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大丈夫除了萌大奶信守承诺也是必要的来着
    “顾姑娘,白将军唤你去营帐。”一个士兵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寻常的士兵却是不方便进入顾楠的帐篷,通报也只得站在外面。

    军中也是没有女眷,这样一来,能进出顾楠帐篷的,也就只有顾楠一人了。

    听到帐外的声音,顾楠放下了手里正擦拭着的青铜剑,对着帐外说道:“我知道了。”

    一边说着,一边将青铜剑收回了剑鞘之中站起了身。

    师傅这时候唤我干什么?

    顾楠疑惑了一下,却也没有十分在意。

    别着腰间的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甲。

    ······

    “师傅。”顾楠穿着一身戎装,站在白起的面前,行了一个礼,面上的表情却是有些不耐烦:“这个时候,你不和王伯开会谈论军国大事,找我是做什么啊······”

    “哼!”白起对于顾楠没大没小的样子,不满地哼了一声:“怎得,为师没事便不能找你?便是为师就是想要你白走这一趟,你还能不来?”

    “是是是。”顾楠无奈地嘿嘿笑着,这老头的臭脾气恐怕是怎么都改不掉了。

    “看你这表情,估计定是又在我被后说我什么。”白起胡子一抖,但也没有和顾楠计较。

    撑着腿,从坐榻上站了起来,取过一旁的披风一甩,披在了自己的肩上。

    “走吧。”白起背着手,慢慢地先从营帐中走了出去:“今日,为师还要再教你一课。”

    顾楠站在原地呲了呲牙,最后舔了一下嘴唇,本以为到了长平她起码能逃上数个月的课业。

    倒是没想到,白起居然在战时上课。

    还真是好雅兴啊······顾楠讪讪地垂了一下肩膀,白起却已经走了老远,只得慌忙一路小跑着追了上去。

    ——————————————————

    中军校场。

    日头照在人身上有些热,寒风往身上一吹又是一阵冷,天上的云很薄,挡不住阳光,这才成了这般的天气。

    一阵风溜进了领口,顾楠打了一个哆嗦,扯紧了一下自己的披风。

    她并不是很清楚,白起带她来中军校场作甚,难不成今日要教考自己武艺?

    想到这,顾楠的脸色一阵发青,白起下手多没轻没重她是知得的,这要是两人演武,自己恐怕免不了一顿毒打。

    但是随后,顾楠远远的看到了数十人的黑甲骑兵压着一个穿着灰头土脸的人走了过来。

    那是秦军铁骑,全身穿着的黑甲在阳光下寒光闪闪,覆在脸上的面具刻画着青面獠牙凶煞无比。

    露在外的一双眼睛平静的让人感觉他们就像是一桩桩死物一般。

    这十余铁骑浑身肃杀,只是一眼就让人影响深刻,那种让人胆寒的气质。

    不过顾楠倒是没什么,在她看来,那几人的铠甲当真很帅。却是比她的这身好看太多。

    一边想着一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小破铠甲,叹息着摇了摇头。(喂喂,你应该关注额根本不是这个好吧。)

    骑兵押着的一个人,等到顾楠看到那人时,眉头皱了皱。

    那人身穿着赵军服饰,此时全身上下又不少的大小伤口,却都还不致命。

    那人的嘴唇和脸色苍白,看上去失血严重,就算没有致命伤,恐怕也撑不了多久了。

    他的身上绑着绳子,绳口扎的很紧,勒得他的脖子都发红,脚步蹒跚的一步一步地走着。

    绳子的另一头牵在走在那赵军一旁的骑兵手中。

    十余个骑兵催着马,慢慢地走到了白起的面前,然后一齐翻身下马,动作整齐的让人咋舌。

    为首的骑兵向前跨了一步,对着白起微微鞠躬:“主帅,赵军的探子已经带到。”

