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十八章:人屠之志
    长平之战,历史上,是白起的最后一战。

    此战,白起大胜赵将赵括(这位大家应该也认识,著名的纸上谈兵赵括。)于长平,坑杀赵军40万人,可以说堪称史上最最著名的歼灭战。。

    也是因为此战,白起功高正主,受秦昭襄王猜忌,数月后被秦王赐剑自刎。

    相传,白起死之前握剑问天,我何错之有。

    半响,他又自言自语,也是,坑杀四十万降俘,此罪当死矣。

    白起死后,有人说他的家人无一幸免,全被株连。也有人说,白起之子白仲未死,后来还被秦始皇分封太原。

    长平之战······

    听到这四个字,顾楠的心跳漏了一拍,捧着长剑的手僵硬得发麻。

    此时她才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事,历史上,白起不是正常死亡的,而是死于枉杀。

    了解历史的顾楠知道,这一战在之后,白起百分百会死。

    这仗不能打!

    几个念头一闪即过,顾楠就已经下定了决心。

    咬了咬牙,开口说道:“师傅······”

    谁知她还没有说完,白起就摆了摆手,打断了她。

    “楠儿,你是不是想说,这仗不能打?”白起的声音温和也很平静,却也带着难以言说的倦意。

    握着剑的手紧了紧,顾楠低下头,郑重地说道:“是。”

    “呵呵。”白起背着手,轻笑了几声,转过身看着站在原处紧张不已的顾楠,叹了口气。

    “楠儿,你是一个聪慧的孩子,有时候我也很奇怪,你一个离乱儿,没读过书,为什么却是如此多智。难不成真有生而知之之人?生了颗七窍玲珑心?”

    “师···”

    顾楠想开口说话,却再一次被白起制止了。

    “为师知道你想说什么,功高主畏,对吧?”

    一边说着,白起一边走到了房间中的座位上,盘坐了下来好笑的说道。

    “你不想想,你都看的明白,为师为什么会看不明白?”

    说完沉默了良久,才缓缓问道:“算算时节,已然是入冬了,楠儿,你可知这一入冬,死于饥荒、死于寒冻的人有多少?”

    白起的问题不接上文,就像是突然想问,就问了,顾楠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反应过来了,也不知道答案。

    白起伸出了三根手指:“光是我大秦,就绝不少于这个数,三万人。”

    “大秦才多少人?”

    顾楠一时语塞,她不知道白起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些。

    战国时期人们的生活屋子是非常平乏的,一场大雪,一个寒冬,死三万人,已经说的是极少极少了。

    白起看了一眼顾楠继续说道:“为师再问你,你可知在战国以来战死几何,流离失所几何,家破人亡几何?”

    顾楠依旧答不上来,只得低着头沉默。

    “为师告诉你。”白起淡笑着微微仰头,声音却有些发颤:“战死不下百万,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像你这般的离乱儿更是比比皆是。”

    “为师还看到过更狠的,易子相食的有之,因冻**的有之,以头抢地乞食致死的亦有之。”

    白起的声音一直很平淡,但是每一句话却都说着这个世道最赤果果也是最可怕的事实。

    顾楠的双眼怔怔看着地面,半响,眼中才恢复了一些无力的神采,她似乎已经明白了白起要说什么。

    但是她抿了抿嘴,不死心地继续问道。

    “师傅,这和我们不打长平有什么关系。”

    白起给自己添了一杯茶,摇晃着茶杯,杯中水面泛波。

    “周,名存实亡,齐外强中干,韩地小势微,燕当君无用,魏,君王忌才妒能,楚,吴起楚怀之后国力已乏。较之秦国,可以一战,三十年内唯有赵之一家。”

    “自赵武灵王胡服骑射,赵军大盛,游射颇强。”

    “长平一战,我大秦引军60万,赵40万,数十万民夫,数十万粮草。”

    “可谓举国之战。”

    “长平,临太行山,太行之后,便乃赵都邯郸。”

    “东近安邑,安邑被取,过秦岭,渡黄河就能直击秦都咸阳。”

    “长平若胜,赵国可灭,便是不灭二十年内便再无一战之力,五十年内,秦国说不得便能平定六国,大定天下。”

    “长平若败,秦国危亡却依旧留有余力,少不得再是百年纷争。”

    淡淡地说完这些,白起放下了茶杯,没有喝一口。

    “为师功高震主,长平之后恐是九死一生,但是便是万死又如何?”

    “为师累了,这乱世,人命很贱,贱如草芥,还差死个人吗?”

    “但若是平了这乱世,天下大治,这天下又会是怎得一番光景?”

    “你可曾想过,有一日天下再无战事,百姓安居,衣食无忧。男耕女织,田间小儿嬉闹,像为师这般的老者坐在树下喝茶下棋。”

    “那般世间,人恐怕才算是真正的活着吧。”

    白起喃喃说着,声音很轻,就像是自言自语,眼神之中闪烁着依稀,仿佛看到了他口中天下安定的样子。

    从出生开始他这一辈子就活在战乱中,太平,甚至让他觉得奢侈。

    “楠儿。”他抬起了眼睛,眼睛里却是扎人的灼灼目光:“为师问你,长平,打还是不打?”

    “······”顾楠的嘴唇颤了颤,却又死死地闭了起来,她不知道说些什么。

    难道说她知道历史,知道长平之后你一定会死?

    恐怕她便是这么说了,对于白起来说也没有意义。

    他本身就抱着必死的决心。

    对于顾楠来说天下大义那种概念中的东西从来都只是口头上说说就好了。

    如果让她选,这长平定是不打。

    什么为了天下,什么为了太平,那种人不是虚伪,就是脑子有问题。

    但是她看着白起这样一个迟暮的老人,却有一种自惭形愧的感觉,说不出那种话。

    她能够感觉得到,白起是真的在期盼着那种未来,那种没有战乱的太平盛世。

    很难想象,身为一个历史留名的人屠将领,心里期盼的却是无仗可打。

    “为师知道你厌恶战事,也是因为这乱世才害得你这般。”白起眼中带着愧疚。

    “但是你要明白,这战事只有战事才可平定。”

    说完,他站起了身,慢步向着外面走去,老人的身影显得瘦小无力。

    “此战之后若无事则已,若为师将死,我必向大王送书,求你一命。你可安心。楠儿,只希望如此,你莫怪为师。”

    “不日之后,随我兵发长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