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十六章:此剑出成
    府邸的大门被打开。

    白起抖了抖肩上的雪,将披风解下。

    一旁的管家老连已经早早地站在那里,接过了披风。

    鬼谷子正坐在厅中喝茶,教学顾楠剑术的期间,他都暂且借助在白起的府中。

    看到白起走了进来,抬了抬眼睛。

    “这一大早,就召你去见,秦王,所谓何事啊?”鬼谷子的声音淡淡,随意地问道。

    说完,浅饮了一口手中的温茶。

    干冷的日子,温茶的入喉,总能升上些暖意。

    白起没有急着回答,他的脸色有些无奈,在鬼谷面前的软塌上坐了下来。

    “赵国换将了。”

    ···

    鬼谷放下茶,笑了笑:“赵王急了,赵显颓势矣。你怎么看?”

    “赵必败,如何败而已。”白起给自己添了一杯茶。

    语气里带着不容置疑的自信。

    确是如此,白起一生七十余战,无一败,他有这个实力自信。

    “那为何如此?”

    鬼谷看着白起。

    白起皱着眉头:“我,此番想带楠儿上阵磨砺一番。”

    ······

    厅中安静。

    半响,鬼谷上下不接的突然说道。

    “你教楠儿,有半年了吧?”

    白起深深地出了一口气:“是啊,已有半载。”

    “那你当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的人。”

    ···

    转头看向着外面的雪,白起微微颔首:“自知。”

    “楠儿,生性淡薄,好静恶为,不喜杀伐。于这乱世家破流离,失所无归,想来是恶极了这战事。”

    “我曾问过她今生所求,她说,一生平淡,足矣。”

    “虽是少年,心思却已迟暮,沉沉乏矣。”

    白起说道,没有继续说下去。

    鬼谷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白起的话。

    “楠儿不喜战事,你当明白,如此心境的人,她不适合将兵。”

    说着,鬼谷微叹:“你,有能力让她有一个平静的生活。”

    白起静坐不言,良久,才说道:“我当日收她,便是要她入朝为将。”

    自己当年收她,多半便是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份大义。

    顾楠若是无甚天赋也就罢了,白起自会安排她有个着落。

    但是就目前她的表现来看,白起却不可能让她去做一个平常人。

    “入朝为将。”淡淡的复述了一遍,鬼谷点了点头:“如此,便罢了。”

    厅中再无声音。

    也不知过了多久,鬼谷子出声说道,声音却是多了几分无力。

    “你可知,我初教楠儿剑术的时候,问过她一句什么?”

    沉静不语的白起微微一顿:“问了什么?”

    鬼谷子叹了一口气:“我问她,你如何看你师父。”

    白起拿起茶,苦笑了一声。

    ······

    “她和我说,你救了她的命。”鬼谷说道。

    这个回答看起来似乎答非所问,但是白起握着茶杯的手停了下来,杯中的水溅出了些。

    “也许她早就明白,你收她有着你自己的目的。”

    “只是你救了她的命,无论你要她如何,这个理由对她来说就是足够了。”

    鬼谷子拿剑起身。

    “下午,我帮楠儿考核剑术,之后我便离开。”

    “老夫,就此告辞便是。”

    鬼谷子走了,留下白起一人,呆坐在厅中。

    ——————————————————————————

    “师傅。”顾楠弯下腰双手抱着长剑,站在院前,向着白起问好。

    随后对着白起身边的鬼谷也鞠了一个躬:“鬼先生。”

    雪已经停了,院中堆积着白雪。

    风还有一些的大,微微吹起顾楠的衣角。

    她的样子看起来有一些无奈。

    在院里和小绿正聊着天呢,就被连老,叫了过来吹冷风。

    鬼谷看着顾楠笑了笑。

    三个月,他对于这个学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虽然时常偷懒,性格也有点不着调,但是也没落下教学。

    也算是把他的剑术学了个入门。

    当然,也只是一个入门罢了,也就是能把剑谱背下来,练了个熟练的程度而已。

    但即使是如此,三个月能有此番成就已算是上佳了。

    学剑需要基础,若是基础不好的人,一套剑术便是会使也是有形无实。

    常人打下这个基础便是一年半载,顾楠的身体素质不知为何却是比常人好上了太多,三个月基础已经牢固。

    日后的剑术成就,还是要看她自己的修行。

    “楠儿,你随我修习剑术已是三月有余了吧?”鬼谷子拿着剑。

    顾楠看着鬼谷子的样子,眉头一颤,这话说的,怎么有点背后发凉。

    这要我怎么说,已经全学完了,是不是有点不太给面子?

    当下为难地回答到。

    “应该,差不多。”

    “呵呵,没个大小。”

    听着顾楠毫不客气的回答,鬼谷子笑着摇了摇头。

    “今日我是来和你师傅辞行的。”说着鬼谷子站在顾楠的面前。

    “此番便算是我最后教考你一次,随后便要回我的鬼谷了。”

    回鬼谷了吗,顾楠失神了一下。

    这三个月,鬼谷子待她不能算不好,完全就是将她当做一个晚辈在教导,除了剑术倾囊相授之外,甚至还会训顾楠人事道理。

    顾楠自己心里也清楚,若不是真的将她当做了晚辈和学生,即使是顾楠品行有问题,鬼谷子也完全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随后,她却又讪然一笑,也对,毕竟也是有门有派的人。

    “攻过来,让老夫看看你的学成如何。”

    “这个。”顾楠在抓了抓自己的脸颊。

    鬼谷子的实力自然是很强的,就算是不提那种顾楠到现在都没有知道个详情的内力。

    便是单说剑术,也是够甩顾楠几条街的。

    和这种人比剑,就没必要抱着比试的心态,而是抱着对决的觉悟。

    不然,连出剑的机会都没有。

    “那鬼老头。”

    顾楠说着,刚才打过招呼已经算是礼数齐全。

    顾楠又恢复了平常的样子,叫鬼谷子也只是用鬼老头来称呼,手已经放在了自己的剑柄上。

    “那您可小心了。”

    “放心吧,老头子自认为还算健朗。”

    “森!”

    顾楠手上的力量现在有多大,她也已经不是很清楚了。

    不得不说,她的身体,就连她自己都开始觉得奇怪。

    白起和她说过,理论上初学习武,力量确实会有一个不错的增长。但是这个增长是有限的,除非接触之后的内力休息,不然便是十年二十年也难有几十斤力道的增强。

    但是顾楠在习武的过程中,力道却在不断的增大。

    三个月前她就有近七百斤的力道。

    而如今,跟是早已今非昔比。

    力量即使是速度。

    一瞬间,青锋出鞘。

    顾楠的这一剑,快若飞光过隙。

    只是一个眨眼,就已经刺到了鬼谷子的面前。

    只是一个出手,顾楠就已经用上了她的全力,和她最强的一剑。

    所有剑术中,她最熟悉的最强的也就是这一刺。

    ————————————————————————

    嘛,回复一下大家,更新时间大概是每天早上九点到十点吧,如果这段时间我有课可能会推迟哈。更新速度的话,emmmm,我觉得这个随缘也不大的问题,啊哈哈啊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