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书生听诗
    武安君府小院的墙外,一个落魄的书生路过墙头。

    他身上的衣着褴褛,身材干瘦,显然因当是饿了太久。

    天太冷了。

    他哆嗦着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半个干饼,缩在墙角正准备吃。

    却听得墙内传来声音。

    “我们这般人,身来便是为了打仗,然后死在沙场上。”

    这一句话,却是让墙外的书生一愣。

    扭头看向墙内,高墙堂皇富贵,但是那墙里的声音里,带着的却是无奈和苦笑。

    当是一将军人家。

    书生想着,摇了摇头,低头吃着自己的馒头,都是可怜人。

    说来可笑,他一身落魄,而那墙里的人明显是富贵之人,他却可怜起了他人。

    但是又有什么不对的呢?这乱世人,什么人不是可怜人呢。

    干饼快吃完了,书生正准备离开。

    却听得墙里传来了一个清悠的女子声音。

    “青樽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短短的四句短诗,却是让书生停住了脚步。

    好文采。

    “顾姑娘,好诗,当尽此杯。”

    “哈哈,好!”

    外面听着两人交流的书生讪讪一笑,这姑娘居然让他觉得有几分豪迈。

    顾姑娘吗?

    书生眼中流露出了几分向往,暗自记下了这几句诗和这个名字,转身离去。

    第二天的咸阳城,周边的酒糟青楼里却是不知道为什么流传起了一首诗。

    那诗四句,不知名字,却听说是一个姓顾的才女写的,因为被一个落魄的书生在墙外听到,才流传了出来。

    书生听诗,一时间却也流传成了一段佳话。

    但是说起来,那姑娘的诗却不像是一个姑娘写的。

    全文如此:青樽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诗文萧索,反倒像是一个身心已疲的将军,在醉酒之后写下的文章。

    这不经让人对这个顾姑娘的身份多加猜测。

    听说那书生是在武安君白起的墙外听到的诗。

    武安君何人不知?家中有得几个女子,便是下人都么得几个。

    哪来的什么年轻女子能喝酒吟诗?

    便有人想了起来,武安君白起前段时间确实传闻收了一个弟子。

    难不成,白起将军是收了一个女弟子,便是那顾姑娘?

    这下子人们来了兴致,纷纷对那个女子做起了调查。

    有的人说,他曾见过那顾姑娘,生的确实俊俏非凡,不仅漂亮,还有些便是男子也没得那几分英气,穿着男子的着装,手里握着一把长剑。便像是那江湖中的潇洒侠客,又有几分将军沙场的气质,莫说是男子,女子都见了喜欢。

    有人说,这姑娘天赋异禀,是白起在茶楼收的,那时候他就在当场。

    众说纷纭,顾姑娘这个名字倒是传遍了咸阳城。

    ————————————————————————————

    “所以啊,春秋战国时期,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顾楠仰头看了一眼头顶的日头。

    身上穿着一件深黑色的男装长袍,用的是麻布,穿在身上有一些不舒服,但是还算是保暖。

    黑色的衣衫让她看起来更加俊朗,微微隆起的胸口还有一些不明显,不仔细看说不定还会被认成一个俏儿郎。

    这几日,白起没有给她安排什么课程,也没有对她太过管束,每日一大早就出门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没事的时候她就去咸阳城里逛逛,算是这半年来她放的一个最长的长假。

    然而闲是闲了,她反而苦恼了起来。

    就像是放了一个几个月的暑假,每天却只能无聊的发呆一样。

    战国时期的娱乐项目确实是不多,她也不是什么高文化素质的人才,对于下琴棋书画什么的,完全没有什么兴趣。

    再说了,除了画,她别的也不会不是。唯一会的画还因为她以前做的是设计专业,学的一个半吊子。

    所以说,游手好闲就是这样的感觉吗?

    顾楠木然地靠在路旁的墙壁上。

    看着天空中的云朵做着缓慢的横向动作。

    两个衣着不错的公子哥从她的身边走过。

    “听说了吗?最近东簪楼来了一位新倌人,曾是大家的小姐,文曲极佳,先前听闻庄兄有幸见过一面,那姿色他半天没有回过魂来,丢了大脸。”

    “哈哈哈,如此,闲来无事,不如我们今日去见识见识?”

    “别,我们可见识不上,听说要见那姑娘,必须得赋诗文一首,被人家看上了,才能有幸听得她弹一曲。”

    “这,这东簪楼的老鸨能同意?”

    “别说,老妈妈还真配合她,物以稀为贵,东簪楼凭这个,几天,赚了不少钱。”

    “不行,那我还非得去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不可。”

    “得,那我就舍命陪君子,陪你走一趟,先说好,我这腰包里可是没钱了啊。”

    “舍命个屁!我请,走。”

    顾楠站在一旁,把他们两人的话听了一个清楚。

    听他们的意思,是要去青楼吧?

    说起来,没有记错,战国时期确实是已经有青楼了。

    大名鼎鼎的管仲就是它的发明人,只不过这时候的青楼还是官方承办的官妓。

    不然······

    顾楠脸上浮现上了一丝怪异之色。

    跟去看看?

    想到这,她的鼻子一热,她长这么大,都还没逛过青楼这种地方呢。没办法谁让后世打击的严呢?

    嗯,就去过过眼瘾,我这样社会主义光辉下长大的孩子,绝不会被这万恶的封建社会所**的。

    顾楠神色郑重地暗自点头,悄悄地跟上了两个公子哥的步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