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9章 罂粟害人不浅
    ,精彩小说免费!

    艾伦一惊,开始品味他话里的意思,“你在威胁我?”

    封瑾放下酒杯,对于这里的劣质酒,他真的喝不下去,“如你所想!”

    艾伦怔怔的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好一会,之后才从他的话里明白过来。

    他也放下酒杯,对酒保打了个手指,意思是记账。

    然后起身,跟着封瑾走了。

    舞台上的女子,在绝望中,忽然瞄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却只是一闪而过,让她想呼救都来不及。

    最后,女人被当地的一个小头目买走了,价格挺高,可惜做为被卖的人,她得不到一点好处。

    等坐到了车上,她看到了小头目的模样,差点吓晕过去。

    只见这个男人,又矮又胖,浑身都像泡在肥油里,更可怕的是,他的脸上戴着一个眼罩,只有一只眼睛可以用。

    他笑起来的时候,满嘴的黄牙,还豁了好几个,那个口臭的,叫人作呕。

    卫珂快受不了,她甚至想到了死。

    即便是死,她也不要跟这样的男人在一起。

    天哪!

    她是有多倒霉,只不过跟朋友晚上出去喝酒,结果很快就不醒人事,再在次醒来时,已经到了这个陌生地方,而且全身都使不上劲,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人摆弄。

    “小妹妹,别害怕,我会疼你的!”黄牙男一脸猥琐的凑上去,试图偷香,顺便再把她压倒。

    帝国来的女人,就是不一样。

    瞧这脸蛋,嫩的能掐出水来。

    瞧这腰,细的跟杨柳似的。

    还有这屁股,这腿。

    “你不要过来!”可怜的卫大小姐,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落到这种境地。

    更可悲的是,她根本无法反抗。

    在军校里,学的那点知识,根本不够她从车里逃走。

    “叫吧!你越叫我越兴奋,瞧瞧,它已经等不及了!”黄牙男猥琐的把身子敞开,好让女人看见他那小的跟牙签一样的玩意。

    “啊!”卫珂拼命的挥舞着双手,意图阻止他靠近。

    被这样的男人上,跟肮脏的蟑螂,有什么区别。

    男人很快就被她闹的不耐烦了,反手给了她一巴掌。

    他的车,就停在酒吧外面不远的地方。

    这里偏僻,方便行事。

    男人力气大,按着卫珂的头,将她的脸死死按在玻璃上,然后就开始脱她的衣服,脱不开就撕。

    卫珂还在挣扎,哭着挣扎,拳头都要把窗子捶烂了。

    可是没有人听见她的呼救,没人在意她悲惨的遭遇。

    不知在京都的父亲大人,在知道她被人侮辱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就在卫珂绝望时,她又看见封瑾了。

    即便只是看见一点点余光,她也能确定那个人是封瑾。

    卫珂更加用力的砸窗子,企图让封瑾注意到这边。

    封瑾也的确看向这边了,但是在看了车窗几秒之后,他淡漠的转开视线,转身走了。

    卫珂的心,从绝望到希望,再到彻底绝望,期间经历了什么,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渐渐的,卫珂不再挣扎了,她放弃了反抗。

    任由男人在她身上留下各种痕迹,哀莫大于心死。

    卫珂的眼里,一处死水。

    黄牙男很满意她的顺从,还以为是自己那方面很厉害,让女人在他的胯下臣服了。

    “宝贝,你乖乖的听话,乖乖的让我玩,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在这个地方,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人敢欺负你,以后再给我生孩子,你长的这么漂亮,你生出来的孩子,一一定也漂亮。”

    卫珂的眼睛,已如死水一般,无波无澜,激不起丝毫的情绪。

    她现在只恨……恨所有的人。

    封瑾只身走在塔卡的夜路中,虽然他也是一身的黑衣,但始终融入不到这里。

    手上的血腥味,依然还在,一时半会都洗不了。

    其实他不喜欢用刀杀人,血喷出来,弄的到处都是。

    塔卡的夜晚,街道上,到处躺着喝醉的男人,也有女人。

    还有吸食毒品,导致神志不清,胡言乱语,或是拿着刀,疯狂自残。

    路边停放的车子,也没干好事,车内不是玩女人,就是吸粉。

    就像刚才的车子,晃动的那么厉害,肯定是玩女人了。

    所有的这一切,组成了塔卡的夜景。

    这座城镇,已经无可救药了,所有的东西都腐烂到了骨子里。

    话又说回来,封瑾并没有看清车里的人是谁,车膜颜色那么深,谁能看得清!

