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5章 来头好大
    要说封瑾此人,在遇到得乔月以前,绝对的高冷傲娇。

    在遇到乔月之后,也只有有她面前,会卸下高冷的外衣,但是傲娇的小性子,还是会时不时的跑出来作一下怪。

    眼见封少生气了,乔月只是咬着蛋糕,面带笑意的注视着他半边侧脸。

    总是让她吃醋生气,也该让他也多吃几回醋。

    十分钟过的很快,不一会,几辆黑色的轿车,紧急停车,停在了小小的咖啡馆前。

    小队长看见车子的牌号,表情立马变了,变的高深莫测。

    他手一挥,身后的小喽啰们,迅速退到一边去了。

    “他们是来找你的?”小队长需要确认一下,因为车里的人,已经要下车了,他需要尽快确认。

    封瑾一只手肘撑着桌面,手掌握拳,抵着唇,笑而不语。

    乔月咬着叉子,眯着眼,如果她没看错,这几辆车,只有t国的皇家才可以使用,因为前面挂着t国国旗。

    哇哦!

    虽说t国是个小国,但是听说他们还是国王继承制。

    也就是说,跟古代王国差不多。

    由皇帝一脉,统领这个国家的一切。

    小队长见他们都不说话,越发坐不住了,“你不可能认识麦利金家族,皇室的人,很少跟平民交往,更何况,你们根本不是本国的人!”

    封瑾终于肯正眼看他了,“那又怎样,而且谁跟你说,我是平民了?”

    封瑾身子往后靠,翘起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姿态闲散慵懒。

    小队长大惊失色,忽又想明白了。

    能让琨布的首领大人记住,并且根本拿他没办法的人,能是一般人吗?

    “算了,老子不跟你们计较,今天这事,就这么过去了!”他打算要撤退离开。

    但是有那么容易离开吗?

    “别急,既然能给我担保的人来了,怎么能不让你见见!”封瑾眼中的威胁意味很浓。

    从黑色车子副驾驶下来的人,是保镖。

    几人先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然后才走回去,打开了后面的车门,一手撑在车框顶上。

    只见一双昂贵的黑色皮鞋,映入乔月眼中。

    小队长还没看见人,只瞧见一双鞋,已经坐不住了,对方来头肯定忒大,不行了,得赶紧撤。

    “我们走!”

    “喂,你们的咖啡钱还没有付!”乔月故意大声的嚷嚷。

    小队长黑着脸,抽出几张票子,丢在桌上,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

    过了几秒,车上的人磨磨蹭蹭,终于下来了。

    看到来人的脸,乔月刚刚喝进嘴里的咖啡,差点喷了。

    我去,怎么是他!

    祁彦一身粉嫩色的西装,修身紧致,配上他清秀俊俏的脸蛋,当然很好看。

    但重点不在他的衣服上,而是……

    “他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他的车……”乔月都要结巴了,这冲击未免也太大了。

    祁彦骚包的走过来,取下墨镜扔在一旁的椅子上,“二嫂,怎么见着我,跟见了鬼一样,难不成我今天的打扮,让你目瞪口呆,打算移情别恋了?”

    乔月原本的惊讶,只剩翻白眼的份,果然这家伙帅不过三秒,“谁要对你移情别恋,就算要移情……不对,我怎么会移情,你不用在那冲我抛媚眼,本小姐不吃你那一套!”

    差点上他的当,差点说漏嘴。

    偷瞄封瑾一眼,他好像没有发现,太好了。

    乔姑娘正要暗暗松口气,身边的人突然把脸转了过来,笑意不明的瞄着她,“怎么一副心虚的样子,要不要再来几杯咖啡?”

    乔月听出火药味,完了完了,封少阴晴不定的模样,搞的她小心脏慌慌的,今晚会不会惩罚她?

    想到惩罚两个字,乔姑娘心里,除了害怕,还有隐隐的兴奋感。

    嗳?她为什么要兴奋?

    祁彦对他俩的打情骂俏不感兴趣,看到桌上的咖啡杯,毫不意外的笑了,“看来亚瑟今天大赚了一笔,亚瑟,快出来!”

    “你们认识?”这个问题,是乔月问的。

    祁彦搓着下巴,“说出来吓死你,人家是拥有纯正血统的麦利金家族继承人,也就是你们女孩子经常念叨的王子,搁古代,他就是太子,懂了没?”

    正说着,亚瑟满面微笑的走过来,手里仍然捧着菜单,“彦,是你来了,今天要喝点什么?”

