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万恶的封建社会
    “好了,你下去吧。”竹帘内,昭襄王抬了一下手。

    白起沉默了一下,回到:“大王,若我领军,我想再带一人去。”

    ···

    “王翦?”王翦是青年将领中最被白起看好的一位,早年时,白起也曾多次向昭襄王举荐过。

    “不,这次不是他。”白起摇了摇头:“是我最近收的一不争气的小徒。”

    “哦,这样。”昭襄王的话里透着些意外,随后笑了笑:“不错,看来我秦国日后又多一栋梁之才,那寡人便同意了,算你一亲兵,如何?”

    “谢陛下。”

    宫门外,一只麻雀停在宫墙之上,风吹得它的羽毛抖了抖,随后扑腾着翅膀飞开了去。

    白起迈着略有沉重的步子走了出来,看得出来,他并不轻松。

    抬起头看着碧蓝色的长空,行云无际。

    上党···

    上党一役,他其实不希望廉颇被换下来。比任何时候都不希望。

    廉颇老矣,必然求稳为上,固守城池。

    但以赵国缺粮的状况,粮道又时长被秦军骚扰,实际上已经受不了太久了。

    如果一举把赵军粮道截断,到那时,就算是廉颇也只能无奈出击,届时长期缺粮军心涣散,军队自然战力大减。想要击破,也自然轻而易举。

    而现在换上了那个赵括,这场战,白起万万不想遇见的就是这种愣头青。

    到时候,要是他真的转守为攻,乘着还有粮草直接进攻开战,孤注一掷的以命换命,那就真的要两败俱伤了。

    赵括啊。

    “老将军。”停在宫门外的车夫看到了白起,打了声招呼。

    罢了罢了。

    白起无奈地叹了口气,走了过去。

    “小绿,捏捏这里,这里可酸了。嗯,对对对,舒坦。唔,嗯。”

    顾楠正斜躺在自己房间的床榻上,秦朝的时候还没有椅子,床呢就只能既是躺具又是坐具,平日里休息也都是在床上。

    一边看着白起上午给的那本孙武兵书,一边享受着按摩,真是没有再舒服的事情。

    她的背后一个穿着裙装的小丫头听着顾楠的叫唤声,满脸通红地把手放在她的肩上轻轻的按着:“姑娘,你又捉弄我。”

    “哎,这怎么是捉弄呢,你按的确实太舒服了。”顾楠奸笑了一下,伸手搭在小绿的手背上。

    “姑娘,你在这样我可就生气了。”小绿按在顾楠肩上的手用了用力,嘟起了嘴吧。自己家的姑娘哪里都好,是老将军的弟子,会兵法,又会功夫。人也好,不欺负下人,就是这性格太恶劣了,总是捉弄自己。

    感受着自己肩上算不上力气的力气,顾楠眯着眼睛,看着书。

    哎,万恶的封建社会。

    说实话,对于孙子兵法她真的提不起什么精神。整本书一共就六千来个字,她前世闲得无聊的时候其实已经看过几遍了,没看全,但是也算看过。

    另说,她看的还是有注解的翻译版,基本把对于整本书的理解也看了几遍。就算白起回来校考,她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孙武兵书啊,虽然顾楠提不起兴趣,但是不得不说作为中国现存最早的整合兵书,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军事著作,被誉为“兵学圣典”的它,在兵法一道上的意义确实非常重大。

    虽然不知道白起为什么能拿到这东西,这东西在战国末期就已经成册了吗?

    也罢,看也没必要看,起来练练矛吧。

    想着顾楠让小绿停了下来,起身拿过架子上的长矛走到了小院里。

    矛作为中国的古代兵器历史要比枪久远很多,两只之间的却别也就是在杆身的软硬上,而且枪有缨,矛一般没有。顾楠之所以选择这个兵器学习,也主要是因为在她眼里,古代战将就应该是鲜衣怒马,一杆亮银长枪,在万军丛中来去无敌。

    这个时代还没有枪所以就选了比较类似的矛。

    矛属于重武器,在秦朝除了步卒之外很少有人用这种兵器。

    而将领用的就更少。因为将领一般都是骑战,矛太重太长马上根本施展不开。

    可是对于顾楠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一世的她虽是成了女子,但手头上的力气却是出奇的重。就算是说天神生力也不为过,关键是她现在感觉自己的力量还没有被完全开发。要是到了巅峰之处,很可能一矛下去有千斤力道,在加上矛本身的重量和长度,试问战场上谁能挡她。

    顾楠著者长矛站在小院中,九月末的天气,夏末秋来还有些微热,但是地上已经开始有了些落叶。

    一阵风过,三两片落叶缓缓飘下。

    站在原地的顾楠手腕一抖,一点寒光闪起,随后近三米长的长矛闪电般的猛然刺出。

    角度刁钻,如同一条黑色的毒蛇从手中窜起,悄无声息。矛尖划过,三片落叶齐齐裂成两半,落在地上。

    矛头一转,顾楠自顾自地舞了起来,拦、转、啵、挑、刺、突、抹一一使出,一时间小院里寒光四溢,沉重的长矛在顾楠手里挥动挑刺,速度快如灵蛇,却愣是没有半点声音。

    迅捷诡诈。这是白起对顾楠的矛的评价,虽然练的时间不长,在他的眼里依旧漏洞百出,但是已经开始有了顾楠自己风格的雏形。

    看着长矛在她手中翻转,却看不出半点沙场战将的影子,更像是一个剑客或者说一个刺客。只见寒光不见风,无声无息。

    “啪啪啪。”

    一轮舞完,顾楠收矛回身,一旁传来了淡淡的鼓掌声。

    转头看去,却是白起走进小院,站在一边已有一会儿了。脸上带着一些笑意,白起看着自己的这学生,本来有些阴霾的情绪也好上了不少。

    “楠儿,你的矛已经出有火候了,之后的路需要靠你自己摸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武道,为师也不能强加给你什么。但是切记,你的矛术诡异有余,杀意不足,倘若实战,想来是要吃亏的。”

    说着,也不是太在意的摆了摆手:“但是这些等日后你随为师上了真正的战阵自会有一番感悟,你也无需着急。现在,你拿着这些银两去街上卖一匹马和一把剑来。”

    从腰间掏出了一锭黄金抛给了顾楠。

    “买马干什么?”

    顾楠接住黄金眼睛闪着金光,已经穷怕了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一笔大钞。但掂量了一下,眼里却闪过一阵失望,秦朝时的黄金其实就是黄铜,有些轻飘飘的。

    哎,没有金子的那种分量,差这么点意思。

    “自然是学习马术。”白起把顾楠的动作尽收眼底,看着她那副财迷的模样,一阵头大:“难不成日后你上战场,想要步行?”

    “哈哈,这样啊,成,那俺这就去。”大大咧咧地把金锭往腰间一放。

    “记着,买一匹中意的,是不是千里马无所谓,最重要的是你觉得可以信任它,它可能会跟着你一辈子。”

    “明白了。”

    看着顾楠远去的背影,白起背着手也走了出去。

    如果赵括换廉颇,自己也必定要到上党去,这算算,最多也就还有半年左右的时间了。

    把一个学兵不足一年,甚至连血都没有见过的小姑娘扔进这样的百万人战场里,会发生什么白起也没有底,但是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战争才从来都是能让人最快成长起来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