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晚上不回家务必和家长打声招呼
    没有人再提笔,也没有人再去说什么诗。

    在那顾公子的诗之后,他们确实已经无颜再说什么吟诗作赋。

    那诗,却是用情至深。

    高台上,那小亭之中,画仙姑娘的声音迟迟没有传来。

    此时的她,正呆坐在亭中。

    从半开着的那窗中吹来的风依旧带着凉意。

    她没想到会在这诗会上听到这样的诗。

    她也曾从未想过,那窗边的枯坐的公子,望冬似春。

    才子好名,而那公子却是将自己的名声如何忘了个干净,为她这样一个风尘女子动情。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画仙从没听过如此直白的情诗,脸颊微微一红。

    但随后,发出一声苦笑。

    笑声之中的苦楚却如同饮了一坛苦酒。

    这公子如此作诗,却是叫世人如何看他。

    但便是用了情又如何,在这东簪楼,两人之间的缘分也就只能尽于朝夕而已。

    根本就不值得。

    想到这,画仙抬起头,再看向那顾公子的时候,眼中带着落寞地歉意。

    那顾公子坐在那,酒杯端在嘴边,神色怅然(事实上是呆滞)。

    想来,他也是明白的。

    良久,画仙的声音从亭中传来。

    “确实是一首极美的诗,今日诗会,便到此为止的罢······顾公子,今夜,画仙会在此处等你来。”

    画仙说完,便离开了。

    诗会结束的草草,但是没有人觉得扫兴。

    一书生拍了拍身子,站了起来。

    今日虽然没有得到画仙姑娘的垂青,但是能听得那样可以流芳百年的诗句和佳话,也是一桩幸事。

    可惜那顾公子和画仙姑娘。

    两人之间的身份,也是注定了两人不可能走到一起了。

    遥遥看去,那顾公子依旧呆坐在窗边。

    书生叹了口气,可怜书生,可怜佳人。

    摇着头,走出了门。

    离席的人大多都带着这样的想法,有些人,本想着结交顾楠一番,可看到顾楠的样子,实在不忍打扰,只得默默离开。

    所有人都只当顾楠是哀,却没有人看出来,顾楠分明是呆。

    她根本没搞清楚怎么会是好吧。

    明明是帮赵异人写的诗,怎么就变成了她了,怎么那画仙姑娘就也选了她了?

    这逛青楼已经是要被师傅打断腿了。

    要是她还夜不归宿,岂不要被白起打死。

    喂喂喂,肯定是哪里搞错了吧,肯定是搞错了吧。

    顾楠只觉得自己的冷汗直冒。

    一脸懵逼地看向赵异人,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赵兄,这是?”

    谁知赵异人看着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为兄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顾兄弟,你不顾名声,如此向画仙姑娘表述情怀,日后在这咸阳的文人中,又是如何自处?”

    说着悠悠一叹,慢慢地说着:“你这般文采,想来也是世间少有了,与你相识为兄有幸。本当请你大醉一番。”

    “可惜为兄不得势,若是为兄能做主,定成全你和画仙姑娘,只怪如今。”

    ???

    顾楠的眼角一抽,我说,你倒是把话说清楚啊。

    可赵异人再说不出什么,拿起身前的酒,一饮而尽。

    看着空荡荡地酒壶,怅然若失。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当便是个如此意思吧。

    看向顾楠,结识如此妙人,却也是不虚此行了。

    扯嘴一笑:“顾兄弟,为兄本名叫做嬴异人,日后若是有需,尽可去城中的公子府找我。”

    “不是·······”顾楠还想说什么。

    却被嬴异人轻轻挥手打断:“顾兄弟,世道如此,放手也好。”

    说罢,起身慢慢走开,一副看破了红尘的模样。

    只留下顾楠一人在这风中凌乱。

    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而顾楠却是忽略了嬴异人最重要的一番话。

    嬴异人,这个名字在战国时期的历史上并不是一个十分出彩的名字,但是这个名字却代表着一个极其重要的身份。

    嬴异人,后改名子楚,秦庄襄王,秦始皇之父。

    当然对于顾楠来说,现在重要的并不是些,而是如何搞定今天晚上的事情。

    ————————————————

    天色渐晚,冬天的夜晚总带着让人不太舒服的寒风。

    武安君府,小绿将最后一盘菜端上了餐桌,白起和魏澜坐在一起,碗放在身前,却迟迟没有动筷。

    白起疑惑地皱着眉头看向小绿:“小姐呢,怎么这么晚了还不来吃饭?”

    还没等小绿答话。

    魏澜恶狠狠地瞪了白起:“你这老头还敢说,我都听小绿说说了,你为什么要带楠儿去长平,是你想死,还是你想让楠儿死?长平有多凶险你不知道?”

    白起的胡子抽了抽,半天愣是没敢讲一句话,低下头嘟囔了一句:“女人家懂什么······”

    魏澜看了一眼白起,难得的,这次没有去揪白起的耳朵。

    她不是那种蠢女人,自然知道白起的想法,也只知道自己不可能拦得这他。

    白起平日里对她好百依百顺,但是白起一旦认定的事,她是千般万般也改变不了的。

    魏澜坐在桌边,半响,还是伸出手拍了拍白起的手背,白起这几日的压力多大她心里是知道的。

    白起不敢去看魏澜,因为他亏欠她太多了,将手放在了魏澜的手上:“谢谢夫人。”

    魏澜翻了个白眼:“算我这辈子倒霉,摊上了你这么个老货。我们两老的牵连也就牵连了,但是我和你说。楠儿和仲儿一定不能被牵扯进来,不然我一定把你的耳朵扯下来。”

    “为夫省的。”白起点了点头,苦涩地说道:“若是有一日大王要杀我,我一定保全你们的性命。”

    “保全个什么,就你这点老脸,保住楠儿和仲儿便是。我便算了,你死了,我活得什么算什么。”魏澜啐了一口,拍开了白起的手。

    “夫人和老爷都是好人,都不会有事的。”小绿听不懂二老在讲什么,但是听到他们说声说死的,还是有些慌张。

    “好人。”白起听了小绿的话,黯然一笑,晃了晃脑袋。

    魏澜却想起了正事看向小绿:“小绿,说起来也是,小姐是不是又在房中睡着了?快去唤她起来,姑娘家可不能饿着。”

    顾楠在屋里睡觉忘了吃饭的时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白起问的时候,魏澜习惯性的就想到了这个,也没什么太大的担心。

    小绿回想了一下,为难地摇了摇头:“夫人,姑娘不在房中,我也不知道姑娘哪里去了,只是下午时分便出门了。”

    “下午便出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