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十五章:咸阳初雪
    十一月,秦时的雪下的有一些早。

    冬日的风有些干冽,吹鼓着路人的衣衫,半空中的小雪洋洋洒洒,四处飘落。

    路旁的屋檐上都铺上了一层雪白,几片雪花,落在树梢,化作了一片霜。

    不同于后世人们看见雪的欣喜,人们扯着自己的衣衫保暖,愁绪地看着天空之中的雪。天气冷了,冬天的粮食却还没有准备。

    这一年的冬天,却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会冻死饿死在这雪中。

    “踏踏踏。”急匆匆的脚步声在宫殿的走廊中响起。

    一个弓着腰的消瘦中年人微喘了一口,停在宫殿的门口:“大王,军情急报。”

    宫殿里正歌舞升平,中年人的声音不大,却是清晰的传进了里面正坐在正中央的一位面色平淡的老人耳中。

    而其他人确实就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

    坐在殿中的老人皱了皱眉头,将手中的酒杯放下,对着下方殿中的人挥了挥手。

    殿中的人停了下来,乐声也是戛然而止。

    乐师和舞姬们慌忙站起来行礼退下。

    片刻,宫殿中除了老人,和站在门外的中年人,已经是空无一人。

    老人重新拿起酒杯,喝了一口:“何事啊?”

    中年人躬身走进了大殿,走到老人的面前,递上了一份竹简。

    老人将酒一饮而尽,拿过竹简,翻了开来。

    看着竹简上面的文字,原本平淡地神情慢慢地变得兴奋了起来。

    良久,老人合上了竹简。

    “赵国,换将了。”

    中年人心中一惊,但是立刻识趣的把头低得更低了一些,没有去回话。

    有时候,听到一些不该听到的东西,也是罪。

    要杀头的罪。

    “抬起头来吧。”老人不屑地冷视了一眼下面的中年人。

    “把这个,给武安君送去,让他来见我。”

    “是。”

    ————————————————

    下雪的天气,有些冷。

    但是对于习武之人来说,也只是有一些冷而已。

    顾楠抱着一把剑靠在落雪的院墙上,身上披着一件不算厚的青色长袍,肩上披着一件披风。

    透过院墙,看着银装素裹的大秦。

    不知不觉,却是已经过去了半年。

    这半年她虽然都深居简出,甚至不知道外面已经如何,但是却同样感觉过得分外真实。

    手中抱着的剑鞘冰冷,提醒着她,这一切确实都是真的。

    恍若隔世。

    这是她现在的感觉。

    上一世,那时的他住在南方,倒是很少能看到雪景。

    大秦的雪不大,但是干冷,落在哪,就化不开,直到凝成一片霜白。

    “姑娘,你呆在上面干什么呀,小心别摔了。”小绿的声音在院墙下面响起。

    顾楠向下看去,看着雪中的小绿,几片雪花落在她的肩头发鬓。

    嘴角露出了一丝淡笑,顾楠翻下了墙头。

    几米高的墙却是对于她来说没有已经没有了什么阻碍。

    落在正嘟着嘴的小绿面前。

    伸出手,摘下了她头发上的一片白雪。

    “姑娘,你,你干什么?”

    小绿被顾楠突然的动作弄得一阵脸红。

    自家的姑娘总是这样,让她都总有些不好意思。

    寻常的女子她自然也不会如此,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家的姑娘给她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怎么说呢,总是有几分帅气的男子气概,那几分英武的感觉总是让小绿不自觉的出神。

    看着近在咫尺的顾楠,小绿的眼神又是一阵发愣。

    自家的姑娘生的真是俊俏。

    想到这,她的脸上又是一阵发烫。

    顾楠拍了拍她的头,看着她单薄的衣服,笑着解下了自己的披风,披在了她的身上。

    “你可不像我们这种粗人,穿这么少也不怕着凉。”

    “姑娘才不是粗人,我见过好多人,都没姑娘聪明。”

    “噗呲。”顾楠笑出了声。

    回头看着半空中的飞雪。

    “大秦的雪下的真早。”

    “往年还要更早一些呢,十一月初就开始下了。”小绿看着顾楠看着雪天,好像是有者什么心事。

    “是吗。”顾楠不知为何突然笑着说道:“我们那边,一年都不见得能下一次雪。每次下雪的时候,好多人都会出来看。”

    “姑娘······”小绿侧过头,看着顾楠。

    姑娘这是想家了吗?

    “姑娘,姑娘的家在哪?”

    顾楠仰着头,飞雪漫天,干冷的细雪散开,似轻歌曼舞,将大秦蒙上了一层薄纱。

    良久,她回过了头。

    “雪太大了,看不见了。”

    说着,看向小绿,笑了笑:“小绿,我想舞剑,你想看吗?”

    “好啊。”小绿开心地说道。

    姑娘舞的剑,最是好看了,比鬼先生的还好看。

    “森。”

    如一道秋水,剑光亮起,飞雪四散,微寒的剑锋沾上雪,凝上了一层薄霜,剑柄冰凉。

    雪中,剑光明暗,忽而似被淹没,忽而又似昙花乍现。

    人影翩翩,带着几分孤独,又有几分缥缈。

    让人担心她就像是这雪一样,一碰,便是消融。

    “嗡。”

    长剑发出一声嗡鸣,剑尖点住了一片雪花。

    刹那,却似被定格。

    随后,剑起,剑舞半凉。

    顾楠的房间院中又一颗老树,不知是什么品种,长得高大。

    十一月的时间,树上的叶子已经落得几乎干净。

    只剩下零散的枯叶,还在寒风中摇曳。

    最终,一片枯叶支撑不住,在风中落了下来。

    枯黄的叶片悠然落下。

    顾楠的剑也收入鞘中。

    数月之后,用鬼谷的话来说,她的剑术,却也算是略有小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