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入了夜,想再在城中行走,却是不太方便。因为毕竟已经宵禁,这时候走在街上,总是免不了被巡街的官兵询问,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路上的行人变得极少,没有路灯,街道显得特别昏暗。

    但是此时却有一栋阁楼已经灯火通明。

    东簪楼,这是官家的地方,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即使是巡街的官兵也不敢对这里多说什么话。

    夜晚和白天对于东簪楼来说确实没有什么区别,反而,夜晚的这里总会更加热闹一些。留宿的客人和饮酒作乐的客人就算是在这里玩到白天也不少见。

    顾楠郁闷地坐在东簪楼的堂中,今天她算是完蛋了,这个时间,她已经是不敢回家了。

    这时候要是回去,那白起估计能让她见识一下战国杀神的真正样子。

    “额···”

    打了一个寒颤,顾楠连忙甩开了那个恐怖的念想。

    坐在桌前悔恨万分,当时就不该贪那么几口酒,陪那个赢什么异人的坑货留下来。

    不回去自己绝对逃不过一顿打。

    这是真的,白起确实没打过她,但是那时她看兵书偷懒睡觉,白起可是监督着小绿打了她二十板子,屁股都快被打成花了。

    别以为小绿是个姑娘打人不疼,作为武安君府的人,小绿手上的力气虽然比不上顾楠,但是比的一般男子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那门板似的板子打在屁股上,可不是只听个响就了事的事情。

    至于落跑她也不是没有想过。

    但是。

    顾楠头疼的看向一旁,她的一旁坐着一个丫鬟,此时正睁着那双眼睛死死地看着顾楠。

    看到顾楠看向自己,丫鬟抿了抿嘴巴:“公子,你千万不能走,你是画仙姑娘的第一个客人,你要是走了,一旦传出去什么风言风语,画仙姑娘就是完了。”

    本来顾楠是已经准备走了,可是才刚走到门口,就被这个丫鬟发现了,说什么也不让自己走。

    闹到最后,就成了这样。

    一直坐在自己的旁边,说什么也不离开。

    “我不走,我不走。”顾楠讪笑了一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这画仙在这的人缘倒是挺好,还会有人这么为她着想。

    有事不知道坐了多久。

    另一个丫鬟走了下来,对着顾楠盈盈一拜:“顾公子,画仙姑娘已经梳妆好了,请公子过去。”

    所以,这是已经没得跑了是吗。

    硬着头皮,干笑着抬了抬手:“有劳姑娘了。”

    站起了身,跟着丫鬟走上了楼。

    而目送着顾楠去了楼上,原本坐在顾楠身边的丫鬟这才松了一口气。

    想起了什么,这才慌乱地站起了身,干自己的活去了。

    东簪楼是一个四小楼的阁楼,连灯通明,红楼碧绸,甚是好看。

    而画仙的房间则是在四楼的在中间。

    丫鬟带顾楠到了门前,打开门,待顾楠走了进去,便关上了房门,退了下去。

    房间中有一个熏炉,点着淡淡的熏香料,不算浓郁的香味在房间中飘荡着。

    香味不重,没有刺鼻的感觉,纹这很舒服,就像是一个女子清幽的体香一样。

    摆在房中的器物都很精美,但是并不奢华,反而显着一种淡雅。

    慢步走过一个小门,里面摆着一张桌子,放着两个软塌。

    桌上放着一壶酒,酒香很远就能闻到,想来是不可多得的好酒。

    顾楠的眼睛一亮,算的上是个酒鬼的她可受不了这种诱惑,连忙走了上去,拿着酒壶添了一杯。

    “顾公子好酒?”一个轻柔中带着魅意的声音在顾楠的背后传来。

    顾楠背上的寒毛一立,扯着嘴角,僵硬的扭过头。

    她的背后,一个婀娜的女子站在那。

    此时的画仙脸上没有带着薄纱,将那张精致的脸孔完全露了出来。

    那是一种带着天然的媚意的脸,眼角的那颗泪痣更是将这种吸引力发挥到了极致。

    只是淡淡的浅笑,就带着惹人意动的味道。

    她的身上没有穿很多衣服,只是披了一层轻薄的衣服,将她妖娆的身段都凸显了出来。

    顾楠只觉得自己的鼻子一热,连忙红着脸转过了头。

    “唔,还行吧······”

    画仙看着顾楠的反应却是一愣,她想过这位顾公子会有很多反应,或是深沉或是轻佻,却是万万没想到,这位顾公子居然会害羞。

    这顾公子却也是一个有趣的人。

    脸上不自觉的多露出了几分笑意,故作不察地走到了顾楠身边,贴着她坐了下来:“顾公子可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嗯,嗯。”问着画仙身上若有若无的香味,感受到身边的温度,顾楠的脸颊更热了些,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差,差不多。”

    画仙看着顾楠明明很紧张还要表现出不紧张的样子,有些好笑。

    逛青楼这种事,还能有个差不多的?

    “下午听到顾公子的词,文采斐然,本来以为,是个花丛老手,没想到,却是这般模样。”

    画仙的声音娇媚,反而让顾楠更加窘迫。

    “什,什么叫这般模样。”顾楠的脸已经红到了耳根,撇开视线,硬着嘴,声音却像是一只蚊子在叫,根本没有说服力。

    掩着嘴巴微微一笑,画仙不再调戏顾楠,轻轻拿起了酒杯:“身在这花柳之地,我也没有什么可以招待顾公子的,只有这薄酒,还希望不要嫌弃就好。”

    “我,本来就是个酒鬼,有酒就可以了。”顾楠接过酒,酒入齿间,确实是好酒,满口生香。

    画仙看着顾楠,眯着眼睛:“顾公子却是和午时很不一样。”

    顾楠把已经空了的酒杯放下,也不知道是不是酒壮人胆,也就没那么坐立不安了。

    张口说道:“你和下午也很不一样不是。”

    “你倒是说说哪里不一样?”画仙眨了眨眼睛。

    顾楠抿了抿嘴唇,这酒着实不错:“下午的时候画仙姑娘虽然娇媚,但是眼中无神,此时,却是有了些灵动。”

    画仙掩嘴一笑:“顾公子,果然和别人不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