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十九章: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也许是因为白天下过雪,顾楠的小院里,夜里让她也觉得有些冷。

    紧了紧自己身上的衣衫,顾楠盘坐在院中的老树下。

    地上得浅雪还未完全化开,老树干枯的枝丫映射在地上有些斑驳。

    冬天的天黑的总是比往常要快一些,还没有宵禁,天色确实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半弯半垂的月色挂在半空,给这夜里平添了几分清冷。

    顾楠的怀里抱着剑,仰头看着半空,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也许是想的出神,也没有察觉,小绿从她的背后走来。

    “姑娘。”一声轻唤,顾楠回过头,看到小绿站在那,她站在顾楠的背后,把一件披风披在了顾楠的身上:“入夜了,别着凉了,白毛夜可冷了。”

    白毛夜,指的就是下雪之后的夜晚,冬天最冷的时候不是下雪的时候,而是雪融化的那段时间。

    “没事。”顾楠微微一笑,耸了一下肩膀:“我这种粗人,身子骨硬朗。”

    “姑娘可不得乱说,姑娘才不是粗人。”小绿撇着嘴,像是抱怨着顾楠的胡话,整理了一下顾楠身上的披风。

    一边整着一边小声的说到:“刚才王翦先生来了,正在堂前和白起将军聊得开心,我听他们聊得似乎是姑娘你。”

    “王翦那家伙啊,随便他们去了,想来也不会是说什么好事。”

    顾楠郁郁地挥了挥手,抱着发寒的剑鞘。

    “那姑娘,为我先下去了。”小绿看着顾楠的样子抿了抿嘴巴,看得出顾楠有心事,但她身为一个下人,也不能问。

    行了一个礼,小绿正准备离开。

    顾楠却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小绿,你是哪里人?”

    小绿一愣,没想到顾楠会突然问这个:“回姑娘,我是秦北安邑人。”

    “安邑······”顾楠点了点头,就在咸阳不远的一座县城。

    “那为什么来咸阳?”

    小绿默然,像是被提起了什么,声音放轻了不少带着些许没落:“小时候家里穷,养不起孩子,所以,我就被拿出来,卖与富贵人家,换些财货。”

    顾楠这才发现自己问错了话,如果不是家中落难,又有谁愿意来为奴为婢。

    嘴笨,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说什么,半天才憋出来一句:“抱歉。”

    “没事的。”小绿淡笑了一下,似乎早已经看开了,或者说,在白起家做事已经是一种幸运。

    “倒是姑娘,才这般年纪,便一个人流离到这。这世道也是,尽是些好人落难。姑娘这般的好人,都该是生在富贵人家才是。”

    别看顾楠都叫小绿小绿,若是真比年纪,小绿确实还大上顾楠几岁。

    “那有什么?”顾楠不在意地摇了摇头,对于她来说她倒是也没饿多久就遇到了白起,着流浪的苦楚确实没感到半分。

    “我一介莽汉,少吃几顿饭,走几步路算得上什么?”

    小绿被顾楠逗得噗呲一笑:“姑娘你又说胡话,你生的这么俊,又是女子,怎得是个莽汉。”

    “哎不是我说,我说的还真没错。”顾楠翻了个白眼,从心理上说,她说的也确实没错。

    “顾姑娘。”一声中气的声音却是突然从院外传来。

    一个青年男子提着两坛酒,和两个酒樽走了过来。

    “王翦先生。”小绿看到王翦连忙行礼,王翦是官家人,又是白起的座上客,她可不敢怠慢。

    “绿姑娘不必多礼。”王翦笑着扶起了小绿。

    “哟,你这憨货怎么来了。”顾楠倒是显得兴致缺缺,对王翦这大半个马术老师没有半点恭敬的意思。

    虽然初相识的时候王翦有些腼腆,但是混熟了之后顾楠也发现王翦算是一个豪爽的汉子,不会在意她的称呼。

    “姑娘,那我先退下了。”小绿看到王翦似乎有事要和顾楠说,便躬身准备离开。

    “也好,免得他一直色眯眯的盯着你。”

    这姑娘,小绿羞愤地对着顾楠吐了个舌头,小跑着快步离开了。

    顾楠看着小绿离开,转过头看向王翦。

    “你来什么事?”

