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6章 扒手
    乔月捏着一只龙虾爪子,眯起眼睛看着他俩。

    封瑾把她的小脸掰回来,看也不看那两人,“不用去管不干相干的人,安心吃你的。”

    封瑾不想让任何不愉快的情况,影响她吃饭。

    难得一次安静用餐的机会,能不被破坏,还是不要了。

    所以,他冷着脸,看向那两人,“请你们不要打扰我和我妻子用餐,这里不是高级餐厅,我们的行为,不受任何限制!”

    封少说的够客气的了,但是在两个y国人听来,还是很不爽。

    男人嗤笑一声,“**国贱民,永远都是下等人!”

    种族歧视在哪个地方都会发生,胆子小的,只敢在别人背后议论,却从没想过,他自己糟糕成什么样子。

    胆子大的,就属于故意挑衅。

    因为他们的民族优越感,是与生俱来,他们自以为是,觉得肤色国籍,决定了他们的优等。

    这下,别说封瑾忍不了,就是乔月,心里的怒气,也蹭蹭的往上飙升。

    她把盘子一推,拖着椅子坐到二人桌边,笑的像朵花,“不好意思,可以再说一遍吗?刚才我没听清,什么下等来着?”

    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现在的这个表情,代表的可是绝对愤怒。

    男人没有注意到她的异常,“如果没听清,那我就再说一次,你们**国的人,永远都是下等人,连刀叉都用不好,吃饭的样子像原始人一样,简直丢脸死了!”

    乔月盯着他,一直盯着,脸上的笑容在慢慢消散。

    有些话,光是解释,那是没用的。

    因为某些观念,已经深入他们的大脑,很难剔除。

    “我是真的用不好,不如你们教我吧!”乔月一脸天真的说道,大大的眼睛眨啊眨,丝毫看不出异常,或是不对劲的地方。

    “你要我们教你?”男人脸上全是玩味的笑,他以为眼前的小姑娘,是想巴结他们。

    y国本来就是上等民族,金发碧眼的人,无论走在哪,都得受人尊敬。

    搁在二十年之前,他们这些异国人,见到y国人,都是要行礼的。

    乔月还是一脸的天真可爱,“对啊!所以你们先吃给我看。”

    “这样吗?”男人很乐意教她,在他看来,只有用刀叉吃饭,才是真的用餐,其他方法都是填饱肚子而已。

    这两者,可是有着最本质的区别。

    “没看清,再吃一次!”乔月的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的笑容。

    男人觉得不妥,又有哪里不对劲,“这一次你仔细看清楚了,刀子要这样拿,这样切,期间不能切到盘子,不能发出刺耳目的声响。”

    等他做完了,乔月还是一样的回答。

    男人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把刀叉往盘子里一扔,“抱歉,我不再奉陪,你自己找人教吧!”

    “我有同意你把刀叉放下吗?”乔月脸上的笑容在慢慢变冷变凉,变的不友好。

    这两人终于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是在哪了。

    “我们已经吃饱了,还有事,要先走了!”他注意到小姑娘身后的男人,很淡然的在吃饭,对周遭的一切,似乎都漠不关心。

    但是换个说法,小姑娘的行为,好像是得到他的认可。

    “坐下!”乔月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从男人的角度,可以看到有什么在她的口袋里突出形状,那是……

    “如果不想我在你们身上开个洞,就乖乖的坐下,吃到我满意为止!”乔月笑的像个小恶魔。

    对面的金发女人没看到她的手,对于两人的对峙,她显的很不耐烦,“路易斯,搞什么?为什么我们还不离开,跟她有什么好谈的,有这个必要吗?”

    “坐下!”男人严厉的喝斥对面的女人。

    乔月眨着眼睛,“乖乖的把饭吃完,吃到我满意为止,或者你们也可以叫来警察,如果我没看错,你口袋里装的是……呃,我好像在哪见过……”

    “我吃!”男人紧张了,他口袋里的毒品,足以被判上十年,况且他还有很多黑历史,一旦被逮到,住上一辈子都是有可能的。

    要不怎么说,恶人自有恶人磨。

    这个路易斯嚣张猖狂了十几年,以为只是欺负一下不起眼的外国人,谁知道,竟然会踢到铁板。

    乔月不动声色的瞄了眼女人,“你坐着干嘛?为什么不动叉子,我还要跟你多学呢!”

    “我吃饱了,而且食物也快要吃完了。”女人有些忌惮,因为男人的表情告诉了她,有麻烦了。

    “吃完了有什么关系,让老板再上就好了。”乔月不客气的为他们又叫了三份,临了还叮嘱一句,“不够了再叫!”

