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3章 人心之恶
    ,精彩小说免费!

    小八跟安德烈的冷战要持续多久,这一点乔月并不关心。

    她只关心,当天封瑾知道了那一家三口的事。

    可想而知,封少的怒火有多么的炙热。

    不过更倒霉的还是那一家三口,本来就身无分文,又进了警察局,待了一天,又被人放了出来。

    放出来之后,三人过的更加凄惨,至少比在警察局里更凄惨,因为在那里,好歹不用担心吃住。

    三人一路互相埋怨,一面试图寻找种救助。

    最后三人一脸脏乱的坐在街道边,有人大概是将他们当成了乞丐,朝他们丢了一个硬币。

    封建业正要怒吼着把硬币给对方扔回去,不过被张丽华阻止了。

    这是钱哪!

    能换来吃食的钱,怎么能丢掉。

    几个小时之后,三人找到了发财的小窍门。

    让封建业装病人,躺在那半死不活的样子,然后母女二人找路人求救。

    封建业本来是不想干的,但是拗不过母女二人的威逼利诱。

    还真的就躺在脏兮兮的地面,闭上眼睛装死人。

    后来嫌丢人,干脆把衣服盖在脸上,眼不见为净吧!

    又过了几个小时,张灵捧着一大把钞票,一边嘲笑那些人太笨,这么浅显的骗术都能骗到他们口袋里的钱,一边坐在那,乐不可支的数着钱。

    “原来走投无路,又柳暗花明的感觉是这样的,一定是老天爷也见不得我们过苦子,给咱们送钱来了,照这样下去,我们很快就能筹到回家的钱了!”张丽华眼巴巴的看着女儿手里的票子。

    张灵数完了,脸上的笑容怎么都藏不住,“妈,这里一共有五百块,晚上找一家小旅馆,也够我们住一晚,但是两个房间,肯定不行。”

    “那就要一间,咱们是一家人,住在一起没什么。”张丽华现在迫不及待的想找个好地方睡觉,再洗个澡。

    “也只能这样了。”张灵打心里,当然是不想跟封建业住在一起,毕竟不是亲生的父亲,总感觉很别扭。

    封建业一直背对着她俩,面前是平静的护城河。

    三人找到一家便宜的小旅馆,一个小房间,住一晚要五十。

    但是他们三个人,必须住两间,不能住一间。

    听到这个消息,张灵恨死了跟在后面的封建业,真是一个老累赘。

    最后不得已,她还是咬着牙,开了两个房间。

    不过她提到要跟母亲住一间。

    封建业懒得提意见,拿了钥匙,先进了自己那一间。

    真是小啊!

    从门口走到窗口,只需要十步,卫生间也小的可怜,转个身都能撞到墙。

    这一切,封建业全都默默忍下了。

    他是男人,在经历了一块巨变之后,他觉得自己需要沉淀。

    脱下身上仅有的衣服,站在小小的卫生间,简单洗掉身上的污垢,又把换下来的衣服搓了搓,找了半天,最后只能晾在椅子上。

    已经有多少年没有洗过衣服,他不记得。

    但是他现在身上没衣服穿,才是最让人悲哀的事。

    封建业光着身子躺在床上,耳边都是安安静静。

    他能听见走廊轻微的走动声音,有人在说话,然后是隔壁的门开了又关上。

    封建业在好奇心驱使下,趴在与隔壁相连的墙避,听到那一边的动静。

    低廉的小旅馆,隔音效果差的一塌糊涂。

    他也清楚的记得,隔壁是张丽华母女的房间,所以他这是为了知道他们母女在他背后会有些什么小秘密。

    谁知,却让他听到心痛失望的对话。

    “妈,你快点过来吃东西,我快饿死了。”这是张灵的声音,听出她的急切。

    然后就是张丽华轻声的斥责,“小点声,别让你爸听见,他不知道我们买东西吃了,咱们先填饱肚子再说。”

    “我爸?他可不是我爸,就是一个没用的糟老头子。”张灵骂的轻巧极了,好像完全忘了当初是谁供她上学,一直给她弄好了工作。

    “让你别说,你还说,咱们现在身无分文,还得靠他,才能回家,懂了吗?”

    “哼!我怎么会不懂,你就是手段太低劣,要是早点听我的,把他的财产都转到你的名下,咱们哪还用成天看他的眼色!”

