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十一章:小绿,你可明白什么是剑
    此时的顾楠正在小院里拿着一把青铜剑乱舞,而专门照顾顾楠的丫头小绿站在一边,一脸崇拜地看着场中的顾楠。

    顾楠没学过剑,手头上的剑术自然是不堪入目,毫无章法可言。

    但是她却有着过人力道和速度,手中的三尺青锋愣是被她舞得光影重重,甚是好看。

    在内行人眼里自然是不值一文的,但是忽悠忽悠小绿已经够了。

    “姑娘,你这练的是什么剑法啊,真好看。”看着院中树下舞剑的顾楠,小绿的脸上红扑扑地问道,自己家的姑娘真是厉害,练什么都这么厉害。

    听到小绿的问题,顾楠停下了剑,又起了几分捉弄的心思。

    收剑而立,站在园中,摆出了一副高深莫测形象地说道。

    “独孤九剑。”

    “独孤九剑?”

    “嗯。”顾楠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下,眼神“深邃”地看着天空:“你知道,什么是剑吗?”

    ······

    “你知道什么是剑吗?”

    正准备走进小院的白起三人远远地就听到了这样的话。

    王翦疑惑地听着院内传出来的女声,武安君的弟子难不成,是个女子?

    随即又回想了一下,这个声音自己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白起的额头上暴起一个十字,这混丫头又乱说话,剑都没学过,就在那瞎显摆什么?

    当即就准备走进去,却被身边的白袍老者拉住了身形:“不急,我倒是想听听她的怎么说。”

    小绿苦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姑娘,我怎么会知道呢。”

    顾楠将剑横在面前,默默地摸过剑锋,指尖感受着其上的点点寒意。

    “在我看来,剑分为五个境界。”

    “利剑,软剑,重剑,木剑,和无剑。”

    听到这站在院外的白起是没急着进去了,对着身边的白袍老者汗颜地说道:“见谅啊,我家这姑娘总喜欢逗弄自家的下人。”

    另一边老人的眼睛却眯了眯。

    利剑,软剑,重剑,木剑,和无剑?

    “姑娘。”小绿吐了吐舌头:“我还是不懂。”

    顾楠看了她一眼,像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实则心里暗爽地将剑缓缓刺出,以她现在的准头和腕力,剑尖平稳地刺穿了一片落叶。

    “利剑无意,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借宝剑锋利将招式发挥到极致,出剑精准、出手快捷、料敌之机先、觑敌之缺漏而所向无敌。”

    “软剑无常,招式已经发挥到极致,而追求变化。招招抢攻、式式求变并以变与快取胜。无招无迹,无常无端,玄乎离奇。”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如此境界,不论对手如何、武功多少变换,只需一剑破之。一剑,破尽天下万法。”

    “木剑无形,剑术到了此步,不滞於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飞花摘叶,皆可伤人。剑是什么,已经不再重要。”

    “最后,无剑无招。这个境界,也是我能看到的最后一个境界了,举手投足间,具是天地演化,直指源泉,天地间已经没有剑,也已经只有剑。”

    “森。”

    顾楠握着剑翻出一个粗劣的剑花,将寒锋缓缓收回了剑鞘中,带着一股“怆然”地气势,恍若以登峰顶,再无前路一般:“这就是我看到的剑。”

    “利剑、软剑、重剑、木剑、无剑,五剑五境···”院外,白袍老人呆呆地注视着前方,也不知道他在看着什么。

    就连白起都是愕然地低头看向自己腰间的青铜剑,五剑境界,却是已经将这三尺青锋讲的不能再透彻了。最后的无剑境界,以天地为剑,是何等豪迈。

    这丫头真没学过剑术?

    白袍老者自身的一身剑术已经是冠绝天下,若只说剑术,天下间应是在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很久以来,就连他自己都以为,自己的剑道已经走到了尽头。

    但此时,他却能感觉得到,之后还有更深的路,但他一直找不到。直到听到了这些话。

    五剑之说,直指剑途大道!

