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弥天大谎
    也许是昨晚睡得太晚,等到早晨,顾楠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日晒三竿的时候了。

    这个时间,都已经开始吃早饭了。

    顾楠从自己的床上爬起来,头发有些杂乱,她也懒得打理,身上的衣甲都不需要穿,因为本来就是合甲而眠的,她晚上睡觉根本就不脱。

    也不是说什么警惕性,而是一身铠甲穿起来着实麻烦,她实在是懒得脱。

    迷迷糊糊地坐在营帐里,抬着模糊的睡眼发了会儿呆。顾楠才随意地理了几下头发,爬下了床榻。

    头还有些疼,昨晚溜完黑哥回来就已经是半夜了,这一觉才睡了两三个时辰,对于她这种嗜睡的人来说,只是头疼已经不错了。

    “嗯···”顾楠搓了搓眼睛,拿起一旁木盆里的水敷了一把脸,然后漱了个口就算是洗漱完毕。毕竟军营里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条件,她的营帐里还能有一盆水就已经是照顾她了。

    把靴子套在了脚上,顾楠顶着杂乱的头发和为黑的眼圈就出了门。

    士兵们的早餐是领取的,所有人都在那个地方领,然后就随便找个地方蹲着吃,顾楠也是这样。

    等到顾楠走到了吃饭的地方,这里却已经是十分热闹了,一路上遇到了不少人,见到她都会笑着和她打声招呼。

    那日和蒙武演武之后,全军的将士可以说算是都认识了这位力气大的恐怖却又生的俊极的姑娘。

    大部分人对这个豪迈的女子印象都很好。

    而本就在长平的士兵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她这个军营里唯一的女将。

    其实,顾楠的职位根本够不上将军,只能算是一个亲兵而已。

    “老霍,今天还吃饼啊。”顾楠走到了领吃食的地方,在这里呆了半个月也是已经熟门熟路了。

    对着正发着饭食的队正问道。

    那叫老霍的队正听到顾楠的声音回过了头,看到顾楠笑了笑:“顾姑娘来了啊。”

    看着面前的吃食叹了口气:“还是干饼,军中实在没什么吃食。”

    说着拿了两块干饼递给了顾楠,苦笑了一下:“倒是苦了顾姑娘了,陪着我们这些粗汉子吃这东西。”

    “嘿。”顾楠听到这话佯怒道:“怎得,你们吃得我就吃不得了?”

    说着一把抢过了干饼,在老霍愣愣的眼神中,放在嘴边就是一口,咔嚓咔嚓的。

    但是没吃几口,顾楠又是一脸郁闷:“不过说说实在的,这东西当真没味道。”

    “哈哈哈哈。”

    蹲在一边吃饭的士兵和老霍头都笑了起来。

    老霍头拿起一口碗舀了些米汤递给顾楠,对着一旁的士兵们叫到。

    “兄弟们,都拿出点干劲出来,打退了赵军,到时候我们队给你们做肉镆镆便是。”

    “哦!”

    白起坐在不远处,手里拿着米汤和干饼,身边坐着王龁,王龁显然并不喜欢坐在外面陪着白起吹冷风,但是白起非要他一起来吃饭。

    看着不远处欢呼的士兵,白起老迈的脸上露出了一分笑容,只有一分,却笑得很真实。

    “吃肉馍馍,军中哪来的那么多肉给他们吃。”王龁笑骂了一句:“这帮混球。”

    白起看着人群里的顾楠,顾楠融入军队的速度很快,本来他还担心她会不适应,现在想来却是自己的担心多余了。

    抬着眉头,眨了眨眼睛,白起低头吃着自己的东西。

    “随他们去,打赢了吃什么都行,老夫给他们取来便是。”

    “老匹夫,说得轻巧!”王龁坐在一旁骂道:“这军费军资又不是你管。”

    “顶多,打退了赵国,宰些他们的马。”白起撇了撇嘴巴。

    “宰马!?这马多金贵你不知道?”

    “没事,就说是战损便是,大王也不知道。”

    “老匹夫!”

    “怎得,我跟你说啊,你可不能告状。”

    ————————————————

    赵军营垒之前,三千秦军骑兵却是已经到了营前叫阵。

    赵国的营垒之中一如往常,毫无动静。

    “报。”一个士兵走进来赵括的营帐:“秦军又在叫阵了。”

    赵括点了点头,并不意外。

    “来了多少人。”

    “三千有余。”

    确实差不多,想来秦军已经看出了自己的端倪了,他们已经放弃强攻了。

    这让赵括心里的最后一丝侥幸也散了开来。

    本想着如果这几日秦军能强攻,现在看来终究是只能生死一搏。

    “不用去理会他们。”赵括的声音平静,捧着手里的竹简。

    “将军,他们骂的很难听,营中的将士都想出去剿了他们,那边也不过三千人。”士兵对的脸色不是很好,显然,叫阵的三千秦军恐怕真是骂了个痛快。

    “不急,让他们骂便是。”赵括依旧显得风淡云轻。

    士兵无奈地点了点头:“是。”

    说着退了下去。

    等到士兵走出,赵括也放下了手里的竹简,这才发现,那竹简却是空的,一个字也没有。

    他根本没有心思看什么文书,现在的他正在绞尽脑汁思索着赵国的任何一丝胜算。

    虽然他明白便是把这些胜算全拢,要按照赵王的要求主动进攻,也是万万胜不了那六十万余秦军,但是当有一战之力。不至于一触即溃。

    秦军骂阵,他让压着赵军不让轻动也是一条。

    积怒而发,带到决战的时刻总会在气势上拔高一筹。

    数十万人的战争,有时候气势就是决定性的作用。

    当然,只是一个怒还是不够的,还有让他们有底气。

    赵括闭上了眼睛,随后又睁开,拿起笔在那空的竹简上写了起来。

    他写着的是一份文书,一份赵王的假文书。

    会给长平增派三十万援兵和十万粮草的文书。

    他要在这赵军,撒一个弥天大谎。

    且要凭这弥天大谎,同秦军决一死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