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0章 找到了?
    乔月能理解大婶的愤怒,于是便悄悄握住她的手,给她一点点安慰,“你越是愤怒,越是会让关系僵化,男人会越来越讨厌你,而我的情敌,只会越来越高兴,把情绪隐藏起来,别让嫉妒使你变的面目狰狞!”

    乔月说的话,是很有道理的,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听得进去。

    “你让我怎么忍?”大婶语气恶狠狠的,眼睛一个劲的盯着阿桑的背影。

    乔月看的分明,其实那个阿桑分明是故意的。

    她明知大婶的嫉妒,却越发的朝琨布靠近。

    而她的眼睛里,也没有多少喜欢琨布,甚至还有点厌恶在里面,不过她伪装的很好,琨布是看不出破绽,还以为这就是她的风格。

    大厅很宽敞,也很气派,地板是用白玉石铺的,每一块都有上百斤,看上去也很有年头。

    “来人,上茶!”阿桑轻抬了下手,扭着腰枝坐到了主位上,琨布毫不介意的坐在她旁边。

    琨布对于跟进来的两个女人,有些反感,“你们在外面等着,我跟阿桑寨主有话要说。”

    “有什么话我不能听?我哪也不去,就要坐在这里。”大婶当然不肯离开,她怎么能放心,让这两个人单独相处,瞧瞧那个妖精的穿着,分明是巴不得男人对她下手。

    琨布见她不听话,立马变了脸,“滚出去,我们要谈的事情是机密,你听不懂,也不能听!”

    阿桑坐在琨布身边,眼睛里带着轻蔑的笑,柔声道:“关于生意跟情报上的事,的确不是你能听的,来人啊,把她们请出去!”

    虽然用了一个请字,但是语气可不怎么好。

    过来两个壮汉,要驱赶她们二人离开。

    这正合乔月的心思,她可不想待在这里,听那两个人讲一堆废话。

    大婶纵然再不情愿,也不敢在这里大吵大闹。

    她深知琨布的脾气不怎么好,真的闹翻了,他一定会翻脸不认人。

    两人被推搡到外面的院子里,便没人再管她们了。

    乔月看了看地形,编了个理由,“我想上茅房,憋死了。”

    “你自己找人问,我不想去,我得留在这儿,看着他们!”大婶席地而坐,摆出了监视的架势。

    “我去去就来!”乔月很稳的离开大婶的范围。

    问过茅房的位置,便隐入了房屋跟院落中间。

    她现在穿的还是梅丽的衣服,经过一晚上的奔波跟战火摧残,烂的不成样子。

    经过别人晾衣服的地方,顺手拽走了两件,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换上。

    等她再次出现时,跟寨子里的女人打扮没什么两样。

    而且她发现,桐螺寨里的女人,也习惯了戴面纱,把脸遮起来。

    乔月从茅房出来,又溜到了厨房,自古以来,厨房是八卦最集中的地方,况且她也很饿,她得填饱肚子。

    寨子里的厨房,同样很大很气派。

    乔月大大方方的站在门口,粗略数了下,整个厨房不下十个人在忙活,案板上食材很多很齐全。

    “奢侈!”如果她没猜错,这间厨房里的所有食材,仅供一个人食用。

    奶奶的,这女人过的是女王般的生活。

    “哎,你在这里站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帮忙干活!”一个傍大腰圆的妇人,双手掐着腰,那腰上系着的围裙,足以刮下来好几层油。

    “哦,马上来!”乔月顺势混了进去。

    厨房里的油烟,呛的人睁不开眼睛。

    乔月被指到几个女人中间,帮忙摘菜洗菜乔刮皮。

    还有好几个大盆的猪蹄,鸡鸭什么的。

    跟乔月坐在一起的女人,也都蒙着脸,只能从她们的眼睛,判断他们的年纪。

    “嗳嗳,你们听说了吗?那个男人似乎已经醒了。”

    “醒了?不是说还要几天吗?怎么这么快就醒了?”

    “咱们寨主天天催着寨医,不醒也得醒,否则咱们寨主还不得急疯了。”

    第三个女人插话进来,“没醒都把咱寨主迷的晕头转向,现在醒了,阿桑还能舍得离开他身边?不过你们有谁见过那男人到底长什么样子吗?咱们寨子上百号的男人,难道就没有一个能比得过他?”

    “我没见过,寨主看的可紧了,除了寨医,谁都没见过,不过我听寨医那意思,绝对是个容貌出色的男人,听说他可能是军人出身呢!”

    乔月正剥着菜帮子,听到这里,手上失了准,菜被掰断了。

    尼妈,难道真的是封瑾?

    旁边的女人看她干活的样子,语气很差的提醒道:“你别把好好的叶子都给摘坏了,寨子里蔬菜很难弄到的。”

    她一吼,其他人也朝乔月这边看过来。

    女人们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你是谁啊?怎么以前没见过,难道是新来的小工?”

