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十七章:长平战事
    看到顾楠的一剑,鬼谷子握住了自己的剑,露出了一个欣慰的淡笑。

    不错,已经有了几分味道。

    精气神凝成一线,一往无前的剑势,刺剑的路数就是如此,狭路相逢,非是你死就是我亡,没有半点退路。

    还真是半点也不给老夫面子啊。

    鬼谷的嘴角一勾,手中的长剑猛然出鞘,翩翩而动,看似很慢,但是却恰到好处地停在了顾楠长剑的必经之处。

    “当!”

    震颤的嗡鸣声在空气中回响。

    白起站在一边,看着顾楠手持长剑的身影,眼神低垂,沉默了一会儿,闭上了眼睛。

    “哈哈,不错,有几分力气!”鬼谷子爽朗一笑。

    虽然已经白发苍苍,但是那长剑的路数却完全看不到半分老者的样子,时而大开大合,时而轻灵迅捷。

    一柄三尺青锋并未是什么剑招,却压得顾楠完全喘不过气来。

    “当当当当。”

    交剑之声接连而起,连成一片。

    几个呼吸的时间,两人就已经交错了十几剑。

    “当!”

    两剑相撞,随后两人各项一边退去。

    鬼谷子的身体就好像没有重量一样,轻飞而退。

    而顾楠却狼狈地在雪地了打了个滚。

    手腕被震得发麻,倒不是说鬼谷子的力道有多大,而是鬼谷子的剑大多都打在顾楠的长剑的薄弱处,任顾楠再重再快的剑路,也是一点即破。

    “森!”

    长剑站在雪地中拖出一道划痕,剑刃微寒,如同毒蛇出洞,一下子从地上窜起。

    顾楠的身子也随着的长剑而动,但是随着长剑送至半空,顾楠的手却突然松开。

    长剑脱手,在剑客的交锋中绝对是蠢得不能再蠢的行为。

    而站在对面的鬼谷子却是轻笑。

    楠儿这是要和老夫博一手啊。

    也是,以顾楠的水准,若是在般下去,要不了十几个回合就会落败。

    毕竟她和鬼谷两人本来就不是一个水平线的。

    反倒是搏一搏还有出奇制胜的希望。

    长剑脱手的一刻,顾楠的右手一扭,反手猛地推在了剑柄上。

    一瞬间,本来就已经向前飞射的长剑恍若一道寒光,在雪地中一闪而没。

    寒光咄咄,已然逼到鬼谷子的身前。

    看着这一剑鬼谷子暗自点头,鬼谷一路纵横双剑,这纵剑的百步飞剑却是已经被顾楠练出了样子了。

    但是只是这一剑却是还不能让他认真对待。

    当下,手中的青峰一横,恰恰架在了飞剑的正前。

    若是然鬼谷子评价顾楠的剑术。

    凌厉有余,机变不足。

    每一招每一式都是舍身搏命的架势,却不像是一个剑客,更像是一个以求一击毙命的刺客。

    但是鬼谷子暗自评价的时候,却没有看到。

    同一时间,顾楠的腰身翻转,右脚在地上踏出,溅起一片雪花,身上青色的长袍卷动,在半空中翻身而出。

    “当!”

    飞剑与鬼谷子的长剑相撞,两剑之间划出了一片火花,照亮了鬼谷的眼睛。

    飞剑却也无力再续,被弹飞了出去。

    令鬼谷子万万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飞剑被弹出却正好被翻身而来的顾楠再一次接住。

    而顾楠此时的位子正好在鬼谷子的身后。

    长剑入手,顾楠的剑势却不见丝毫的退减,反而更胜几分。

    森森寒意,咄咄逼人。

    顾楠落地,被她卷起的雪花四散而去,同时,长剑由纵变横。

    鬼谷横剑,横贯八方。

    剑光乍起,一柄长剑却是拖出了一条刺眼的匹练向着鬼谷子的腰间斩去。

    “嗡!”

    长剑嗡鸣,飞雪四射。

    顾楠手中的剑居然被鬼谷子的两根手指轻巧的夹在了手中。

    两根手指上罡气四溢,只凭肉身停住利器却不见半点损伤。

    鬼谷子已经用出了内力。

    交手一个还不会内力,学剑三月的小姑娘,用出了内力对于鬼谷子来说确实已经丢了大脸了。

    虽然即使不用内力顾楠那一剑也伤不到鬼谷,但是他觉得这场教考已经够了,所以才直接用内力接住了顾楠的剑。

    “承让了。”顾楠脸上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见好就收地把剑收回了自己的剑鞘里,鬼谷子用出了内力,从侧面讲,也算是她赢了。

    本帅哥果然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

    这丫头。

    看着顾楠洋洋自得的样子,鬼谷子笑呵呵地摸了摸自己的胡须。

    心中却也是暗暗吃惊。

    居然将纵剑的百步飞剑和横剑的横贯八方连在一起使用,倒是前无古人的想法。

    想想也是,鬼谷一脉从来都是纵横分立,决出胜负后的一人才可学习另一门剑法。

    加上纵横剑法本来就是势不两立所做想要连上实在艰难,弄不好就是上下不成,也就没人尝试过了。

    顾楠的这种用飞剑脱手然后计算飞剑被弹开对的位置,重新接住飞剑来变招的方式虽然奇特,但也不是不可行。

    奇思妙想。

    鬼谷子满意地看着顾楠,不拘泥剑招,这也是想要从剑的第一境界利剑转变为软剑要做的第一步。

    “好了,不要傻笑了,算你通过便是。”鬼谷子收起剑,拍了拍顾楠的脑袋。

    “哎我说,别摸头,我还指着能再长些个子呢。”顾楠不爽地甩着脑袋,躲开了鬼谷子的大手。

    鬼谷子呵呵一笑:“姑娘家家的,你这个子已经是高了,再高些就要嫁不出去了。”

    “呸,你才嫁人。”

    “哦?老夫就算是想,也恐怕不行啊。”

    和顾楠笑闹了一会儿,鬼谷子收敛了笑容,转过身,向着白起拱了拱手。

    “老友,剑术老夫已经倾囊相授,也算不负你所托,就此告辞了。”

    “也好。”从刚才对剑开始,白起就一直一言不发,直到现在,才算是讲了一句话,声音里却是透着疲惫,看着鬼谷子:“别过。”

    鬼谷子看着白起的样子,心中无奈地一叹:“老友,有些事,切莫太执着了。”

    “我自己省得。”白起点了点头。

    鬼谷子走了。

    看着鬼谷子走出门外,顾楠回过头看向白起,今天的白起看起来很奇怪:“老师,我去送送鬼先生?”

    “不用。”白起摇了摇头,站起了身,想着里屋走去:“你随我来。”

    顾楠疑惑地抓了抓头发,却也跟着白起走了进去。

    屋里,白起背对着顾楠。

    第一句话,就让顾楠的瞳孔猛地紧缩。

    “楠儿,长平战事,你可有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