楼下的搜索了一遍,结果还是没有。

    最后还是郝文书在库房,发现了乔月留下的记号。

    “这里有一个暗道!”石磊发现墙上的缝隙,但是却找不到开关。

    “别找了,地道肯定已经坍塌了,乔月一定是跟着他们离开的。”刘长生平静的说着。

    “走,到外面去找,一定得找到!”曹健目标很坚定。

    几人迅速从寨子里撤出,临走时,还把寨门锁了。

    寨子的地基都是石头,而且垒砌很高,所以大火不会蔓延到外面。

    乔月跟着几个人,路上一直没找准时机下手,眼看就要到达河岸边,坐上小船离开,她终于决定要下手了。

    “天快亮了,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会,再坐船离开!”中年男人下令,手上的金表格外显眼。

    大婶也累了,乔月一直被她拉着,只好也做出很累的样子。

    坐下后,便用袖子抹了下脸,结果抹下来一片黑乎乎的东西。

    这是什么?

    大婶坐在她身边,用捶着腿,看见她的动作,只是一个劲的笑,“别擦了,待会用水洗洗就好了,放心,这里很安全,跟着我们走,那些人不会找到我们。”

    乔月心想,是很安全,不过待会就难说了。

    大婶又看向中年男人,“琨布,我们接下来要去哪?”

    看的出,大婶跟这个叫琨布的头领关系很好,否则他也不会同意接受乔月。

    琨布看了乔月一眼,似乎对她有所防备,“什么都不要问,你只管跟着我走就行了。”

    大婶听到他的话,一万个不高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要去找阿桑那个小贱人,听说她捡到一个半死不活的男人,宝贝的跟什么一样,人家看不上你,嫌你老了!”

    琨布脸色依然阴沉,“你不要在那胡说八道,现在只有她那里才能让我们暂避风头,等到这些人走了,我还是要另换地方,东方再起!”

    寨子只是他的一个加工点,没了就没了,可以另外再建。

    至于钱,他有的是。

    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这是他刚出来混的时候,就明白的道理。

    大婶对他的决定,嗤之以鼻,转头拉着乔月的手,亲亲热热的对她道:“梅丽,你以后可千万不要轻易相信男人,这世上就没有一个好男人,还有很多不要脸的女人,那个阿桑就是最贱的一个!”

    “你闭嘴,再多说一个字,你就不用跟我走,留在这儿自生自灭!”琨布被她啰嗦的很不耐烦。

    出了这么大的事,女人还是纠结感情上的事,真他妈的让人厌烦。

    乔月对他们的争吵不感兴趣,她现在只想知道,他们说的阿桑是谁,她救的人,又是谁。

    可是心里再着急知道,也不能多问,否则会引起他们的警觉性。

    但是转念一想,真有那么巧吗?

    大婶被男人吼的不敢吱声,说白了,女人吵的凶,男人一发火,立马就认怂。

    就在乔月犹豫,是继续跟,还是现在干掉他们时,石磊等人竟然追上来了。

    “他们来了,我们快走!”

    根本轮不到她考虑,就被大婶拽着离开,手劲大的,乔月要想挣脱,就得把她推倒。

    再有很重要的一点,她想要跟去看看,否则心里不踏实,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几人上了小船,石磊等人追出来时,刚好看见船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快的离开。

    “乔月真跟他们走了,我们该怎么办?”郝文书累的气喘吁吁。

    曹健没说话,他也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

    “咱们找个地方商议一下,再重做打算,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乔月是自愿跟他们走的,或许她是想顺藤摸瓜!”石磊还是挺心细的,他观察的很仔细。

    刘长生有些气急败坏,“我们不是只要完成任务就行了吗?为什么她又擅自做主,都不跟我们商量一下?”

    “也许是情况太紧急,”曹健想了好一会,才想出这么个理由。

    流速平缓的河道上,木质小船走的不急不缓。

    乔月试着用河水洗了脸,再瞧他们的反应,还是跟之前一样。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这几个人之前根要没注意过梅丽的长相。

    大婶一直紧挨着乔月坐,还抓着她的手,好像生怕她跑了一样。

    ------题外话------

    宝贝们,猜对了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