    一边问着,眼睛飘到了王翦手里提着的两坛酒上。

    “喝酒?”

    顾楠好喝酒,这王翦知道,因为有一次顾楠偷溜出去喝酒正好被王翦撞见。

    自那以后,他俩也算是半个酒友。

    但是转念一想,估计王翦若是找她来喝酒的,师傅也不会放他进来,那老鬼从不碰着这东西,也不让她碰,不然她也不用偷着喝。

    用他的话说,喝酒误事。

    王翦咧嘴一笑拍了拍酒坛:“别说,还真是找你喝酒的,我已经和武安君说过了,今天你敞开了喝。”

    “吪,这可是你说的。”听到了敞开了喝,顾楠的眼睛亮了起来。

    正好现在她心里不畅快,这叫什么?想打瞌睡有人送枕头。

    “啪。”

    王翦在顾楠的身边盘坐了下来,也不计较什么脏不脏,把两大坛酒放在了地上发出一声轻响。

    把一个酒樽塞到了顾楠手里。

    “我说的,有事我担着。”

    “哈哈,够哥们儿,快开快开。”顾楠有些迫不及待的催促着。

    王翦看着顾楠猴急的样子,笑呵呵地掀开了酒坛的封口,给顾楠和自己各添了一樽。

    甘冽的酒水在青铜酒樽中晃荡不止,酒香飘散,雪夜里戴上了令人微醺的味道。

    端着酒,顾楠送到了嘴边,一饮而尽。

    烈酒入喉,就像是咽下了一口火焰,喉咙带着灼烧感,随后一股温暖从腹中泛起。

    原本身上的寒意却是一瞬间被驱散了一个干净。

    “呼。”吐了一口浊气,顾楠向后一仰,倚靠在树干上。

    摇晃着手里的酒樽,抱怨了一句。

    “不够劲。”

    王翦仿佛意料之中,扯着嘴巴:“这还不够,这已经是咸阳城最烈的酒了,我可是托了高价才弄到的这两坛。姑娘,你这酒量怕是这世间的酒是没法满足你了。”

    顾楠将垂在自己脸侧晃荡的长发撩到了耳后。

    长剑斜靠在她的怀中,青衣长袍有些松垮,手中轻握着酒杯,颇有一副古时侠客的风范。

    “哈哈,若有机会,我自己酿,让你尝尝什么才是烈酒。”

    战国的制酒技术还很简陋,烈酒最烈也就比啤酒要强些,实在是没什么感觉。

    “那敢情好,在下就先谢过姑娘了。”王翦笑着喝下了手里的酒,脸上顿时开始发红,显然这烈酒对他来说确实是烈了。

    “不打岔了。”顾楠抓起酒坛往自己打的酒樽里倒着酒:“你今天来找我,只是喝酒?”

    王翦听到顾楠的问题,沉默了一下,然后出了口气。

    悠悠地说道:“听说,你要去长平?”

    “嗯。”

    “一路凶险,这酒,顺便给你送个行。”王翦淡笑着说着,举起酒杯。

    顾楠翻了个白眼:“送行,搞我要死了似的。”一边说着,一边举起酒杯和王翦碰了一下。

    一声轻响,有些空空的声音。

    觥筹交错,不知不觉,已经喝完了一坛。

    顾楠浅饮了一口,突然不知为何苦笑了一声。

    转头看向王翦。

    “说真的憨货,我还没打过仗。”

    “这仗有什么好打的?”

    王翦不知是已经醉了一半还是已经完全醉了,拾起了地上一片枯叶。

    握着叶柄醺醺地转着。

    顾楠看他已经是没法说话了,笑了一下,回过了头。

    王翦的声音却从背后传来。

    醉醺醺的:“我们这般人,生来就是为了打仗。”

    “然后死在沙场上。”

    两人之间在没说话。

    顾楠对着月亮举起了在自己的酒杯。

    眯着眼睛。

    月光下青铜制的酒樽反射着微寒的月光。

    “青樽美酒月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

    “古来征战几人回。”

    “顾姑娘,好诗。”王翦早已醉了,抬起了手中的酒樽:“当尽此杯。”

    “哈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