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7章 有意思了
    ..,

    “什么不用,就这么说定了!”乔月大方的拍了下他的肩,转身走了回去,“搞定了,那小子的家,离这儿五公里,在深山里,绝对安全,又很隐蔽,咱们现在就过去吧!”

    “好,事不宜迟,早点动身!”曹健也挺着急,这一次的考核,还不知道怎么样,总是困在这里,就会导致整个进度变的缓慢。

    众人动身,所有人都脱了鞋子,卷起裤脚,在泥泞的土路上,艰难行走。

    少年背着的一筐山货也没有卖出去,不过他心情好极了,一直不远不近的走在乔月身边,却又不敢跟她说话。

    封夭虽然发着烧,整个人发虚,但是神智依然清楚,“后面的行动,你要掌控全局,一旦进入搭卡镇,只能相信自己,明白我说的话吗?”

    乔月点点头,“明白!”

    封夭的意思,无非是他们这些人里头,有对方的间谍,或者说,有可能成为奸细的人。

    对方能在营救小队到来之前,埋好地雷,并成功将他们引过去,踏上死亡之路,那就说明,对方的暗线十分厉害。

    掌握了他们的全部行踪,而且已经将手伸到了核心区域。

    势力大到他们无法想像,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谨慎再谨慎。

    封夭虚弱的看向走在前面的几个人,“郝文兵这个人,我了解的不多,刘长生是周家的亲信,这个人不可以相信,曹健跟石磊,目前还来看,是安全的,等你们离开之后,我会尽最大的努力,不让阿桑逃走,这个女人手段狠毒,头脑又极其聪明,要是让她逃走,后患无穷!”

    乔月想了下,“要不我让石磊也留下?”

    “不用,让他跟着你,不过你给我多留些子弹,并且不能让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知道。”封夭怕自己撑不住,晕过去。

    万一他失去知觉,后面会发生什么,都是他无能为力的。

    乔月被他说的心里直发毛,才恍然感觉到,雨水打在身上,是真的冷啊!

    旁边走着的少年,没有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只是瞧见乔月跟封夭似乎关系很好。

    这让少年心里炙热,在慢慢冷却,他是不是晚了一步。

    也对,他是痴心妄想啊!

    郝文兵也走在前面,回头看见乔月跟封夭嘀嘀咕咕,笑着问曹健,“你说他们俩是情侣吗?我看着一点都不像啊!”

    “像不像也跟你没关系,你给我听说,不要出任何的差错,尤其是要看好那个女人!”曹健眯着眼,看向前面走着的一男一女。

    刘长生已经是背着阿桑走了,这哪像对待俘虏。

    郝文兵笑了笑,“刘哥这是要坠入情网了,不让他留下是对的,否则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他意志力太薄弱,过不了美人这一关,早晚都得栽一个大跟头!”

    曹健的脸色却越来越沉重,他很不喜欢郝文兵说这话时的口气,“做好自己的事,现在要留下的人是你,我希望你不要让我们大家失望,别忘了,你还在考察期,这一次,也是一项考验,也许韩局正在暗处观察你呢!”

    “不是吧?”郝文兵忽然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

    要到达少年家所住的村子,需要走一段山路,需要攀爬,下雨天走山路的感觉可想而知。

    刘长生没法再背着阿桑,也只好给她解了绳子,让她自己爬。

    乔月悄悄绕过刘长生,走到阿桑身边,发现她脸色也不太好,不过这女人鬼点子一大堆,很难说她下一步会干什么。

    “这里是荒山野岭,如果你现在还想着逃走,只会让你迷失在深山里,因为根本找不到出去的路!”

    阿桑费力的爬山,原本怨气冲天,现在也没力气抱怨了,“到底还有多远!”

    她现在哪有力气跑路,况且四周又黑下来,在山里淋雨过夜,她根本熬不过去,只会悄无声息的死在山里。

    “我怎么知道!”乔月回头寻找少年,却发现他忽然不见了,这一认识,惊了她一身冷汗。

    “你在找我吗?”少年笑呵呵的出现在她前面,也不知什么时候跑前面去的。

    “你去哪了?”乔月问的很谨慎。

    “我到前面去看看,山路被雨水冲垮了,你们要当心,一不小心,会被洪水冲走的!”少年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疲惫。

    也是,对于他来说,爬山路,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少年说的那一段洪水爆发的路,还真的差点把阿桑冲走了。

    几人在天黑前,终于赶到了山坳子。

    真是小啊!