    乔月原本还处在太子跟王子的身份震撼中,但是当听到亚瑟对祁彦的称呼时,她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再瞧这两人站在一起,无论是从长相气质,还是举手投足间的感觉,怎么瞧都有种基情满满的感觉。

    大概是乔月的眼神太诡异,让两个正在谈话的人,纷纷扭头看向她。

    “这位小姐,还有什么需要的吗?”亚瑟丝毫没有注意到乔月的眼神不对,估计是人家太纯洁,压根没有往其他方面想。

    “她什么都不要,我们得走了,祁彦,借我一辆车子,让你带的钱呢?”封瑾面无表情的打断太子殿下的问题。

    祁彦瞧着他黑沉沉的脸色,憋着笑,把车钥匙扔给他,“钱在车上,你要的东西都在那儿,大哥让我给你带个好,一直忙忙碌碌,早该带她四处走走,别整天就会打打杀杀!”

    “还用你说?”封瑾飞快的拿上的钥匙,拉着乔月便走,“我的蛋糕,我还要打包呢!”

    “回头我让他们送到酒店!”封少是真的一刻钟都不想待了,他现在拳头痒的很。

    不仅是身边的小姑娘对人家犯花痴,更重要的是,在身份上,对方比他强大很多哦!

    听手下的人说,现在的小姑娘,好像就喜欢白马王子一类的男人。

    哎呀!

    赤果果的危机感,忒讨厌了。

    祁彦笑眯眯的看着封瑾把人塞进车里,飞速发动车子离开。

    亚楚没有离开,而是坐到他对面,“他们是你朋友,很好的朋友?”

    祁彦端起杯子,喝了口咖啡,“真苦!”

    “你每次喝都要吐槽一句,我又没让你喝,”亚瑟把咖啡杯挪到一边,朝店里打了个响指,立刻就有服务生,送上一杯果汁。

    亚瑟把杯子推到祁彦面前,“喝吧,现榨的橙汁!”

    祁彦笑了,“还是你了解我!”

    亚瑟解下腰上的围裙,桌上的东西已经全部收走,换了他喜欢的点心咖啡。

    “他是我兄弟,对我很重要的人,你们这里最近太乱了,持枪的人,竟然敢在大街上随便抓人,你身为王子,难道就不管管吗?”

    亚瑟的手指很长,如果不看脸,只看手,很难想像这是男人的手,“我怎么管?说的好听点,我是王子,好像权利很大似的,其实我就是个闲人,在没有继位之前,我什么都不是。”

    亚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你那位兄弟,看着像军人,他身边的是女朋友吗?”

    “你好像很好奇!”祁彦反问。

    “有吗?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我只是觉得,他们两个在一起,感觉哪里怪怪的,那小姑娘看着年纪很小,又很乖巧听话的样子,如果他们是恋人,可能会刷新我的认知!”亚瑟实话实说,因为他看到的就是如此。

    他俩在一起,仿佛怪叔叔跟小萝莉,反萌差太大了。

    祁彦听完他的话,一直在那乐,“他们不仅是恋人,而且已经订婚了,差了十岁。”

    “十岁?”亚瑟惊讶极了,“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年龄跨度太大,哪来的共同话题,早晚还是走不下去!”

    “像你父亲吗?”祁彦知道一点恶瑟家族的事。

    亚瑟的父亲,是个十足的风流国王。

    除了亚瑟的母亲,他身边至少还有四五个长期保持关系的女性。

    亚瑟有很多弟弟妹妹,最小的才刚会走路。

    但是只有亚瑟的血统最纯正,因为他的母亲也是皇室中人,他只能唯一的继承人。

    祁彦以前在t国混的时候,跟亚瑟不打不相识,两人的交情还不错。

    亚瑟没有任保恼怒,笑容很美,“我父亲风流成性,跟你的朋友可不一样,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得出他很爱那小姑娘。”

    直到现在,亚瑟眼里的乔月,还只是一个呆萌可爱乖巧的小姑娘。

    祁彦对于他家里的情况,不予评论,也是在认识亚瑟之后,祁彦才明白。

    原来不是有了父亲母亲的家,才有幸福。

    亚瑟看似风光的表面,其实过的还不如他。

    “我哥们明天才走,今晚我做东,请你们吃饭。”祁彦在交友上,也喜欢走吃饭喝酒的路子。

    没办法,做生意嘛!

    没有应酬,谁跟你做生意?

    就是莫天霖,也得应酬。

    只不过能让他应酬的人实在不多,因为这家伙谈判超级厉害,很多事情,往往在谈判桌上就能搞定。

    “行啊!反正我晚上也没事,酒店我来订吧,你的兄弟,也是我的朋友!”亚瑟一个招手,服务生搬来座机电话,不愧是王子,范儿和派头搁那摆着呢!

    祁彦把脸转到一边,看着街道上川流不息的人流,心里却有自己的想法。

    他跟亚瑟认识,交情也不错,但是毕竟隔着身份,想深交也不太可能。

    自古以来,皇族的人,都擅长玩弄手段。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