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0章 韩帅驾到!
    周医生正在清洗伤口,不管怎么样,都要先把伤口清理干净。

    闭合的伤口,重新划开,用酒精清洗。

    伤口皮肉,呈现暗黑色,乔月的眉头也皱的很紧。

    安德烈只在门口站了一会,吵吵嚷嚷的人群,就到了他身后。

    “哎?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把病房空出来吗?怎么有人住进去了,院长!护士呢?你们到底是怎么办事的?”

    能吵的这么凶,除了郑夫人,也没别的人了。

    程子沐母亲还没来,估计也快了,呵!肯定又是一番争吵。

    院长是个秃头老男人,自打几位少爷进了医院,他就从家里,以一百八十脉的速度,飞奔而来。

    忙前忙后,跟前跟后。

    而且他收到消息,总统先生马上也会到。

    这么多大人物,突然驾临,他能不紧张吗?

    “值班护士哪去了?”听到程夫人的抱怨,他立马站直了腰,开始找人了。

    王护士气喘吁吁的跑回来,“院长,里面的病人,伤口中毒,周医生正在里面处理,还叫了血液科的人过来会诊,现在没办法移动,要不您还是把预留的那间病房挪出来,救人要紧!”

    院长火冒三丈,“预留的病房怎么能挪出来,你工作是怎么做的,我让你把病房留着,你却让人住了进去,这事回头我再找你算账,让周医生赶紧出来,你们几个过来,把病人抬到楼下普通病房,再赶紧把病房重新收拾一遍!”

    他指挥着身后的几个实习医生进去处理,程夫人正虎视眈眈的站在一边,他哪敢耽搁。

    实习医生当然不敢跟领导对着干,便走进去,打算按着领导的吩咐,把病房腾出来。

    就在他们要进去时,安德烈突然回头,冷冷的瞪着他们,“我看你们谁敢动!妈的,一个个都把自己当个人物了,郑夫人,你现在走还来得及,否则待会你想走也走不了,还有你,让你当这个院长,不是让你专门拍马屁的,我现在没心情跟你们吵,谁再敢啰嗦一句,老子的一枪崩了他!”

    安德烈满心的烦躁怒火,所以直接掏枪算了,省得浪费口舌。

    郑夫人也气的不轻,“你敢在医院开枪?你开一个试试?还想造反呢!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在京都还没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病房,是她那种下等人可以住的吗?”

    郑夫人说出下等人三个字时,其实很多人都对她投来异样的眼光。

    郑夫人是官宦人家出身,自小没吃过苦,过着顶层上流社会的生活。

    说的通俗点,她根本不知道米饭从哪来的,还以为长的时候就是这样呢!

    她小的时候,身边围满了佣人,不正是下等人吗?

    安德烈干脆走了出来,把门关上,好让周医生,专心处理伤口。

    这时,血液科的人也来了,看见这阵势,肯定要愣住。

    “你愣着干什么,赶紧进去救人!”安德烈恨不得把他拎过来,再一脚踹进去。

    妈的,都什么时候,还有心情看热闹。

    “别去!今天你们谁敢进去,就等着被开除!”院长觉得自己的威信扫地上了,当然要找回来,否则以后还怎么管理医院。

    他这么一说,医生都是属下,更要迟疑了。

    安德烈受不了,挥着拳头,冲上去,对准院长的脸就是一拳,直接把他打倒在地,然后拎着医生的衣领,把他塞进病房。

    郑夫人身后还有警察局的人,但也只有领导才认识安德烈,而这些小警察,自然要站在自以为的正义面前。

    “别动,你再打人,我们就要开枪了!”有人举起枪,对准了安德烈。

    郑夫人冷哼,“都说了,一个下等人,住什么高干病房,现在你们想走也走不了,病房还得给我腾出来,我儿子不能走道躺着。”

    “我看谁敢动!”韩应钦脚下带着劲风,呼啸着刮了过来,所到之处,无不感到一股强烈的寒意。

    韩应钦走的很快,几乎就在郑夫人回头想看看说话之人是谁的时候,他已经到了跟前。

    韩应钦的脸色,已不能用难看来形容,有如狂风暴雨的前奏,“郑夫人,带着你儿子滚出医院,你的账,我以后再跟你算,告诉郑熊,收拾收拾他的东西,从交通局长的位子上滚下来,我还要清查他这些年受贿走私的罪证,还有你的娘家,总之一句话,你们二人,准备到监狱过完下半辈子吧!”

    韩应钦真的很少直接把对付人的方式,说出来,他喜欢背后阴人。

    可见,他被气到了什么程度。

    郑夫人见过韩应钦,对他可谓是又敬又惧,这个男人,有着让她倾倒的容貌气度。

    试问,哪个中年女人,不希望自己的老公,是这样一个有魅力的男人。

    再对比她现在的老公,年轻时,还能看一看,二十多年过去,早已是个脑满肥肠的老男人。

    可是韩应钦的冷酷气息,又让人不敢靠近,他很神秘,让人难以捉摸。

    现在,这个男人,就站在她面前,却说着最狠毒的话,这让郑夫人的心,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冷却。

    “韩……韩局长,受伤的是我儿子,他伤的挺重,脑袋被人打了,到现在还昏迷呢!”郑夫人想看又不敢看他的眼睛,太逼人了。

    “里面躺着的,是我女儿,如果不是她及时出现,你儿子现在只是一具尸体,虽然有些话,貌似不该说,但我还是想说,早知道会被你这么对待,我宁愿她不救!”

    韩应钦说这些话的时候,该是何等的痛心。

    说完,他便打开门走了进去,再不想看那些人丑恶的嘴脸。

    安德烈面色也沉,就在他也要跟进去的时候,抬头看见走廊尽头,站着苏微寒。

    “总统先生!”他放下插在腰间的手,微微低了下头。

    苏微寒也颔首,他的心情可想而知,得到儿子受伤的消息,自然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在车上了解事情的经过,他惊讶于乔月的勇敢,本想着,还要给她嘉奖,给她勋章,却没想到,会在走廊上,看到这一幕。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