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十二章:练剑这种事情我也不懂
    烈日炎炎,一柄寒光闪闪地青铜长剑横在半空,剑锋却是打着颤颤,就像是被一个七旬老头握着一样。

    可惜握着剑的不是一个七旬老头,而是一个英气的姑娘,此时的她长发散乱,额头上布满着汗珠,时不时还有几颗从脸颊滑落,滴落在她脚下的沙土里。

    她的不远处,两个老人正在坐在一旁的屋檐下下着棋,喝着茶,颇有一副谈笑风生的样子。

    **月份的天气,虽然夏天已经快要过去,但也还正是炎热的时候,站在日头下只感觉皮肤就像是火烧着一般难受。

    “森!”顾楠咬着牙将长剑一甩而出,剑锋发出一阵嗡鸣,又是凌然刺出,直直地横在半空。

    这一个上午,她已经刺了上千剑了,就是她的身体体力过人,也感觉已经有些吃不消了。

    手上就像是缠了几十斤的石块一样,抬都抬不动,更别说刺剑了。

    “出手力道不够,速度也差了不少,重来。”

    坐在一旁阴凉处的白袍老人看着棋盘,头也不抬地说道。

    只是听到顾楠刺出的剑的锋鸣,他就能知道顾楠刺出的剑怎么样。

    撇了撇嘴巴:“我说顾丫头,你这可是越刺越差了啊。”

    你刺几千次试试!

    听了老头子的话,顾楠翻了个白眼。

    但是转念一想,他估计还真行。

    也就没有自找不自在,咬着牙,抬着已经有些红肿的手腕接着一剑一剑地刺着。

    这老家伙说是教剑,第一个星期却只是让顾楠连基本功,别的,别说剑术,连剑招都没看到过。

    所以说,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我自己不能练吗,还给我请了个大爷来整天在这坐着!

    不管顾楠在院子里怎么有苦难言。

    屋子里,白起和鬼谷子坐在一起,一个身穿着白袍,一个身穿着黑袍。

    各持黑白一子,悠然自得地下着棋。

    白起轻轻地将一枚棋子放入了棋局之中,抬头看了一眼正侧眼看着外面的鬼谷子,勾了勾嘴角,摸着自己的胡子。

    “鬼谷,我这徒儿如何?”

    鬼谷这才扭过了头,挑了挑眉毛,看着白起自得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小声地说道:“武学奇才,常人刺剑,千剑已不得再刺,否则剑锋无力,恐伤其根本。”

    “你这徒儿,已数千剑有余,剑锋依旧,凌冽生风,只气力不足。难得。”

    说着拿着白棋落子盘中。

    “我观这几日,你教她兵法,虽还稚嫩,却已有大家风范。”

    “便是千挑万选,也难有的良木。”

    说着叹了口气,狐疑地看了一眼白起:“我说白起,这丫头,真是你随便上次街,就拐来的?”

    “嘿。”白起当即吹起了自己的胡子:“什么叫我拐来的,她可是心甘情愿拜我为师,怎么,老夫此乃天眷,你怎么说得如此难听。”

    说完又将一枚黑子落下。

    “要不是你已经捷足先登。”鬼谷又看了留恋地外面的顾楠一眼。

    “我说什么也要把她带回我们鬼谷,纵横治学,说不得日后可匡安天下。”

    听到鬼谷子这么说,白起可不干了,连忙把鬼谷子的头掰了过来。

    “看什么看什么,想什么呢?我徒弟!老流氓。”

    “她日后要成我秦国大将才可。”

    鬼谷子怨怨地回过头,瞥了一眼白起:“目光狭隘。”

    “这天下大,还是这秦国大?”

