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是我武安君提不动刀了,还是东簪楼你飘了
    酒过三巡,顾楠下午本就是喝了不少酒,再算上这些,即使是她酒量过人,此时也是面色酡红,半醉不醉了。

    酒桌上的就是酒友,没有别的。几番酒水下肚,顾楠却已经没有了最开始的尴尬,却是完全放开了。

    衣衫半敞着,把玩着手里的酒杯,醉眼朦胧。

    “顾公子,你醉了。”画仙看着这眼前这个醉了的佳人,神色复杂。

    用佳人来形容这公子确实再合适不过,那粉面含春,醉酒后又带着几分豪侠气质的样子,便是她看了也是眼热。

    两人聊的很开心,自从进了这东簪楼,画仙从来就没有如此安心的坐着和一个人这么交谈过。

    顾楠虽是酒醉,但是言谈举止依旧保持着礼节,两人之间却是始终隔着这么几分距离,未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

    又想起那午间,堂前的那首诗。

    画仙的眉间多了几分迷离。

    当真是翩翩浊世佳公子,也不知我是何来的福分,被他垂怜。

    “我没醉,再说,便是醉了又如何?”顾楠红着脸,晃了晃脑袋,眯着眼睛:“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忧愁明日愁。”

    还真是妙人妙语。

    画仙伸手轻轻地扶住了顾楠摇摇晃晃地身子,浅浅一笑。

    这般的人,又怎么是她这样的风尘女子配得上的。

    “顾公子。”画仙的声音依旧淡淡,带着几分依稀:“今年三月我们是否见过?”

    她来到咸阳,正是今年三月,那一日草色烟雨与天边晕开,正好是应了顾楠那一句草色烟光残照里。

    所以也被她误会成了,她和顾楠第一次相见,是在那一天。

    “今年三月?”顾楠愣了愣,酒香未尽,她还有几分清醒。

    今年三月,她还未在这秦国,也未在这乱世。

    扯了扯嘴角,默默一笑:“没有,不曾见过。”

    顾楠默然地声音和神情,落在画仙的眼中,却让她更心痛了几分。

    不愿,和我说吗?

    却是,不愿我多想吧······

    画仙没再说话。

    顾楠看这酒也喝的差不多了,站起了身。

    “多谢画仙姑娘的酒,在下,就此告辞吧。”

    说着,抱了一个拳,准备离开。

    可是刚刚走了两步。

    身后却被人慢慢地搂住了双肩。

    感觉着背后温润的身子,顾楠却吓出了一身了冷汗,酒一瞬间也会完全醒了。

    她这才记起来,她今日在这里,可不是来喝酒聊天这么简单的。

    “画,画仙姑娘。”

    “顾公子。”画仙的声音等待着淡淡的紧张和清幽:“要了我吧······”

    ·······

    顾楠只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她若是男子此番是绝对忍不住的。但是现在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欲哭无泪!

    房间里陷入了许久的寂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楠慢慢握住了画仙的手。

    “年末,我便要去长平了,一路凶险,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

    长平。

    画仙抓着顾楠的手,不自觉的一抖。

    长平战事,秦国和赵国的举国之战。

    这可不是一句凶险能说明白的,根本就是九死一生。

    “画仙姑娘,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说完,顾楠想到了什么,从自己的身上摘下了一块牌子。

    放在了画仙手中:“这牌子你拿着吧,想来,这里的人,便不能为难与你了。”

    “便,不需送了。”

    将画仙的手从身上轻柔地拿开。

    顾楠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轻纱罗帐,房中烛火摇曳。

    怪不得午间那时他不曾看我,怪不得那首诗说春似冬,怪不得他来这里,却只是喝酒。

    他,到头来,却只是来与我告别的吗。

    失魂落魄的地站在原地,想通了这些,眼中蓄满了泪水。

    这个傻子。

    低头看着手中的牌子,那牌子上写着的是四个字。

    武安君府!