    “总管没说最近有新来的,喂!你到底是谁!”

    女人们多少都很警觉,虽然大家都看不到彼此的脸,但是听声音,看体型,都能认出来。

    乔月知道再待下去,恐怕就得穿帮,索性站了起来,“我就是新来的,你们爱信不信,总管刚刚还让我给今天来的客人送茶,没空帮你们干活了!”

    她一说完,便火速走开,留下一群仍然搞不清楚状况的女人。

    虽然她们心里还是不相信,但是也没人会傻到跑去找人告状,万一她们猜错了,岂不是自找麻烦。

    阿桑寨主喜怒无常,没事还是不要惹她的好。

    乔月从后院的小门溜了出来,眼前又是高低不平的石头小径,弯弯曲曲,七拐八弯,很容易让人迷路。

    她出来有半个小时了,而且她也不打算再回去。

    如果大婶不帮她圆谎,很快寨子里就会喧闹起来。

    走在狭窄的小路上,两边都是高高的石墙,这样的环境还真的很让人压抑。

    从怀里摸出两个饭团,刚才从厨房里顺的,还是热的。

    对于一天一夜没怎么吃过东西的人来说,这两个饭团,无疑再美味不过。

    乔月心里有些堵,索性爬上石头围墙,悄悄走上房顶,找到在寨子最高的地方。

    一般像这种自带防御型的山寨,都有瞭望塔台。

    乔月手脚并用,避过下面的人,同时也避开瞭望塔台上的看守。

    也是那上面的人大意了,自以为大白天,不会有什么危险,况且寨子有好几道防线,又不缺他这一道。

    失职大意的后果就是……被人勒紧住脖子,才意识到出了大事。

    乔月麻利的跳上塔台,说是塔台,其实只是一个石头垒砌的小亭子,用石柱支撑,四面大开,可以看到四个方向的情况。

    站在这里,整个寨子一目了然。

    乔月将昏迷的人,丢在地上,然后自己坐上了瞭望台的高脚椅子。

    一只脚,踩在凳子的撑子上,另一只脚踩在昏迷看守的背上。

    “哟,还有望远镜!”乔月摆弄着望远镜,观察整个寨子的地形。

    她甚至可以看到大婶坐在庭院中间,还是保持着她刚刚离开时的样子,连姿势都没有变过。

    镜头再次转动,越过那处接待客人的主楼,再向后,那是阿桑寨主的寝宫吗?

    乔月看了好一会,半个小时之后,开始有接二连三的人,往主厅端菜送酒。

    似乎是开宴了,但似乎没人叫大婶进去吃饭,也不见琨布出来。

    由此可见,这个琨布,就是个又白痴又蠢的二货。

    被性感妖艳的女人,迷住了眼睛。

    她估摸着,大婶应该是相当于他的结发,但是男人生意做大了之后,对人老珠黄的糟糠,没了感情。

    大婶估计是舍不得走,只能死皮赖脸的跟着他。

    阿桑出来了!

    乔月飞快的放下脚,眼睛死死盯着阿桑的背景。

    看着她走进一间大宅,过了好一会才出来。

    乔月注意到,她出来的时候,满面红光,笑的那叫一个媚,那叫一个骚气十足。

    乔姑娘心中的怒火,蹭蹭往上窜,很快就要顶破天了。

    脚下不自觉的用力,狠狠的踩了下去。

    可怜地上晕过去的人,这下肋骨又要多断几根。

    扔掉望远镜,捡起地上的枪,再搜出他身上所有的子弹,然后麻溜的跳了下去,在屋顶间飞快的奔跑。

    偶尔还要停下来,躲避过往的行人。

    这个时候,阿桑已经快要回到主厅,在经过院子时,看见大婶一个人坐在那。

    起先没在意,但是走过去之后,她又忽然想到了哪里不对劲,于是又走回来,“你身边那女的呢?”

    大婶惊了下,这才恍然发现梅丽不见了,但是她又不想让阿桑看出她的慌乱,于是故作镇定的说道:“她去茅房了,很快就会回来。”

    “是吗?她去多久了?”阿桑显然不太相信。

    大婶眼一瞪,“上茅房哪有个准,她肚子不舒服,多上一会也正常吧!难道我们在你这儿,连上茅房的自由都没了?”

    阿桑危险的眯起眼,“你可千万不要做糊涂的事,自己的寨子毁了,别想祸害我的寨子,要是让我知道你在背后使阴招,我会要你的命!”

    大婶有点被吓到,但是只能强撑着不露怯,“我才没那闲功夫祸害你,只要你别勾搭我的男人!”

    ------题外话------

    还有一章,今天三章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