    面对摆了满桌子的食物,两人都迟迟不肯动筷子。

    直到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他们才被迫又开始吃。

    在治安很差的地方,谁都不愿意惹麻烦上身,谁都不想被人端着枪指着脑袋。

    所以即便是有人看见了,也只当看不见。

    在子弹的威胁下,两人整整吃了三份套餐,肚子撑的走不动。

    乔月慢慢站了起来,当着两人的面,把手从口袋里掏了出来。

    她的这一动作,吓的两人面无人色。

    可是当乔月的手拿出来之后,两人又同时从傻眼,转变到愤怒。

    “抱歉,你们也太紧张了,只是我刚刚在摊位上买的小玩意而已,瞧把你们吓的。”她的嗤笑声,让人恨的牙痒痒。

    “**!”男人觉得自己被耍了,拍桌而起。

    坐在那,一直没有什么动作的封瑾,像是无意的撩起外套。

    时间,空间都仿佛静止了。

    只有乔月眉目含笑的走回封瑾身边,抱怨道:“我还没吃饱呢!”

    “下次吃饭的时候不要乱跑。”封瑾给她重新叫了主食。

    临桌的两人,仓皇逃走了。

    一直跑到没人的地方,两人扶着墙,大吐特吐,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了。

    “路易斯,你……你真是没用,”女人抱怨,气的用皮包拍打男人。

    “闭嘴,你知道什么,难道你没看清的枪套吗?那是只有警察跟军人才会使用。”

    “他是警察?”

    对啊!他是警察吗?

    乔月也注意到了,“为什么会有那个图案?”

    “没什么,随便用着玩。”封瑾回答的语气平静极了。

    乔月撇了撇嘴角,再一次印证了一点,这家伙才是最大的腹黑者。

    用过餐,两人又在外面逛了一个多小时,才牵着手回家。

    接下来的两天,封瑾哪也没去,就留在旅馆里陪着她。

    直到第三天早上,他才穿戴整齐离开,说要去办点事。

    乔月知道,他是要去处理y国分部的事,这些事,她不会参与,不过她也有重要的事。

    所以在封瑾离开不久之后,她也离开了旅馆。

    独自坐上地铁,赶往跟安德烈先前约定的地点。

    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就会扒手小偷。

    有的独自行动,有的三五成群,互相协助作案。

    老人,女人,孩子,以及像她这样的外国人,一向是地铁扒手的主要目标。

    以往像这样的盗窃案子,多不胜数。

    y国地铁,绝对是最猖獗的地点之一。

    她避开了上班高峰期,地铁上人并不算多。

    她坐下之后,身边立马挤过来两个年轻男人,分别坐在她两边,面前还站着一个。

    三个人将她团团围住。

    不远处的中年妇人,心知肚明,也只是抱着自己的包,往后面退,生怕自己被波及到。

    车厢里的男人们,有一多半都是视而不见。

    不是本国人,谁会管他们的死活。

    乔月能感觉到坐在她身边的两个人,一个劲的往她这边挤,两个人都非得贴着她。

    如果是别的小姑娘,可能就要被吓的瑟瑟发抖。

    但是乔月不会,她坐的很稳,神色很淡定。

    “你们那儿没有位置了吗?为什么要往我这边挤?不觉得很热吗?”她低头看着两边的距离,心里当然很烦躁,最讨厌跟陌生人接触了。

    坐在一边的男人,翘起一条腿,故意拿胳膊往她身上蹭,“当然不热,现在的天气很冷呢!挤在一起,才会更暖和。”

    另一边的男人,把手臂架在她身后,虽然还没有碰到她,但是调戏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孤身在异国他乡,这样的情况,很常见了,所以并非什么不可预计的祸事。

    “你的手再靠近一点,我就要扭断它!”乔月说的平静。

    正因为平静,才很难让人相信。

    站在她面前的男人,顶着一头棕色的头发,满脸的油腻,看着就叫人恶心。

    他邪恶的伸出手,竟然要去摸乔月的脸,“那么凶干什么?你这样的小姑娘,不适合凶人哦!”

    乔月正要折断他的手,却有人抢她一步,挡下了。

    “在她还没有发飙之前,你们还是离开的好,免得最后结局太惨!”说话的人是谁?非叶溯莫属。

    他站在那,高大帅气。

    他阻挡小混混的动作,也帅的叫人喷鼻血。

    只是一个动作,就已经引来不少女人的惊呼。

    叶溯对周遭的一切,视而不见,只抬起眼皮,看着乔月,很深情的看着。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