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相死而战
    “快!武器,备战!”

    “弓箭手!列队!”

    “骑兵,这边随我来。”

    “木石,木石,快些,给我运上城头。”

    无数的脚步声,人吼声,繁杂,聒噪。

    顾楠皱着眉头,从自己的床榻上睁开了眼睛。

    听到外面的声音,心中一阵不安,从床上跳了起来,掀开了营帘。

    帐外,无数的士兵来回蹦波着,有的揣着还没有准备好的箭矢,有的给自己扎着铠甲,还有的正搬着圆木滚石往外走。

    不管是营内还是营外都是一片嘈杂。

    “兄弟。”顾楠拉住了一个路过的士兵。

    “这是怎么了?”

    那士兵的额头上尽是汗水,神色紧张,被顾楠拉住的手肘还在发抖。

    “赵,赵军,攻营了。”

    赵军攻营!?

    顾楠只觉得自己的眼角一跳,是她疯了还是那赵军疯了,四十五万人攻营六十万,还皆是骑兵,何来的自信。

    但是也就是这一番人们万万没想到的攻城,当真是攻了秦军一个措手不及。

    现在正在全速组织防御措施,此时的秦军营垒的营墙外却已经是厮杀一片了。

    该死·······

    顾楠咬着嘴角,转身回了营帐,提出了长矛,便向外奔去。

    当务之急却是先找到师傅。

    ——————————————

    “杀!!”如潮水一般的赵军将云梯搭在秦军的营墙上,死士举着盾剑密密麻麻地攀在营墙上疯了一般的向上攀着。

    营墙上的秦军一遍又一遍地用长矛捅穿了攀上来的赵军死士,混粗的圆木从墙头落下,便像是砸落了一批蚁虫,黑甲士兵一个接着一个摔落,但是更多的,一个接着一个攀了上来。

    因为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营墙上一片混乱,但是因为占据了人数和城墙的优势,一时半会儿赵军也没法快速的攻进。

    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人数消耗,不过半个时辰,秦军的营墙下面已经是堆了一片人,全是尸体,数米高。恐怕已经有了上千具。

    白起攥着手里的剑,两眼微合,看着那一片混乱的城头。

    他想过赵军会困守不出,也想过赵军最后会迫于无奈出城迎战,但是万万没想过,赵军居然会主动进攻,而且来的如此之快。

    就在秦军今日的叫阵之后,如潮的赵军,居然真的一下子涌了出来,当真是把秦军吓了一跳,一时间甚至组织不起军队。

    开玩笑,谁能想到,四十五万的无粮的守城骑军居然会选择先一步发起进攻,攻击已经立营两年的六十万秦军,这和送死简直没有区别。

    而赵军居然真的就来了,而且其实高昂。

    高昂的连白起都不相信,不是说连饭都吃不饱吗,如今这批如狼似虎的士卒却是如何回事。

    根本就是摆出了一副决一死战的架势。

    白起的眉头微皱。

    不简单啊,赵军那个叫赵括的小将·······

    居然能将这只残兵败将组成一支如此的战力,他到底是做了什么?

    ——————————————————

    “啊!!”

    “杀!”赵军的死士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的营墙。

    后排的弓手直接拉开了弓对着城内就是无差别的一顿乱射。

    援军!

    赵王的三十万援军很快就能到!

    所有赵军心里想的都是如此。

    这一战能赢了!能回家了!

    整整两年,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身不如死又是拜谁所赐!

    秦狗!

    嘶吼着冲进营墙,弓弦全张。

    打完这一仗,活着回去,离开这个鬼地方!