    以他的境界来看,他应该还在重剑巅峰的阶段,他虽然用的不是重剑,但是已经到了一剑破尽天下万法的地步。本以为在无路可走的他如今却被指出了一条路,这条路之后,还有整整两个境界要走,足以穷尽他此生。

    “碰!”老人身上猛然乍现出一股磅礴的剑意直冲云霄,只需要在几天的参悟,他就能到达一个全新的境界,很可能是一个前无古人的境界。

    猛然出现的气势下了顾南一跳,她只感觉一股难以言说的锋锐从门外窜起,似要刺破了苍穹。

    “哈哈哈哈哈。”院外传来一阵中气十足的大笑,随后一个白衣老人大步走了进来:“丫头,你可愿随我学剑。”

    ······

    等等,你谁啊。

    ——————————————————

    “我确实没学过剑。”内堂里,顾楠端坐在中间缩着头,小声地嘟囔着:“刚才说的那些,只是我瞎说而已。”

    她现在只想打自己一巴掌,只是调戏一下小绿怎么什么话都说。说就说了,居然还被人给听到了,这下她是真的百口莫辩了。

    “瞎说,好一个瞎说,你信不信,老夫要是把你这瞎说的五剑之说传出去,会有多少剑客会争破了头来求你说个明白。”

    白袍老者坐在旁座说道:“看你的样子也才十几岁上下吧,就已经将剑道参悟的如此透彻,便是说天纵奇才也不为过了。”

    “楠儿,你老实和为师说,你真没学过剑?”白起还是不放心的问道。

    如果顾楠之前学过剑,他现在说什么也不会让那个老鬼教什么剑术,不同的剑术理念混杂不是大事,但是顾楠的剑道已经隐隐自成一派,如是本身还学过剑术,只要一路练下去即可,任何多余的理念都只会断送了她的根基和传承。

    “你只要说你学过,师傅现在就把这老鬼打出去。”

    这事关顾楠的前途,白起实在不敢大意。

    无力地点了一下头,顾楠说道“师傅,真没学过。刚才那些,是我跟小绿瞎显摆的。”

    说完,就被白起瞪了一眼。

    “不错,本来还怕珠玉在前,老夫教不了你。现在既然你没学过,老夫便是厚颜相授又如何。”白袍老人面色红润地说道。

    他的门派本是有规矩的,每一代掌门只能收两个弟子。但是如今他因为顾楠的几句话,剑术有了突破的可能。

    可以说顾楠给了他一个天大的机缘,那他教个剑术又何妨,何况他们门派最重要的传承不是剑术,只教人剑术,不算收人为弟子。

    但是随即他似乎又是想起了什么,皱着眉头看向白起:“倒是一个,白老头,她现在已经十几岁了吧。这个年纪才开始练武确实晚了些,日后内力修习起来怕是会很麻烦,少有大成的希望了。”

    这句话听得顾楠吓了一跳,内力?这个时代有这种东西?

    那不是武侠世界里的吗?

    转头看向白起,却见白起无所谓地点了点头:“内力的事情我自己会有考量,你只管教你的剑就是,不需要考虑这些。”

    还真的有!?

    顾楠的嘴巴几乎可以塞下一个包子,如果这个世界有内力,那岂不是真的有那些裂山开石,乘风追月的功夫。

    “那就正式介绍一些吧。”白起出了一口气,这一早上出了不少事情:“这位就是我近几日收的小徒,顾楠。”

    “楠儿,这两位就是我给你找来的老师。分别教你剑术和马术。这位是纵横家鬼谷子,这位是兵家王翦。”

    纵横家,这个称呼顾楠倒是听过。

    那个诸子百家为我纵横的纵横家,如此一家想来剑术绝对不会差。

    内力啊,顾楠满怀期待地起身对着穿着白袍的鬼谷子拜道。

    “学生顾楠,见过鬼谷子先生。”

    “嗯,免礼吧。”鬼谷子笑着抬了抬手,他的心情很好。

    本来只是来咸阳城只是为了带走那个有些天赋的弟子,没想到却机缘巧合却突破了几十年没有再动过剑术的境界。

    顾楠转身拜向另一边:“学生顾楠,见过王,翦先生?”

    才说到一半,就发现了这个名字的不对,抬起头愣愣地看向那边。

    只见那边坐着一个年轻人,一直没说什么话,让顾楠都差点忽略了他,现在才看到。不正是昨天街上遇到的那个王翦吗···

    看到顾楠看向这边,王翦的脸上红了一下,昨天的那个回眸他现在依旧记忆犹新,没想到她竟然就是白起的弟子。双手僵硬地抱拳说道:“见过姑娘。”

    顾楠也是回以一个僵笑:“见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