    所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天意所为,无法更改了。

    另一边,折腾了一晚上,封夭总算捡回一条腿。

    在此之前,乔月冲到另一间屋子,把刘长生抓到暴揍一顿。

    妈的,见过犯贱的男人,没见过他这么犯贱的。

    还真把这女人当成宝了。

    关键是,当成宝也就罢了,居然还要跟她睡一块。

    事情是这样的。

    阿桑先前也受伤了,淋了那么大的一场雨,发烧也是合理范围内的事情。

    既然是发烧,喝了药之后,肯定要捂一下,发了汗,退了烧,也就好了。

    可是沐家很穷,棉花是山里极其珍贵的物资,家里唯一的棉被,盖在封夭身上,剩下的一床,总得留给老人家。

    为了给他们挪地方,沐家祖孙俩,都到隔壁邻居家里借宿了。

    但是别人家里,也没有多余的被子不是?

    刘长生很担心,又很紧张,一直守着阿桑。

    明眼人,谁看不出来他动心了。

    半夜,乔月好心给她送了温水,结果不小心,水洒了。

    刘长生一个健步冲过来,把她推到旁边。

    只这一下,就让乔月立马变了脸。

    因为刘长生的模样,简直跟中邪似的,俩眼发直,眼睛里除了阿桑,谁都看不见。

    乔月转身就走,气呼呼的站到堂屋。

    封夭身边,留了郝文书照看。

    曹健跟石磊坐在那聊天,睡也睡不着,索性弄了个火堆,一边取暖,一边聊天。

    “怎么了?”见到乔月一脸怒意的冲出来,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她。

    乔月仍然愤怒,也不吭声,大概过了足有一分钟,她突然转身,走回去。

    外面的人只听见一阵拳脚的动静,俩人都没动。

    “是该教训一下了!”曹健淡淡的评论。

    石磊用火钳子,拨弄了下火苗,“打一顿要是管用,世上就不会有那么痴男怨女了!”

    “这倒也是,所以说阿桑这个女人很厉害,很善于抓住人的弱点,刘长生意志不坚定,这一轮考核的淘汰人员里,也许会有他!”曹健没有把话说的太肯定,谁又知道后面有没有反转。

    乔月冲出来,一脸煞气的坐到火堆边,喘了几口气,才感觉好多了,“他最好别惹来麻烦,否则我会亲手杀了他!”

    乔月有预感,要么不出事,一旦出事,绝对小不了。

    房间里,阿桑虚弱的躺在刘长生怀里,此刻她的样子,跟几天前,那个不可一切的寨主,简直判若两人。

    越是这样的反差,越是能让刘长生欲罢不能,彻底的被她征服。

    “对不起,是我害的你们关系搞僵了。”阿桑其实挺唾弃自己现在的软弱,但是为了活下去,她不得不这么做。

    “没什么,她一向脾气暴躁,跟你没关系!”刘长生被乔月打的不轻,不过幸好都是皮外伤,看着挺严重,实际上没多严重。

    “怎么能没关系,我现在是你们的犯人,以后还要被枪毙,日子过一天少一天。”她不想死啊!

    刘长生被她说的心都疼了,“也许你主动认罪的话,能判的轻一点,或许还能保住一条命,只要活着,将来就还有希望。”

    阿桑突然挣开他,有些激动的大声道:“可是我不想在牢里待一辈子,不如你跟我走,我们重新开始,我有路子,你有本事,咱俩联手,很快就能再建一个山寨!”

    刘长生猛地推开她,“你还要干这一行?”

    阿桑骨子里的强硬一面,又展现了出来,声间变的尖锐许多,“干这一行怎么了?我之前就跟你们说过,我们部族的人,世代都以种罂粟为生,这是我们祖祖辈辈传来的,凭什么不可以种?”

    “可是……可是罂粟害人不浅,那些吸食的人,最后都成了瘾君子,最后家破人亡,对他们来说,罂粟就是害人的东西!”

    “那是他们活该,控制不了自己的浴望,再说,人本来就要死,早死晚死都得死,至少他们抽的时候,快活似神仙,你肯定没尝过,要是你尝过了,就绝对不会说它是害人的东西。”

    阿桑的声音慢慢变缓,眼神也变的很柔很媚,软若无骨的歪进刘长生怀里。

    丰满的身子,紧紧贴了上去。

    刘长生先是全身一僵,“别这样!”

    “别哪样?”阿桑这个女人,放荡的却又跟卖肉的女人不同。

    刘长生想过要拒绝,可是两只手刚刚按到她的肩上,本意是要推开她,可是……怎么都推不开。

    阴暗狭小的屋内,两人打的火热。

    虽然极度克制,但这么静的地方,呼吸重了都能听见,更何况阿桑这个女人简直浪到不行,叫的跟见鬼一样。

    一个回合之后,刘长生就被她彻底俘虏了,因为这女人的床上功夫,实在太厉害,能把男人弄的欲仙欲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