    站在山坡上,就能把整个村子看完了。

    从村头到村尾,真的只有几户人家,房屋都很简陋,甚至是破旧。

    少年站在坡上,指着村子东头的破草房,“那儿就是我家了。”

    “喂,你叫什么?”乔月忽然问他。

    少年的身后,是一棵立在山坡上枫树。

    满树的枫叶,被风吹雨打,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几分梦幻。

    “我叫沐青箫!”少年的脸庞,青涩阳光,眸光清澈。

    乔月好想感叹一番,这位要是造化好,将来也是大有前途。

    封夭烧的更厉害,曹健一直在旁边架着他,“别说了,赶紧给他找地方休息,身上的衣服全湿了,得赶快换掉才行!”

    “你们跟我来。”少年飞快的跑下山。

    这时,雨势小了些,但天已经黑下来。

    众人挤进小小的两间屋子,真的是……家徒四壁?

    不,不对!

    跟想像的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从外面看,破破烂烂。

    但是进了屋子,才发现里面很整齐,也很宽敞。

    “家具都是我自己做的,房子也是,爷爷说,只有把房子弄的漂漂亮亮,才有姑娘愿意嫁给我。”沐青箫腼腆的笑了。

    乔月了然的点点头,但是她很想说。

    哪个姑娘愿意爬这么远的山路,跑到这儿,跟他窝在山沟沟里过日子?

    曹健把封夭扶到里屋的床上,跟石磊合力,给他脱了湿透的衣服。

    少年给他们烧了炕,又把在隔壁串门的爷爷叫回来。

    农家人有自制的草药,喝了也可以退烧。

    都是从山上采的,拿回来晒干,需要的时候,煮一点喝下去就能治个小病啥的。

    阿桑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去,只不过众人的注意力都没放在她身上。

    封夭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伤口持续发炎,已经脓肿了。

    乔月让少年点上油灯,她凑到伤口跟前看过,脓肿很严重。

    几人坐在堂屋里商议。

    “现在出山是不可能了,只能咱们自己来,”石磊掏出匕首。

    郝文书惊出了一身冷汗,“你们要给他挖肉?”

    石磊强调,“不是挖肉,是割掉腐烂的肉,即便有条件送他就医,医生也会这么做,腐烂的肉不挖掉,新肉怎么长出来?”

    曹健同意他的话,“我懂一点中医,附近的山上,应该还能采到消炎退热的草药,千万不能让他得败血症。”

    其实他们不到这山沟沟里,也根本无法在最短的时间,送封夭去医院。

    路程太远,路况也不好,又没有交通工具,怎么去?

    郝文书觉得他们的想法太疯狂,“腿上动脉那么多,万一不小心碰到,飙血了怎么办?”

    “那你说怎么办?”石磊烦躁的吼他,谁不知道危险,可要是腐烂的地方不清除,封夭根本不可能退烧。

    乔月沉吟了片刻,忽地站起来,“我去问问他的意见,毕竟要割的,是他的肉。”

    沐家爷孙在小厨房,给他们做饭。

    老爷子驼背的厉害,这是长年在地里劳作,落下的毛病。

    “青箫,他们是什么人哪?”家里很少来客人,老人家高兴归高兴,可是也同样很担心,山外的世界那么乱,万一来的是坏人怎么办?

    少年坐在灶下,往灶洞里添着火,“没事的爷爷,他们看着不像坏人,他们还给我钱了,你看!”

    少年掏出纸票,递给老人家。

    “钱?”老人家就着灶火,左看右看,他也没见过面值这么大的钱,“这是真的吗?”

    少年无所谓的笑了,“肯定是真的,她不会骗我。”

    “她?”爷爷很快就明白了,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我看她好像有对象了,要是人家有了婆家,你可不能捣乱,就算打光棍,也得做个有骨气的光棍!”

    少年被爷爷的话逗笑了,“爷爷,你想哪去了,我……我只是觉得她长的很好看,比我见过的姑娘都要好看。”

    爷爷很欣慰的笑,孙子终于开窍了,就是缺中意的女娃娃。

    另一边,乔月几人走到封夭身边,见他脸色依然不好。

    乔月把情况都跟他说了,本以为封夭至少会犹豫一下,再做决定,谁知他脸上的表情平静极了,仿佛这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

    “先给我口水喝,渴的嗓子都要冒烟了,”封夭苦笑着说道。

    “对哦,忘了给你拿水。”曹健一拍大腿,懊恼他们都忘了给封夭倒水。

    发烧的人,尤其缺水,这一路走了好几个小时,他滴水未进,也亏他能一直撑着不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