    秦军看着这些如同疯狗一般的赵军完全被打闷了,他们这,根本是摆着来拼命的架势的。

    数不清的赵军和秦军摔下墙头,战局在一刻间竟然是被赵军打成了一副五五之局。

    百万人之战是一个如何阵势,一声吼便是撼天动地,何况是撞击拼杀,两军一撞便是山头都要抖一抖。

    寻常人在此处估计直接就会被吓破了胆,这般人数的交锋,便是战国以来,也可以说是即为少有了。

    赵括身披将袍,注视着秦军营地那无尽头的人海、刀剑和翻卷的血肉。

    一切目前来说都没有超出他的预计,此番攻破秦营虽是不可能,但是绝对能力挫秦军士气。

    届时,战局胜负,或许尤未可知。

    至于赵王的援军,此时或许只有他自己的心里清楚,那根本就是他的一个谎话,骗了四十五万人随他一同搏命的谎话。

    赵军根本没有援军,这四十余万便是全部的兵力,不成功便成仁。

    ————————————————

    “踏踏踏。”脚步声响起,却很快淹没在了震耳欲聋的搏杀声中。

    白起回过头,却看到王龁领着顾楠走了过来。

    顾楠再来找白起的路上遇见了这位老将,便跟着一起过来了。

    只是刚到营前,就已经被那声势压得喘不过气来。

    刚才她在近一里外的后营自然是听不到前营发生的战事。

    此番到了前营,当真的领教了战争的可怕。

    虽然古代的冷兵器战争没有先进的武器,但是那种近身肉搏,万箭齐发的气势绝对也不是常人能承受的起的。

    顾楠只是片刻便已经脸色苍白。

    “老白,怎么说。”王龁的神色如常,虽然对赵军的突然攻城很惊讶但是也没有慌了手脚,展现出了一个老将该有的风范。

    白起背着手:“之前布置在山林中的后军(第三十七章)如何了。”

    王龁眉头松了开来,他知道了白起准备干什么。

    当即说道,

    “五千铁骑,两万五千步军,虽时可以出发。”

    “嗯,限两万五千步军一个时辰之内绕道赵军后方,发动突袭。”

    “五千铁骑沿丹河出营,扰乱赵军粮道。”

    白起自若地下达了部署,王龁领命退下。

    那赵括虽然能让白起眼前一亮,却是还万万没有到能扭转战局的地步。

    顾楠强压着胸口的闷意,营前的声势压得她难受,复杂地看着白起。

    她本以为凭借着后世的那些见识和小聪明自己也能在这战中苟活。

    如今她才是知道自己傻得是有多可怜,到底是差了多少。

    真正的兵法一道根本就不是大谈阔论,那般临场的处变不惊,沉着应对,将此道运用自如,虽时不利而改之,虽之战有损而补之的学问,她却是半点都还没有学到。

    白起看了一眼顾楠,他看得出顾楠的脸色不太好,自然也只第一次面对这般的场面常人会是一副如何状态,没有被吓得动弹不得,便是难得了。

    何况,她还是一个女儿家。

    白起心中一软,但又硬了起来,因为这是他白起的学生。

    “此番为师再教你一课。”

    说着抬头看向那片堆满了人的营墙。

    “披挂好,去领教一下,这真正的战事。”

    顾楠扭头看向那城头。

    “是···”

    ————————————

    营墙上的血腥味飘得满天都是,碎肉残肢铺成一片,一摊摊碎肉却也不知道原先是什么。

    所有人都没去在意这些,因为在意这些,自己就很可能成为其中的一些。

    顾楠提着长矛顺着墙的长廊,一步一步地走了上去。

    拼杀声,吼叫,让她几乎什么都听不见。

    她手抖得厉害,她似乎明白了出征前,白起对她说的话。

    “莫回头看了,我们是要迈着死路去的人,没后路可看的。”

    迈着死路去。

    顾楠是当真知道了这个意思。

    “啊!”一个赵军死士攀上了城头,手里拿着一把剑,三步并两步地冲了上来,一通乱砍,直到砍到了顾楠面前。

    一声大吼,他手中的剑高高举起,朝着顾楠砍来。

    顾楠的长矛却在先一刻到了,三米长的长矛直直地甩在了赵军的头上,千斤得了力道直接将人抽飞了出去,撞在营头上,爆出一片红白之物。

    顾楠手里拿着那杆长矛,微微喘息。

    不是杀了别人活下来,就是死在别人的刀下。

    这该死的地方!

    她苍白的脸孔抬了起来,注视着前面混杂在城头上的赵秦军。

    “啊!!”

    提着长矛冲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