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不一样的总有它不一样的原因
    王翦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本来远远地看是没有看清,如今这才发现这“少年”竟是一个女子。

    虽是一身男儿打扮,但是从气息和脚步上就能看得出来。多了一份轻灵,少了一分厚重。

    那是一张玉琢似得面孔,就像是被人精心雕琢的一般,找不到半点瑕疵.和那令人惊叹的俊美不同,她穿着一身宽大的青色长袍,干练的长发垂在肩上,带着一种独特的气质。

    一双剑锋一样锋锐的眼神看来,却带着一点淡然和慵懒。

    很少能见到一个女子能有这样锐意的眼神,或者应该说是世间少见。

    “我说,你干嘛?”顾楠挑了挑眉头,这人叫住她之后就站那发呆,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啊。”王翦惊醒了过来,手足无措的拍了拍自己衣摆:“在下,王翦,见过这位姑,兄弟。”

    既然人家穿着一身男装,想必也是有着自己的苦衷,王翦也不想说破。

    王翦?

    顾楠的嘴角抽了抽,她历史不好,但是起码认识这个名字。

    战国四名将之一,帮助秦始皇荡平六国的主要功臣,大将王翦。

    这个人属于大器晚成,一直到秦始皇时期,才开始斩头露角。前面的昭襄王、孝文王、庄襄王都没有用他。

    想来现在应该是公元前260年左右。

    至于秦始皇,长平之战的这个时候,应该刚好是他出生的前一年。

    没想到在这种地方都能遇到这家伙,应该说我倒霉吗?

    顾楠很不喜欢和这些人扯上关系,她的梦想只是做上个混吃混喝的平头百姓,或者做个地主,买几个侍女。嘿嘿,整日逍遥自在,那才是过日子应该有的样子。

    她已经和白起扯上关系了,要是在和这个王翦扯上点,到时候真的打仗了,他把自己拉上战场,自己上哪哭去。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见过。”想到这里,顾楠拱了一下手算是一个回应:“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和这种人还是不要有什么交情的好,暗自打定主意,顾楠就准备离开了。

    “啊,那,那先别过了。”王翦完全没了之前的气势,含糊地说了一句。

    看着顾楠走远的样子,眼里带着几分留恋。

    那女子,却是好生英气。

    买马的地方在东市,那边有几处马厩,同时还会出售一些草料和马具。

    “哎,客观,要不要看看马,上好的千里马啊。”一个马夫看到顾楠便是眼睛一亮。

    他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男人”,身上的衣服不算精美但也绝不是普通的料子,应当也是一富家公子才是。而且看她左顾右盼的样子,向来是个不懂行的人,说不定能赚上一笔。

    顾楠听到有人在唤自己,看到那个马夫,便走了过去:“这地方有有几个卖马的?”

    “这地方卖马的只有五家。”马夫搓了搓手:“可是要说这好马,只有我这一家。不是我吹,公子你看啊,这些,每一个都是难得一见的好马啊。”说着就牵住一旁一匹马的缰绳,拉到了顾楠面前。

    那是一匹黑马,毛色确实油光发亮,健美的肌肉分布在身上,倒是真有几番神骏不凡的样子。

    “这马多少钱?”

    “嘿嘿,公子好眼力,不要多的,四十两,这马就是你的了。”

    四十两?郁闷地看了一眼这马,她身上也就只带着一溢黄金而已,一溢黄金大概也只有二十两而已。

    “我还是再去别家看看吧。”

    “哎别公子,你再看看啊,可以便宜一些的。”

    ···

    折腾了近半个时辰,顾楠已经看走到了最后一家卖马的地方。

    前面四家她也都看了,但是对上眼的太贵,便宜的她又看不太上。想来也多是无奈。

    也罢,还是先看过这最后一家吧,要是真没有,几天就先打道回府,每日再来看看。说不定还能把明日功课的时间给糊弄掉一些。

    “客人,看马啊。”本来还靠在马厩边上的马夫看到顾楠走来,连忙迎了上来。

    他们这家马厩开在街尾来的人都不多,这一天都卖不出去几匹马。为这事他现在也正愁着是不是要换个地方。

    “你们这一匹马多少钱?”顾楠毕竟囊肿羞涩,只能先开口问道。

    马夫毕竟做生意这么多年了,也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人,看到顾楠这样子心里也有了些底,介绍道:“这好马呢三十两,稍微差一点的十几两就可以了。”

    “那能否带我先去看看。”

    “当然,公子这边请。”

    马夫把顾楠引进了马厩里,里面大概是十几匹马,品种毛色皆有不同。

    顾楠却第一眼看到了关在最外面的一匹黑马。

    这马的毛算不上好,但是颜色却是纯黑。顾楠之所以第一眼就看到了它主要是因为它的脸上有一道疤痕。从眼睛贯穿,差不多七八厘米长。

    让这马平填了一股凶戾之色。看到顾楠注视着这边,轻轻的瞥了她一眼,就移开了视线。

    马夫看到顾楠看着那黑马,不太好意思地说道:“公子,您看着的这马不太好弄啊。”

    “怎么?”顾楠疑惑地皱了皱眉头。

    “这马我们抓的时候就是如此,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跑的也不快,力气也不大,就是难训,根本骑不了。你要是一骑它就又是甩又是咬的,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若是好马难训也就算了,倒也卖的出去,可惜它本身也不是好马,顶了天也就是一般的品类吧。”马夫叹了口气,似乎是在后悔把这匹马抓回来了。

    跑的不快,还很难驾驭。顾楠听到这里眉头也皱了起来。

    黑马听到了老板的话,就像是听懂了一般,不屑地撇过了头。

    顾楠走到了马厩前面,看着里面正无精打采地撅着马草的黑马。身上有不少伤痕,有的刚刚结痂,有的还淌着血。

    黑马注意到了她,也看向她。刀疤下的眼睛黑白分明。

    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那种挑衅一样的眼神

    半天,顾楠撤回了视线,瞥了一下嘴巴:“老板就这匹吧。”

    “客人,您确定?”马夫不太放心的问道。

    “嗯。”顾楠从自己的腰上拿出钱递给马夫:“多少?”

    “额,那就收您十两好了。”

    顾楠付了钱,牵着黑马的缰绳从马厩里走了出来。

    —————————————————————————————

    太阳快落山了,街道变得有些微黄。路上的人也少了很多,摊子也准备收摊回家了。

    “哒哒哒。”

    一人一马走在街上,黑马扯了扯缰绳,没有扯动,也就没在挣扎过。

    “喂。”顾楠看了这身边的马,要比她高出大半个头:“要不是爷钱没带够,我可不会买你这样的。但是既然你跟了爷就好好干,爷以后一定让你吃香的喝辣的。你听到没有。”

    也不知道那马儿听没听懂,黑白分明的瞳孔扩散了一下,然后似乎不屑地看了一眼顾楠,马蹄蹬了蹬地面。

    “哼。”打了一个响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