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我这一矛下去,你可能要叫爸爸
    “啪。”饭勺在泥碗里敲了敲,将薄薄的米汤倒入了碗里。

    说是米汤实际上全是汤,只有几粒米。老兵接过泥碗,拿着碗蹲到了一边,看着军里的伙食,摇了摇头,从自己的怀里拿出半个干的发裂的米饼。

    咬了一口,然后配着米汤勉强咽进了肚子里。

    别看他们吃的差,实际上已经是很好了,在军中,能吃饱就已经是一件幸事了,谁还在乎吃的怎么样。

    又一个士兵蹲到了老兵旁边,看着要年轻一些,用手肘碰了碰老兵的胳膊:“哎,你听说了吗?”

    老兵回头看了年轻的士兵,抬了一下眉头,干巴巴脸孔上皱纹更深了些:“听说什么?”

    年轻的士兵得意一笑,神秘兮兮地凑近了老兵:“蒙武将军要和白将军的弟子演武,就在明日。”

    老兵皱了一下眉头,似乎上是有些疑惑。

    “白将军的弟子?”

    “对啊。”年轻的士兵点了点头。

    “你没看到吗,就前天,和白将军一起进来的那个女子,叫顾姑娘。哎呦,那叫一个漂亮,用讲究的话来说,就是,就是,那啥,英姿飒爽。”

    “蠢蛋。”老兵白了他一眼:“英姿飒爽那是形容男子的。”

    “嘿,我还真没乱说。”年轻的士兵瞪着眼睛:“那姑娘你没见过,我是没见过那般好看的姑娘穿着一身铁甲手持近一丈长的长矛的。”

    “斯。”老兵倒吸了一口凉气。

    “近一丈长(约3.3米)的长矛!你小子可别胡说,那种长矛少说也有百来斤,没练过武的男子也举着吃力,姑娘拿着?”

    “我!”年轻的士兵张着嘴,气得红着一张脸:“我胡没胡说我自己知道,你要是不信,到时便自己去看。”

    老兵看年轻士兵气急的样子,撇了撇嘴巴,心下却是信了七八分。

    “便是这个姑娘有这番气力,那也不可能是蒙武将军的对手。”老兵无可厚非地说着。

    “要知道,蒙武将军可是武人,一身内力便是不如老一辈却也是年轻一辈的佼佼,全力之下足有一千多斤的力道,不是常人能挡得住的。”

    “那倒是确实。”年轻士兵思索了一下点了一下头。

    老兵咽着米汤:“到时看看去便是,不过说起来,那顾姑娘身为一介女儿身,却敢来参军,真是少见。”

    “能被白起将军收为弟子,想来也是不凡。”

    ——————————————————

    此时的顾楠正坐在自己的营帐之中,因为她是的女子,又是白起的弟子,所以虽然并无军职,但是勉强也能住上一个人一间的单人营帐。

    大军已经开拔两天了,也是整整两天没休息,走得人困马乏。

    直到今日正午,才算是临时扎营休息一天。

    想来,也只是休息一晚,明日还是要赶路。

    “唔。”顾楠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中餐。

    米汤加干饼······

    躁,很躁。

    这东西真的吃不下啊,顾楠苦涩地扯着嘴角。

    别的不说,就那个干饼,被这寒冬冻得冰凉也就算了,硬得和一块砖头似的,刚才一口下去,差点崩了她的牙。

    向外看了看,坐在营帐外不远处,那些士卒也都吃着这些东西,但是都吃的狼吞虎咽,甚至还要提防着被人抢了。

    顾楠低下头,咽了一口口水。

    也罢,别人吃得,为什么我就吃不得,行军打仗,难不成还想吃着什么山珍海味不成?

    拿起桌上还算干净的白面馍馍,放进了米汤里拌了拌,被米汤浸湿的干饼也算是软了一些,勉强能咬的动了。

    “咔嚓。”顾楠嚼着一咬碎就碎成了粉的干饼,根本没有味道,就和吃石没有区别。

    米汤也没有几粒米,全是汤,就像是白开水一样。

    顾楠喝了一口,无奈地拿起了一旁的兵书竹简读着,肚子都吃不饱,哪来的力气打仗。

    最近行军无事,白起平日里也忙,她没什么人能说话,无事也就是读读这些兵书。

    但也是不读不知,虽然她有着几千年后的知识,但是那古中人杰的智慧已经足以让她叹为观止了。

    她本质上并不算是什么资质上佳之人,兵法之道无非就是借着先千年的见识剽窃前人之说而已。

    要是真让她自己说些什么,却是腹中无物,无话可说。

    既然白起咬定了要她为将,为了日后能在战场上保全性命,顾楠也只能认真读起了兵书。

    她也不求能做成什么兵法大家,也就求个念头通达,需要的时候有兵法可用便是。

    这几日的研读确实也是让她多有收获,自是感觉读这兵书也有了几分味道,不再是往日那般无趣。

    正读着。

    突然,顾楠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愣了一下,幽幽一叹。

    她这才想起来,明日有一场和那蒙武的演武。

    本来她是欲和白起说说,免了做上这一场。

    但是白起并没有同意,照他的话来说,除了不希望蒙武再来烦他之外,这场演武,也是希望顾楠能多和人切磋,早日精进武艺,日后战时,多几分自保的能力。

    另外,白起倒是提醒过她,蒙武从小习武,一身内力也是精纯,全力出手少说是千余斤力道,让她较之不过,便认输就是,也不丢人。

    什么不丢人!