    “我这不是还没想好吗?”张丽华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是有点为难。

    ……

    她们后面再说了什么,封建业根本听不进去了。

    他倒回床上,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眼睛却一阵阵的模糊,好像什么都看不清了。

    那些后悔的话,他不想再说,但是他也是傻子。

    想算计他,就得做好被他报复的准备。

    封建业下定了决心,忍着一晚上肚子唱着空城计。

    第二天一早,他跟张家母女在走廊上遇见,却什么都没表示。

    “我好饿,能不能给买个面包?”封建业摸着肚子,打着商量的语气。

    张灵肯定是不愿意的,“爸,您这样的脸色出去要饭,肯定让人更信服,要不您再委屈一下,再饿一天,到了晚上我再给您买吃的,买好几个汉堡。”

    张丽华悄悄扯了下女儿的衣角,示意她不要太过份。

    不看僧面,看佛面,好歹也同床共枕那么久,她也该念点情份,不是吗?

    但是张灵觉得现在主导了经济地位,她希望找回尊严。

    也许,她就是觉得,以往伸手朝封建业要钱的样子,都是在践踏自己的尊严。

    封建业平静的看着张灵,“如果我再不吃东西,就会饿倒,所以现在,马上给我钱!”

    他最后的语气,变的凶狠。

    张灵吓的抽出一张钞票甩给他,是甩,而不是拿过去,“给就给,那么凶干什么!”

    封建业低头看着掉在地上的钱,足足看了半分钟,才弯腰捡起来。

    随后,他去买了吃的,只是最便宜的面包,却那样的好吃,是他从没尝过的美味。

    接下来的几天,三个人一直以这样的情景相处着。

    打一枪,换个地方。

    他们讨来的钱,也一直都由张家母女拿着。

    期间,张家母女都从地摊买了干净的新衣服。

    虽然这样的料子,她俩从前碰都不会碰。

    但是现在,能有的穿,就算不错了。

    然而,封建业还是那一身有些发臭的衣服。

    最后的几个晚上,他们没找到住的地方,索性就用捡来的破旧帐篷,在户外搭了一个小房子,晚上能睡觉就成。

    可惜空间很小,张丽华可怜巴巴的求着封建业就在外面将就一下。

    出乎她的意料,本以为封建业一定会发火,会动怒。

    但是都没有,他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一切。

    拿着一条破旧的毯子,瑟瑟发抖的睡在秋风中。

    张家母女睡在防风又暖和的帐篷里。

    这一晚,即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半夜时分,封建业爬起来了,打开帐篷的门,戳了戳里面的人。

    没醒,睡的跟死人一样。

    看来他买的药,效果不错,只是在她们喝的水里下了几片,就能让他们睡的跟死猪一样。

    封建业面无表情的翻出张灵藏着的钱。

    有好几百了,足够一个人回去的机票钱。

    这对母女,还在想着靠乞讨,再找一个人的票钱,这样她俩就能回去了。

    可她们却自私的没有考虑过封建业,这个曾经的一家之主。

    或许她们也想到,等她们回去之后,再派人给封建业送钱,让他也能回去。

    或许吧!

    谁知道呢?

    封建业收好了钱,却还有一件事没办。

    他拢着衣服,走到一处黑道混混聚集的地方,跟对方一阵讨价还价,又带他们看了帐篷里的两个女人。

    五百块成交,年轻的能买多点,老的只当便宜送的。

    很快,几个黑人把帐篷里的女人扛走了。

    封建业站在那,身影让人看了,有种说不出的荒凉感。

    过了一会,他很淡定的清理了地上的痕迹,然后走进了夜色中。

    现在他有钱了,可以过上好日子。

    呵!让那对母女见鬼去吧!

    张家母女后来的遭遇暂且不说,封建业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沉寂。

    在伊恩的成功恐吓下,乔月又偷偷给陈大业用了点,是会导致他神经轻微混乱,整日疑神疑鬼,已经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

    两日之后,乔月淡定的被封瑾拉着,一同坐上了返程的飞机。

    小八押着快要崩溃的陈大业,也坐上了同一班。

    本来安德烈是要跟他们一起的,但是临上飞机前,他改变主意了。

    他情愿在机场多一天,更换航班,也不要跟小八乘坐同一架飞机。

    谁说男人的气性不大,安德烈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足以证明,男人也可以是气包子。

    当然,一同回去的,还有夏桀等人。

    但这些事,已不是乔月会操心的了。

    ------题外话------

    还有一章,宝贝们,五一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