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7章 好讨厌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谁说男人不需要哄,哄的他高兴了,啥事都能干成。

    谁说男人不需要夸,夸上天了,还真就无所不能。

    比如此刻的封少,还真的被奈舒坦了,两只手一松,朝她敞开了怀抱,“想看,自己来脱。”

    乔月站稳了,搓着手,笑的好不猥琐,不过她又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小内内可以脱吗?”

    “你试试看!”封瑾低下头,深不见底的眸子,暗搓搓的瞅着她,等着她动手。

    哎妈,不行了,她鼻血都要飚出来了。

    试?几个意思?

    哦,她懂了,秒懂。

    “那还是不脱了吧!”脱了就得负责,负责灭火……

    乔月又开始搓手,搓了好几下,手都摸到他的皮带了,又停住。

    夏天,衣服穿的本来就不厚。

    更何况,封瑾穿裤子,不像这个年代的人,肥大的能塞下一只老母鸡。

    他穿的裤子,都比较修身,足够突出他的大长腿。

    既然裤子是贴身的,那么她根本不需要脱,蹲下去就能看见不该看的。

    “为什么还不动手?”封瑾一只手撑着墙壁,一只手一下一下的摸着乔月的头顶,因为乔月就蹲在她面前,近到不能再近。

    该死的角度,这丫头要把他逼疯。

    天知道他现在忍的有多难受!

    乔月狠狠吞了下口水,滑的像泥鳅似的,从他身边钻了出去,“这里好热,我先出去了!”

    好可怕,再待下去,会发生什么哟!

    人家还是青涩的小姑娘,怎么能看男人洗澡,绝对不能!

    封瑾看着她的背影,慢吞吞的解下皮带。

    乔月跑到卧室,拍着红扑扑的脸蛋,滚烫的很。

    封瑾在里面洗的时间有点长,等他再出来时,乔月的表情还是不太正常,瞧见他只裹着浴巾的打扮,差点又喷鼻血。

    “先生,麻烦你快点把衣服穿好行吗?”乔月觉得心情郁闷的要死。

    刚刚平复下来的燥热感,现在又要功亏一篑了。

    封瑾不急不缓的擦着头发,“急什么,又没人会进来。”

    乔月别开脸去,就是不看他。

    这该让她怎么往下接呢?

    虽然卧室挺宽敞,但是如果旁边站着一个**美男,明晃晃的杵在那,跟一个大灯泡,有什么区别?

    乔月盘腿坐在床上,恨不得拿被子给他盖上,也好过让她总是忍不住往那儿瞄。

    封瑾擦干了头发,长腿一跨,便坐到了床边。

    他这么大的动作,吓的小姑娘跳了睛,往边上一躲,“你干嘛?”

    封瑾抬起一只手臂,枕在脑的,“休息一会,不然你以为呢?祁彦准备的包袱里,也有你的衣服,你也去洗个澡,过来睡一会,晚上带你玩点刺激的。”

    乔月本来还要纠结跟他洗澡睡觉的事,可一听到刺激两个字,立马想到杀人放火,小眼神立马亮的跟千瓦灯泡,“玩什么?搞偷袭,还是搞情报?要不要带枪,有武器吗?”

    封瑾被她兴奋的小模样逗笑,“你就这么喜欢打架?让你过两天清闲日子还不乐意?”

    乔月又凑到他身边,下巴搁他的胸口,“清闲日子,过个两三天还凑合,要是超过七天以上,我闲的就要发霉了。”

    这几天又赶上月事来了,她每天除了睡就是吃,只当是恢复元气了。

    今天月事只剩个尾巴,她失去的精神头,又都回来了,能不想尽办法找点事儿做吗?

    “乖,先去洗澡,养足了精神,晚上才能行动!”封瑾抚着她的脸颊。

    “这就去!”乔月跳下床,跑到行李箱那儿,翻出里面所有的衣物。

    内衣都是封瑾之前给她置办的,祁彦就给她弄了外衣。

    私密的东西,封瑾怎么能假他人之手。

    乔月洗澡只花了三分钟,身上的水还没来得及擦干,就爬到床上,蹭到封瑾身边,“睡觉!”

    “嗯,盖好被子。”封瑾还不是心疼她月事太辛苦,疼的那么厉害,他悄悄找中医问过,主要还是体寒,再加上她这段时间训练太辛苦。

    而且在训练之中,什么样的糟糕环境都经历了,身子能好才怪。

    这几日晚上,封瑾夜里都要醒很多次,防着她半夜踢被子。

    等回到京都,得带她去找中医看看,开些中药调理身子。

    这些都是封瑾想法,他并没有告诉乔月。

    现在,他最享受也最痛苦的事,就是抱着乔月睡觉。

    怀里有软软香香的娇人儿,感觉整颗心都被填满了。

    一直睡到天擦黑,酒店的房门被人敲响。

    敲的还很有节奏感,不急不缓,好像如果他不开门,外面的人就能一直敲下去似的。

    “谁啊?”乔月翻了个身,不悦的嘟囔。

    “你睡,我去看看!”封瑾起身,披上外套,走到外间打开门,“你来干什么?”

    祁彦还是那身骚包的打扮,身子像没骨头似的,依着门边,曲起的手指,差点敲在封瑾脑门上,“我来找你们吃晚饭哪!喔!看样子我来的不是时候,很激烈嘛!”

    封瑾松开门,转身走了,“你要进来,就在外间待着,等我们十分钟。”

    他才不会给祁彦解释,其实他们什么都没干。

    解释干什么?

    现在没干成的事,以后还不是一样要做,早晚的事。

    祁彦跟着晃进来,不敢去瞄卧室的情况,“你们快点哈,皇子殿下请吃饭,可不是谁都有的荣幸!”

    封瑾已经走到卧室门口,听到这儿,又停下脚步,“你跟他别走那么近,免得惹到事儿,最近我身边盯的人多,要小心!”

    盯着封瑾的人,都不是泛泛之辈。

    对他的底细,总能查出些什么。

    再者,他跟祁彦的关系也并非保密。

    文章不是谁都能做,可只要有心人想做,总能联系到一块。

    祁彦明白他的意思,走到酒柜前,给自己倒了杯酒,对已经走进卧室里的人,说道:“这一点,我心里清楚着呢!来这儿谈一个项目,正好碰见他了,亚瑟是个不错的人,目前来看,还是挺好的。”

    乔月已经坐在床头,揉着眼睛,睡意腥松,“祁彦来干什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