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冬意渐冷慵美人
    雪月十余,咸阳城里洋洋洒洒的小雪下个没完,天气是越来越冷。哈出口气都能结成白雾一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雪积得厚了,从枝头摔落到地上散成一堆。

    倒有几分银装素裹的味道,可是这名叫咸阳的冷美人确实太冷了些。

    雪落在窗畔,凝成片霜,使得这人间人家又是冷了几分。

    “沙沙。”

    轻轻的摩挲声在房间中传来,房中的丝带半垂,窗户半掩者,有些看不清里面的样子。

    仔细去看,却看见一个女子正垂着发鬓,站在一张台前,提着笔,身前铺着一块绢布。

    那女子很美,只是一眼就叫人难忘。

    女子的眼神朦胧,仿佛正出神地想着些什么。嘴中喃喃,手中的笔小心勾勒着,那似乎是画着一个人的轮廓。

    绢布上,那画渐渐清晰,是一个人正坐在窗边喝酒。

    那个人穿着一身略有宽松的长袍,长发只是简单的盘了一个发髻,额角垂着一缕头发,却是一个翩翩公子。

    随意地坐在软塌上,眼睛正注视着窗外。窗外的雪有些密,那人的眼神黯淡。

    他的手中握着一酒樽,酒樽中却没有酒。

    “······为伊消得,人憔悴。”

    画仙喃喃着,放下了手中的笔。

    那画已经跃然纸上,画的极好,便像是当真看着那景那人一般。

    但是画仙的只是轻轻的摩挲着绢布,一言不发。

    “顾公子,却是到了最后,我还是没有知道你的名字。”

    画仙苦笑了一声,合上了眼睛。

    墨已经干了,她轻柔地卷起了绢布,收了起来。

    她也明白,自己和那顾公子也许不可能再见到了。

    ——————

    “画仙姑娘,画仙姑娘!”

    门外,突然传来了呼声。

    随后便是一阵急促的敲门。

    画仙听着门外的动静,无奈一笑,总是这么毛毛糙糙的。

    “来了。”应了一声,画仙起身走到了门边,打开了门。

    门刚开,门外,一个丫鬟就已经探进了半个身子,气喘吁吁,却是一脸的喜意。

    “画仙姑娘,好消息!”

    画仙伸手擦了擦她头上的汗,微微一笑:“能有什么好消息?”

    “画仙姑娘。”丫鬟喘了口气:“武,武安君府来人来接您了!”

    “武安君府?”画仙一愣。

    随机却是想起了,昨晚,那顾公子给她的那块牌子。

    那上面好像就写着,武···

    想到这,画仙连忙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那枚牌子,昨晚她没有仔细看,此时才算是看清了。

    武安君府!

    画仙的心里像是漏了一拍,难道,真是那顾公子?

    “姑娘,还愣着做什么啊,快跟我来。”丫鬟拉住了画仙的手,将画仙拉下了楼。

    而此时画仙的脑中却是一片空白,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的那一段路,只是被自己身前的丫头拖着,下了楼,走出了东簪楼。

    曾经她最想跑出去的那扇门,此时,她却是轻易的迈了出去。

    老妈妈站在一边,低着头,身上打着颤,似乎有些站不稳。

    而老妈妈的旁边,一个身穿常服的健壮老人站在那,看到她走了下来,对着她和善一笑。

    “想必,你就是画仙姑娘了吧?”

    说着走到身后的马车旁边,掀开了帘子。

    “武安君让我来请你去。”

    画仙愣愣地看了看四周,站在她身后的小丫头着急地推了推她。

    小声的说道:“画仙姑娘,走吧,别再回来了。”

    画仙上了车,老人放下了帘子。

    转头对着站在一边的老妈妈说道:“从今之后画仙姑娘就不是你们东簪楼的人了,明白了没有。”

    “是,是,明白了,明白了。”老妈妈连连点头,不敢有半句多说。

    老连点了点头,转身走到了马车边,坐了上去催马离开了。

    马车摇晃,画仙坐在车中,眼神渐渐有了神采,眼圈却是红了起来。

    武安君府是何地,那是武安君白起的府邸。白起又是何人,秦国的第一大将,也是最高的武官,秦国战神。

    请武安君府不要脸面地当众来接她一个风尘女子,顾公子为她做了多少,她却是已经根本想不到了。

    但是她想的到,那是她还不清的情意了。

    那是一段不长的路,但是很多人却都看到了一辆马车从东簪楼到了武安君府。

    “驭!”

    马车停了下来,

    老连跳下马车,掀开帘子:“姑娘,到了。”

    画仙从马车上走下,面前的是武安君府的大门,有一些冷清,离市街远,很安静。

    “这日后,便是姑娘的家了,不用见外,武安君带下人都很好,且宽心便是。”老连淡淡的说着,他永远是这幅样子。

    画仙的眼眶还有些红,她现在没有半点从东簪楼脱身的喜悦,她现在只想知道顾公子到底如何了······

    看着眼前的老先生,画仙的眼神很紧张:“老先生,顾公子现在怎么样?”

    顾公子?

    老连的嘴角一抽,看着面前那紧张兮兮的姑娘,暗自摇头,自家的小姐骗人骗的倒是可怜。

    但是既然还骗着,他也不好说破,只得顺着往下说道。

    “顾公子现在正在偏院休息,我可以领你去看看。”

    “多谢,多谢老先生。”

    画仙连连拜谢,老连叹了口气,走在前面,领着路。

    来到了顾楠的小院,那间屋子却是没有关门。

    “就是那,老朽就不跟着去了。”

    老连指了指顾楠的屋子,小姐的房间,他自然是不适合进去。

    画仙看着那掩着的房门,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

    此时的顾楠正趴在自己的床上,百无聊赖地翻看着一卷竹简。

    屁股火辣辣的疼,根本没有办法下地,只能看看书来过日子。

    她的头发并没有扎起来,而是随意地垂在一侧,穿着一件宽松的单衣。胸前不大但是总比她穿着宽大的男装要显眼很多,至少能看出是个女子,而且是一个绝美的英气女子。

    “兹。”

    房门开启的声音。

    顾楠疑惑地转过头,本以为是小绿

    但是却看到了一个她根本想不到的人。

    “画,画仙姑娘?”顾楠懵懵地看着站在门边的女子说道。

    而画仙看到趴在床上的顾楠脸色却是完全愣住了。

    那是个女子,她看得清楚。

    而那也正是昨晚的顾公子。

    顾公子,是个女子?

    画仙看着顾楠良久,却是莫名的脸上一红。

    也不知是因为她一直来的误会还是因为这顾姑娘如今的装扮,完全就只穿着一件薄衣,该看的和不该看的她却是全看见了。

    匆匆一拜,结结巴巴地说道。

    “画,画仙,多谢顾姑娘搭救之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