    说完,他的身后,两个骑兵两手压在了那赵军探子的身上,两条腿踢在了他的腿弯。

    只听一声闷哼,扑通一声赵人跪在了地上。

    探子,斥候吗?顾楠站在白起的身后看着那人,这才看清了那人的眼神。

    那是一双怨毒的眼睛,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顾楠,顾楠就只觉的自己心头发寒。

    白起低下头,看着那赵军探子,平淡地问道:“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赵军抬起了头,嘴角淌着血,一言不发,就这么静静地和白起对视着,发出了一声嗤笑。

    白起点了点头,仿佛刚才也不过就是走个流程,那赵军探子说与不说,或者说什么,对于他来说都没什么。

    只见他沉默了半响,回过头看向顾楠。

    “楠儿,杀了他吧。”

    冬日的日头正盛,阳光照得校场有些热。

    这一句话却让顾楠浑身冰凉。

    顾楠呆了半响,看向白起,笑了笑:“师傅······”

    “杀了他便是。”

    白起没让顾楠说完,打断了她的话,静静地看着她。随后转身走开,站到了一边。

    十余铁骑一言不发的分开,将顾楠和那赵军探子围在中央。

    铁骑的首领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剑,双手捧着,递到了顾楠的面前。

    看着眼前呆愣的姑娘,他的眼神流出了一点淡淡的无奈,话音不自觉的放缓了些。

    “顾姑娘。”

    “没事。”顾楠的脸色有些发白,伸出手,慢慢地拿过了那柄剑:“多谢兄弟。”

    “无事。”骑兵微微点头,退了开去。

    场中只留下顾楠和那个跪在她面前的赵人。

    “咳咳咳。”赵人咳嗽了几声,咳出了一片血,瞥了一眼顾楠,沙哑着声音:“动手吧秦狗,给个痛快。”

    顾楠不知道自己怎么举起的剑。

    她知道这一剑落下,她就不会再有回路可走了。

    但她的剑没有丝毫的犹豫,在阳光的反射下,惨白的剑光直直的落下。

    温热的鲜血溅在她的手上,有些粘稠。

    血滴从剑锋滑落,滴在校场的沙地这种,滚动了几圈。

    人头落地,无头的身体也沉闷的倒了下去。

    一切都只在一个瞬间。

    骑兵安静的上前直接提起了无头的尸身走了出去。

    只留下顾楠拿着那把剑锋,站在原地。

    白起站在一旁,看着顾楠,仿佛又老了几岁。

    他当不为人师。如此将自己的徒弟推上绝路。但他也没得选。

    恍惚间,白起似乎想起了那一日,鬼谷子和他说的话。

    ————

    (“你可知,我初教楠儿剑术的时候,问过她一句什么?”

    “问了什么?”

    “我问她,你如何看你师父。”

    ······

    “猜她和我说了什么?”

    “她和我说,你救了她的命。”)

    ————

    顾楠握着剑,心中并没有第一次杀人的恶心,也没有那种罪恶,只是一种空空的状态。似乎并不是很清楚自己做了什么。

    但是她明白,自己真正的,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在她自己的选择下。

    “森。”

    顾楠将长剑立在了地上,面色如常,除了那分苍白。

    笑着对着白起拱了拱手,沾着血的双手微微发抖:“师傅,若说无事俺就先回去休息了。”

    说着就准备离开。

    “楠儿。”

    白起无力地叫住了顾楠。

    “·······”

    “为师对不起你。”白起的声音依旧平静,但如果仔细听,有些颤抖。

    顾楠的身子在那立了一会儿,耸了耸肩膀,声音很轻:“若不是师傅的那份豆饭,我早就饿死街头了。”

    “还记得徒儿说的吗?此番江湖救急,必定铭记于心,来日必定涌泉相报。”

    顾楠顿了顿,笑了一声:“嘿嘿,大丈夫,一言既出,自当驷马难追才是。是吧?”

    “你就等着我给你养老送终就好了。”说着,默默地走开了。

    白起背着手,良久,骂了一声。

    “混丫头,你算的什么大丈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