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鬼谷说剑
    那一日的东簪诗会,一首蝶恋花,几分萧索,几分倾情,叫得满堂难忘。

    自然而然这首词流传了开来。

    在这个含蓄的年代,这首词却是已经动人的不能再动人的情诗。

    那姓顾的才子为了一个风尘女子写下如此词句,落下了一个痴情的名声。也正是这份痴情,引得无数姑娘小姐闻之悲泣,更有甚者将这首诗刺写在了自己的手帕上,时常拿出来观读。

    才子书生们作词说赋,可惜没人说得清楚那一首短短的蝶恋花。短短两段确实将这情之一字,说的极深。

    只能摇头叹息,那顾公子自和画仙姑娘的苦命。

    这词流传于街巷井市,愈传愈盛,到最后甚至传进了大王宫里。

    秦昭襄王看着手里的文书,摇头大笑。

    “这武安君还真是老当益壮啊,这仗还没打,倒是先去寡人的东簪楼抢姑娘去了。也罢随他去了,只要他能混过他那凶悍夫人,寡人有何不可啊,啊?哈哈哈哈。”

    一边说着一边指着文书,对着一旁的太监说道。

    “大王,大王这城中最近还传着一首词,倒也是和武安君抢的这画仙姑娘有关。”

    “哦?”秦王的眼里闪过一丝兴趣:“你倒是念来与寡人听听。”

    “是。”太监拜了拜:“这词是这般: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秦王听得出神,良久才回过神来,像是想起了什么,面色深深地念了一遍:“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好词···”秦王这才吸了口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这作词者何人?你可别告诉我,是那白起老汉,万万不可能是他,他有几番斤两我知道,打仗靠得住,这作词,概不可能。”

    看到秦王有些失态,太监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他可不敢失态,也不敢看秦王失态。

    “回禀大王,不是武安君,据传是一个姓顾的才子所做,送与那画仙姑娘的。”

    “姓顾的才子?”秦王一愣,有这般才学的才子,他为何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太监连忙继续说道:“大王,这武安君的徒弟也姓顾。而且前段时间也有一首顾姑娘的诗:青樽美酒月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两者皆是文采极好,加上武安君第二天便来接了这画仙姑娘,所以我想,这两人很可能就是一个人。”

    说完太监低下了头,不敢再多说什么。

    多嘴是会说错话的。

    “古来征战几人回?”秦王摸着自己的胡子,细细地读着:“却是一个有趣的人,怪不得白起老儿会收一个姑娘当门生。”

    “我倒是有点兴趣见见这战神的学生了。”秦王的眼睛微眯。

    “就在这长平之后吧,如果她能活着回来。”

    ————————————————————————

    “师傅。”一片山谷之中,四周遍布着密林,一眼望不到边,人烟罕至。

    一个头发苍白的小孩跪在了一个老人的面前,重重地拜下。

    这拜师礼也就算是成了。

    鬼谷子盘坐在那里,腿上横着一把普通的青铜长剑。他的身边却还站着一个小孩,身高要比跪着的男孩要高些,一头黑发,面容平淡,看样子也就只有十岁上下。

    抬起眼睛看着眼前白发的小孩,眯着眼睛:“小庄,入了鬼谷,便要按着鬼谷的规矩,你可是想好了。”

    小孩跪在那里,低着头:“师傅,卫庄已经想明白了。”

    “好。”鬼谷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鬼谷的规矩······

    “从此之后,你便是我鬼谷子的第二个门生,所学,横!”

    “他是你的师兄,盖聂,所学,纵!”

    “你二人要记住,既然入了鬼谷,就必须记住。我教你们纵横治学,你们学成之后自去寻找出路,一较高低。纵横,只能活一个,活下来的那个,就是下一代鬼谷子。”

    “是!”

    “是!”

    跪在地上的白发男孩,和站在一旁的黑发男孩同时应道。

    ——————————————

    “今天,我们讲剑。”鬼谷子坐在软塌上,他的身前卫庄和盖聂两个孩子各坐在一旁,听得认真。

    “我先问你们。”鬼谷子的眼睛扫过了两人的脸庞,右手将自己的青铜剑推到了身前:“说说,什么是剑。”

    短短的沉默。

    盖聂先说到:“剑,百兵之君,剑者,君子者,进退有道,纵横寻矩。上下为刃,中竖其身,宁折不弯,亦合为人之道,立身根本。退,归鞘隐没,进,锋芒毕露。”

    回答的很工整,也很有理,以盖聂的脾气确实也该是会给出这般回答。

    卫庄回答的比盖聂慢,静坐思考了一下,最后却只给出了一句话。

    “剑,杀人之器具。”

    鬼谷子没有说谁对谁错,只是点了一下头,说道。

    “皆可,为师今日要和你们说的却是剑途。”

    说完看向自己的剑:“这三尺青锋的去处。”

    卫庄和盖聂没有说话,但是看他们的眼神就知道,他们听得很用心,甚至在尽力去记。

    说到剑,鬼谷子不得不想起了他教过的那半个弟子,想起那爱偷懒的丫头,鬼谷的嘴角一翘。

    对于这把剑的理解,恐怕是没有人会比她更加透彻。

    而她的五剑之说,早晚会成为这天下剑客的至理之说。

    “为师曾受人讲解,得剑之五说,今日便讲与你们。”

    这第一句却是就让卫庄和盖聂吓到了,自己的这个师傅在他们的眼里学究天人,而这五剑之说,居然是他听人讲解的。那那人又是何等境界?

    “剑之三尺,分为五境,乃:利剑,软剑,重剑,木剑,无剑。”

    “利剑无意,凌厉刚猛,无坚不摧······”

    “软剑无常,招式已经发挥到极致,而追求变化。招招抢攻、式式求变······”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如此境界······”

    “木剑无形,剑术到了此步,不滞於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飞花摘叶,皆可伤人······”

    “最后,无剑无招。这个境界,也是最后一境界,举手投足间,具是天地演化,直指源泉,天地间已经没有剑,也已经只有剑。”

    了了百余字,鬼谷子讲完,深深吐一口浊气。

    盖聂卫庄怔怔地坐在原地,他们初学剑锋,却已经能够隐隐感受到这五剑之说的意思,也就是这隐隐感受到,就已经让他们受益匪浅,也让他们震撼异常。

    “师傅。”卫庄抬起了眼睛:“这五剑之说,是何人所创?”

    他已经暗自下了决心,来日若有可能,一定要登门请教。若不教,便拜一天,若再不教,便拜三天!

    鬼谷子摸着自己的胡子,思索了一下,慢慢说道。

    “创五剑之说的人,也算是你们的半个师姐。”

    “为师只教了她剑,所以算不得鬼谷的门生,却算是为师的学生。在剑之一途,她算得上是旷世之才,便是为师对于剑的理解,恐也不如她深。”

    老师的学生!?

    盖聂和卫庄相互看了看,也就是说和他们一般大。

    良久,盖聂在缓缓问道:“老师,这师姐···叫什么名字?”

    “她?叫顾楠,如果有幸,你们日后或许会见到。”

    ————————————————————————————

    嘛今天只有两章,不要问为啥只有两章,因为已经完全没有存稿了,哈哈哈,(侧脸苦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