    “我秦国自是能安得天下,到时这秦国便是天下。”白起笑了笑,自信地说道。

    鬼谷子没回话,看了一眼白起,低下头开始下棋。

    房间中又安静了下来,两人无言不语,良久。

    鬼谷子才重新说道:“你还是固执己见。”

    白起依旧笑着。

    “一人,安不得天下,一国可安。”

    ···

    “你真的,认为这秦国···”

    鬼谷子没有说完,白起却已经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

    “不是我认为这秦国如何,而是必须需有一国安此乱世。”

    ···

    “白起,我还是要和你说一句,女为兵事之有,为将事者,可是少之又少。”

    “我,自有打算。”

    鬼谷子拿起棋盘旁的一杯茶,饮了一口,不只是叹息还是感慨。

    幽幽的说道:“希望吧。”

    ···

    屋外日头正高,加上顾楠已经累得快昏过去了,自然是听不到屋里的白起和鬼谷在说什么。

    只是僵硬地一剑又一剑地刺着。

    这时小绿却走了进来。

    “小绿,小绿,救我,快扶我一下。”

    顾楠压着声音,低促地叫到。

    小绿看着自己姑娘满头大汗的样子,掩着嘴巴笑了笑:“姑娘,小绿也没有办法,这是老爷的吩咐。姑娘你就乖乖听话吧,老爷也是为了你好。”

    “而且啊,我是来通报的。”

    “通报?”顾楠一愣:“通报什么,这府里还能来客人?”

    白起的家可是绝对算的上冷清,一个月都不见得来一个客人,有什么好通报的。

    “听说,是姑娘的马术先生来了。”

    小绿笑眯眯地说道,说完,也不管顾念的脸色发黑,一溜烟地走了。

    顾楠差点没一跟头摔在地上,手上发着抖。

    得,这一个还折腾不过来,又来了一个。

    天啊,我又想不打仗,学这些,有什么用啊。

    ————————

    “老爷,王翦先生来了。”

    小绿款款地行了一个礼,站在白起的身边,恭敬地说道。

    “哦,他来了。”白起摸着自己的胡子,轻笑了一声:“以后他来就不用通传了,怪麻烦的,直接进来就是。”

    “是,老爷。”小绿笑着抿了抿嘴巴,本来她就说自家老爷最不在意这些东西,奈何那王翦先生非要她通传才肯进来。

    小绿退了下去,临走的时候还对咬牙切齿的顾楠调皮的笑了笑。

    不行了不行了,这丫头到时候必须得教训教训不可,不然还真不把我放眼里了。

    顾楠手臂打颤地举着剑,奈何没有白起的指示还真不敢放下来。

    别看那老货平时都笑眯眯的,严厉起来那眼神,就定定地这么看着,顾楠就根本不敢说话。

    没多久,一个穿着马服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

    看到站在院子里练剑练得满头大汗的顾楠。

    此时的顾楠头发有些散乱,沾着汗水贴在脸上,却别有一番好看。

    当下不自觉的定定地看着。

    发现了看着自己发呆的王翦,顾楠的脸色都已经青了。

    这是在看我笑话吗混蛋!

    嘴角抽了抽,僵硬地干笑了一声:“王翦先生,你来了。”

    ——————————————————————————————

    嘛,昨天看到有很多老书的读者都过来支持,哈哈,说起来真的有些没想到来着,会有人继续支持我,一时间也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本来其实是不在老书打广告也是因为这本书和上一本的主题区别还是很大的,历史文总是会给人生硬的感觉,想要写的有趣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能力,要是写的不好不是很尴尬。嘛,既然大家都来支持了,我也会努力写好的。

    回复一下大家的问题吧,首先这本书还是变百哈,当然也有可能是单身。秦时明月的故事的话会有涉及到,但是总是上还是以我自己想要写的一些历史故事走。

    其实对于我来说,写小说就是想把自己心里的故事讲给大家听,而最大的愿望最开心的事也就是有人喜欢看。所以在我看来每一个故事都应该是独立的,我不想大家因为喜欢安辰的故事,所以来支持顾楠的故事,我希望大家支持这本书是因为喜欢这个故事,而不是别的。这也是为什么我没有通知老读者来支持的原因,即使从零开始,我也更想这个故事本身能让人喜欢。

    哈哈,就这样吧,抱歉哈,话有些多。

    还是那句老话哦,大家投不投票其实都没什么,如果喜欢就留一个评论,不喜欢也请拜托留一个,我会努力改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