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路上的安宁
    蒙武端着长戟,双目凝视着前方的顾楠,虽然他并不认为顾楠能打败自己,但是他依旧不会轻敌。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想是如此,蒙武握着长戟的手愈发紧绷,只带顾楠先攻,便可发动全力一击。

    等我,攻过去吗?

    顾楠眯着眼睛,手中的长矛尖峰一抬,身下的黑哥就像是心有灵动一般,猛然向前冲去。

    便如你所愿。

    只感觉眼前一片尘土飞扬,蒙武微微一愣神,顾楠却已经连人带马冲到了他的面前。

    一杆森冷的长矛夹杂着呼啸的劲风朝着他的胸口凌厉地刺来。

    如此马术,当真是好快!

    蒙武当即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甚至都没有看到顾楠催马的样子,顾楠的身下的战马却就冲了过来。

    站在不远处的白起看着场中的顾楠,摸着胡须点了点头。

    看来这丫头的马术没有落下,倒是还精通了许多。

    可惜白起和蒙武都不知道,根本不是顾楠催的马,完全是黑哥自己跑出去的。

    顾楠只是顺势举枪而已。

    千钧一发之际,蒙武硬是举起了自己的长戟,拨在了顾楠的长矛之上。

    “当!!”

    一声兵刃相撞的嗡鸣声几乎震动着四周的空气,坐在前排的士卒却只觉的耳膜生疼连忙捂住了耳朵。

    顾楠的长矛撞在蒙武的戟上,两者相接,一瞬间就分出了高低。

    顾楠的面色不变,蒙武的脸色一片通红,双目微呲,两只手阵阵发抖。

    “厮!!”

    蒙武胯下的白马终是不敌,发出了一声惨叫,连连退后了数步。

    而蒙武手中的长戟震动不止,额头上滴着冷汗。

    两手却是差点握不住自己的戟,刚刚一轮交手,他发现,顾楠手上居然是有整整千斤力道。

    完全没有感觉到内力的波动,便是说明顾楠是真的没有内力,全凭着肉身打出的那一击。

    看着眼前身披战甲却依旧身材窈窕的女子,蒙武咽了一口口水。

    作何的玩笑,这姑娘何来的如此气力!?

    如此肉身,就是比之一等武将也是不遑多让矣。

    莫不是真有什么天生神力之人?还是一个如此女子?

    不说蒙武这边惊地说不出话,顾楠这边当真是一阵痛快。

    好久是没有痛痛快快地打上一场了。

    舔了一口嘴唇,豪爽的叫到:“蒙兄弟!再来!”

    这般豪气却是让四座的士卒都鼓起了掌,大声叫道:“好!”

    “顾姑娘当真豪杰!”

    顾楠端起了矛来。

    这次却是要来真的了。

    刚才黑哥冲的快,顾楠没来得及用上全力,只是凭着黑哥的冲劲。

    但若是顾楠全力发挥,配合着黑哥,千余斤的实力,绰绰有余。

    “哼!”

    黑哥嘶鸣了一声,恍若一道黑风,载着顾楠在校场中驰骋。

    一个呼吸,跨过了数十米,还没来得及蒙武反应,第二矛就已经呼声而至。

    顾楠的长矛长三米,一杆矛用来大开大合,一舞起来,便是身周数尺尽是寒芒,密不透风。

    何况她还精通突刺,横挥竖砍好挡,但是这长矛一刺才是杀招。

    “当当当当!!!”

    一连片的交锋之声响起,几是惊了远山的飞鸟。

    蒙武只感觉心中大悔,这般神力,他便是用上了内力恐也是苦战。

    何况是现在,根本就是一边倒的局面,自己凭着这些年战场上的经验勉强招架了顾楠几招,两手就是红肿一片连那长戟都是有些拿它不住了。

    “邦!”又是一次交手,蒙武虚晃一戟险险退开,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这时候不能再讲是什么丢不丢脸了,要是出了才是最丢脸的。

    整个军营的人可都是看着呢!

    当下吼道:“顾姑娘天生神力,为兄却是敌你不得,想来是要用上内力才能较量,姑娘可是小心了!”

    “哈。”顾楠轻笑了一声,以蒙武这点力气她打的也是甚不尽兴:“蒙兄弟,且招呼过来便是!”

    见对方默认了他违反规则,蒙武感激地看了顾楠一眼,这本是已经极其难看的事情,对方就这么放了过去,这姑娘却真是豪气。

    “哈哈,好!那姑娘接好便是!”蒙武大喝了一声。

    手中的长戟亮起一片精芒,浑厚的内气涌出,却是气浪阵阵威势不凡。

    “受来!”蒙武一拉缰绳,胯下的白马飞奔而起。

    顾楠感受着刮得脸生疼的劲风,心中涌起一股战意,却是兴奋了起来。

    长矛一圈,干净利落地向前刺出。

    “嗡!”