    ——————————————————————————

    清晨的阳光出露,昨天的雪下到了现在,咸阳的街上、屋上、树上,已经铺满了白茫茫的一片,早晨的阳光里,远远看去甚是好看。

    当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份闲情逸致欣赏这样的美景。

    武安君府。

    白起穿着一身大袄,拿着茶杯,端坐在软榻上,一脸平淡。

    魏澜一脸忧愁地站在旁边。

    而顾楠则趴在小院里的椅子上,小绿站在顾楠的身后,手里拿着一个一人高的板子。

    顾楠也没想着能逃过一劫,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只是讪笑着看着白起:“师傅,咱能不能少打十板子?”

    白起神态自若的喝了一口温茶,冻出的水雾在他嘴边飘开。

    听到了顾楠的话,抬了台眼睛。

    “行。”

    顾楠脸上一喜。

    “小绿,打,五十板子。”

    一瞬间顾楠的脸又苦了下来,上次那二十板子她就半天没下的了地。

    这次五十板子,自己的屁股算是已经可以英勇就义了、

    “是,老爷。”小绿心疼的看着顾楠,但是她不敢违抗白起的话,而且姑娘这次犯的错确实是太大了。

    抿着嘴巴,手起板落。

    “哎哟!”

    惨叫声在武安君府中此起彼伏,高低迭起,曲折迂回,当真是听了沉默,看了流泪。

    魏澜扯了扯白起的袖子,虽然答应过白起不插手他惩罚顾楠,但还是忍不住担心地说道:“老头子,要不让小绿下手轻些,可别打坏了孩子。”

    白起难得地在魏澜面前保持着硬气:“这不打不行了,这才几岁,就知道逛青楼了,还居然差点夜不归宿。”

    说到这他气的胡子一抖:“这要是不打一顿,她就记不住教训。而且她一个女子家,逛去了青楼,算的个什么事?”

    “哎哟!”顾楠又是发出了一声惨叫。

    魏澜翻了一个白眼:“少年心性,总是像是要凑着热闹去的,没见过的就想着去看看,你我当年不也是如此?少打些吧,楠儿一定也是知错了。”

    “夫人,你就别管了,今天我得让她记住这个教训。”

    “我下手有轻重,习武之人,五十个板子休息几日便好了,夫人不用担心。”

    魏澜转头看向那里的顾楠,叹了口气,哭笑不得地说道:“这混丫头也是,怎么什么个地方都去。”

    大约是过了半个时辰,武安君府那令人闻风胆寒的惨叫声才渐渐隐去。

    白起站在已经“半死不活”的顾楠面前,背着手:“你可知错了?”

    顾楠哭丧着脸,抹着屁股:“知道了。”

    “我不该逛青楼。”

    “也不该夜不归宿,让师傅师娘担心。”

    “也不该喝的满身酒味回家。”

    “闲暇时间当在家中好好研读兵书,修习武功。”

    白起黑着脸,看着顾楠认错的态度还算诚恳,这才松了一些脸色。

    对着小绿说道:“扶小姐下去休息吧,记得涂一些伤药,好得快些。”

    “是。”小绿连忙点了点头,扶着顾楠去了后院。

    白起站在原处,看着顾楠一瘸一拐龇牙咧嘴地离开的,摇了摇头,真是不让人省心的丫头。

    对着站在小院的角落里的老连招了招手。

    管家老连低着头走到了白起身边。

    “老爷,什么吩咐。”

    白起撇了撇嘴吧:“去一趟东簪楼,把那个什么画仙姑娘给我带回来,就在家中,给小姐当个丫鬟便是。”

    “老爷。”老连一愣,迟疑地说道:“东簪楼毕竟是官家的地方,这,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

    “是我武安君在这咸阳城的威风不够了,还是那东簪楼台子硬了!去接来。”

    “是。”老连点了点头,躬身退去。

    东簪楼虽然和皇家可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是若是白起,在那里领个人,却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朝堂上除了范雎那个老货,也没人什么人能说什么,便是那范雎也就是只能说个两句而已。

    至于大王,大王反而会为这事情高兴。

    因为如果他白起抢女人,这至少代表他白起还没有去想其他的事情。他要是真的什么都不要,大王才会觉得他所图更多。

    最重要的是听说楠儿看中了那个叫画仙的丫头。

    他白起徒弟看上的人,那就是武安君府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