    顾楠恶狠狠地咬了一口干饼,发出卡巴卡巴的声音。

    输了便是丢人,即是要比,就不能丢了阵势。

    内力精纯又如何,千余斤力道也不过尔尔而已。

    别的不说,顾楠便是不用内力,也能有千斤力道左右。

    她这身子天生神力,虽然是一个女子身,也不见什么肌肉健硕,但是这力道是实打实的。

    便是白起也惊讶,普通人习武十余载,仅凭自身力气也不过三百斤,天赋优良者可达四百斤。

    便是白起,内力浑厚,但是不算内力,因为年纪大了的关系,也不过六百余斤的力道。

    武者可开山裂石是不错,但是这都是建立在内力的基础上的。

    那蒙武,内力加持下能有千余斤力道,若是不用内力三百余斤也就是极限了。

    像是顾楠这般,没有一丝内力,力气便已经有千斤的人根本就是怪物。

    有时候顾楠也奇怪,自己的身子到底是个怎么回事,根本不同于常人。

    这个问题伴随了她很久,也是几十载之后,她才明白些原因,却根本不是天生神力那么简单。

    但就现在而言,她也只是认为自己异于常人而已,算不得什么大事。

    距离那日演武的约定已经是两日,明日午间便是演武的时候,顾楠郁闷地摆了摆手,懒得去想这些。

    吃着手里的干饼,摇了摇头,受罪。

    ——————————————————————

    阳光刺眼,冬日里这么好的日头很少见,天空晴朗算得上是万里无云。

    气温依旧不够,冷得人两颊发红。

    此时的军营之中却是火热异常,完全不同于三日之前的冷清。

    一团又一团的人围坐在中央特地空出来的一个临时校场。

    围坐在一起的士卒互相笑谈着,古时的娱乐很少何况是军营里。

    将军演武,这绝对算得上是军营里空前的一大热闹,何况还有一个是前所未有的女将,没有人不想蹭个热闹的。

    甚至有人找不到位置只得站在远处遥遥地看着,能看到个明白就不错了。十万人,有是有多少人没一个位子,也只能坐在后面干着急。

    还有人特地开了个盘子,赌一把,买个输赢。

    当然绝大多数的人,都买了蒙武赢。

    “踏踏踏······”熙攘声中,校场的两边,两个人马各自走了出来。

    左边的,是一个黑甲小将,身下跨着一匹神骏的白马,手里提着一杆两米左右的长戟。小将长得算不上俊美,但是也是端正,配着一身甲胄,也是好生威风。

    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看起来倒很是自信。

    右边的,骑在马背上中走来的却是一个女子。只是一眼,却已经叫人一不开眼睛,极其俊美。看着应该只有十七八岁上下,已经开始张开,脸上已经初见了女子的娇媚。但是同时也带着少见的几分英气,给人一种难以言明的魅力。

    一身戎装,手持青锋长矛,胯下一匹黑色骏马,黑甲白袍,当真是让人舍不得少看一眼。

    两人只是走出来,场中的气氛一瞬间就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屏着呼吸,带着几分紧张的意思。

    蒙武看向对面那女子,微微出神,随后笑着举起了长戟:“顾姑娘,今日你我演武,虽是要分出个高下,但是也是切磋一番,武自会点到为止。”

    “蒙兄弟也莫要小看了在下。”顾楠的眉头微皱,那句会点到为止,总感觉对方是在看轻自己。

    心里带着几分火气,顾楠拉着黑哥缰绳:“且全力过来便是。”

    “武自然不会相让,但听闻顾姑娘不会内力,武也不想仗势欺人,此番演武,蒙武自当不用内力,你我好好较量一番便是。”

    说着拉开了阵势,身下的白马鼻中哼出了一股热气,四蹄不安的踢踏着,作势欲冲。

    不用内力,顾楠愣了愣,反应过来后,嘴角勾起了一个贼贼地奸笑。

    自己没有内力但有几斤几两她自己当然明白,千斤力道比不上蒙武在内力下的加持,但还比不得蒙武那三百来斤的力气不成?

    两腿轻夹了一下黑哥,黑哥冷冷地看了对面的白马一眼,脸上的刀疤一皱,露出了几分轻蔑。

    顾楠手里三米长的长矛也抬了起来,在这长矛虽重百斤,但在她的手里却若轻如无物一般。

    不用内力?

    那你可是准备好了啊。

    我这一杆三米大矛砸下去,你可能会叫爸爸。

    ———————————————————————

    回复一下评论哈:首先是小齐天的建议,要少些抄袭古诗,哈哈,你放心吧,偶尔会用来抒发一下气氛,但是绝对不会平凡的。然后是更新问题,最近在考试,实在是更不快,我打字也是确实慢,一张小说有时候要写个几个小时,所以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嘛,总之我会尽力的,也请大家放心,不会太监的。最后,不要再说短小了,男人可是不能被说短小的啊。哈哈,好了,就这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