    嗡鸣四散。

    ——————————————————————

    这一番演武却是一直持续到了午后,生生打了近一个多时辰。人马交错,枪来戟往,声势奔腾当真十万分精彩。

    最后直到蒙武和顾楠两人都累了,才以和局收场。

    散场之后,士卒却依旧相互聊着两者的长短,回味不止。

    “唔!”顾楠大口地咽着水,打了一个多时辰她的嘴早就干了。

    喝的急切,水袋里的水从嘴角滑落沾湿了衣领,顾楠放下水袋擦了擦嘴巴。

    咧着嘴笑了笑:“真痛快。”

    她确实好久没有如此痛快了。

    自从做了白起的学生以来,虽然每日练武,但是说是切磋,也只是和鬼谷子来过几次奕剑,两人实力差距太大,根本打不开。

    这次不同,蒙武和顾楠两人也就是伯仲之间,这番交锋打的确实是让顾楠有一种舒爽的感觉。

    这种感觉却是她从前不曾有过的,也许也就只有在战场上才能有这番感觉。

    “确实是痛快!”蒙武站在顾楠的旁边,对着水袋里的水就是一顿牛饮。喝完就是大笑。

    “我说能让武安君收为弟子的姑娘是如何一位奇女子,今日一场真是比蒙强多矣。”

    顾楠摆了摆手:“抬举了抬举,你我也就半斤八两,没得什么高低。”

    蒙武笑着晃了晃脑袋:“今日还要多谢顾姑娘不计较武翻了规矩,姑娘神力,武不用内力当真挡不住。”

    “不谢,用不着。”顾楠不是很在意地耸着肩膀:“知道男人之间最铁的关系是什么吗?”

    “?”蒙武一愣:“是何?”

    顾楠神秘一笑,抬起了三根手指:“一起喝过酒,一起嫖过娼,一起打过仗。”

    说完,指了指两人:“你我同袍,便是战友,一起打过仗,这军营中的就是兄弟。兄弟之间计较这些是如何?”

    “啊?”蒙武先是愣着,这两人怎么便是男人之间了?

    但是又被顾楠的话给逗笑了,连连点头:“哈哈,是,兄弟,顾兄弟真是一个妙人!”

    “来来,碰一杯。”顾楠举着水袋正准备喝一杯,却发现手里的是水袋。

    军中禁酒,顾楠苦恼地只抓着脑袋。

    “唔,军中禁酒,真真是不通人情。”

    “无事,回了咸阳,武到时请你!”

    “你所说的,莫忘了。”

    “不会,定是不会。”

    ————————————————

    “塔塔塔塔。”

    脚步声在山谷中回荡,顾楠骑在黑哥的背上,跟在白起的身边。

    身后是一片的骑兵,身穿着黑色的铠甲,面上还覆着一层铁面。

    整齐划一的马踏声不急不慢,却能让人莫名的生出几分压力。骑兵的后面跟着步兵,步兵的速度要慢些,所以骑兵也特意控制着速度。

    行军的时间有些无趣,顾楠心不在焉的回过头,看向跟在他们身后的骑兵。

    大秦铁骑,算得上是大秦最强的战力之一。

    和那日在兵营之中看到的无神等死的士卒不同,所有的铁骑都戴着铁面具,看不出神情。露在外面的,只有一双平静地眼睛,没有任何的神色波动。

    阳光的照射下,他们手中的长戟散发着寒光。

    浑身都带着肃杀之气。

    “楠儿,你昨日演武,做的不错。”白起骑着马走在顾楠的身边,淡笑着说道。

    “是啊,若不是师傅,学生也不需要做过那一场。”见白起有提起了这事,顾楠翻了个白眼。

    那场打的是爽快了,她的手到现在都还僵酸,还有蒙武,现在还在后军休息着。

    “年轻人万事不能斤斤计较,心胸可是要开阔些。”白起的笑容有些僵硬,打了个哈哈。

    “倒是楠儿,此番却也是不能自大,你虽然天生骁勇,但是毕竟没有内力,战场上若是无需,切记不可争强好胜。”

    又来了···

    顾楠听着白起说教,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两旁的景色,却是完全没把白起的话听进去。

    “你要记着,急进必破,骄兵必败······”白起说了半天,却突然发现顾楠正盯着半空中的飞鸟发呆。

    这混丫头!

    白起伸出了手,一个二指核桃敲在了顾楠的头上。

    “哎呦!”顾楠惨叫了一声。

    “给老夫好好的听着。”

    看着武安君和顾楠的样子,就连走在后面一直冷漠的大秦铁骑都相互看了看,眼中也露出了几分笑意。

    “呵呵呵。”有几位发出了几声轻笑、

    去往长平战场的路上,却是难得的显得的安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