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这么都没死还真是命大啊
    不知道赵军是何时退兵的,也不知道何时营墙没了那厮杀声。

    或许是秦军的那两万五千步军已经成功绕到了赵军之后。

    赵军之后出现了一片骚乱,骚乱持续了很久,赵军本来以往如前的气势慌乱了起来。

    营墙上的秦军乘势反攻,前后夹击之下,一举将赵军击退下了秦军营垒,逼入了山林之中。

    天色已黑。

    守在城头上的士兵只觉得自己的手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身上的铠甲沾满了血,也不知道是敌人的还是自己的。

    尸体从数米高的营墙上一路铺到了墙下,几乎已经在墙下堆起了一座尸山,粘稠的血污染红了一地,使得空气中都带着腥臭味。

    每一个人都瘫倒在了原处,躺在了一堆血水和残戈的中间大口的喘息着,近乎贪婪地呼吸着活着的空气。

    “额。”一堆尸体中,一具尸体被人推了起来,还未干涸对的鲜血从尸体被切开的脖子中流出,滴落在他下面的那人身上。

    顾楠手里拿着长矛,一手甩开了围在她身边的尸体,任由着乌黑色的血液从她的头发和盔甲上流淌下来。

    “哈、哈、哈、哈····”

    顾楠的喉咙干哑,身上中了三支箭,赵军和秦军的对射完全是没有准头的。也不需要准头,在密密麻麻的一片人中,便是随手一箭都能射中一些什么。

    她就被这些乱箭照顾了好多次,大多数都是有惊无险,甚至在最后一波的箭雨,她就是靠堆在她身上的尸体躲过去的。

    可以说在城头守城了人里面没有几个是没有受伤的,她的,算是轻的了。

    她一共中了三箭,一支射在她的左肩上,一支射在她的腰上,一支射在大腿。

    很痛,如果是平日,她已经定会惨叫出声,但是现在她甚至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赵军终究还是退了。

    我···还没死啊。

    顾楠双眼无力地看着四周,视线中还带着血水,模糊不清。

    她的嘴角扯出了一个苦笑。

    还真是捉弄人啊,我明明只是一个想要过小日子的平头百姓,怎得被弄到这了这种鬼地方了。

    看着四下横七八竖的死尸还有在墙角蓄起的血泊,顾楠垂着眼睛。

    这才是这乱世真正的面目吗·······

    当真是,人不如狗······

    ————————————————————

    此战,赵军秦军共计伤亡一万两千余人,双方的死伤人数为四六之数,赵军虽然占了一些便宜。

    但是那后方突然出现的秦军已然切断了他们的后路,占局的优劣上,赵国却是已经落后了太多,想来已经是困兽之斗了。

    那日的秦赵大仗,无数人都是想之后怕,但也不得不记忆尤深。

    但要说在这一战之后真正让所有秦军都记住了名字的人,那就是一个了。

    那个人姓顾,叫顾楠,是白起的弟子。

    这位顾姑娘原先大家也都认识,但是最初的时候大多数的士兵都只当她是军中少见的女子,也没有多加在意。

    此番,却是没有人敢不记得那个城头上宛如杀神的身影。

    就那么站在城头上。

    一杆丈余长矛碰着就死,舞得寒光四溢,磕着即伤,当真是威风凛凛,根本不敢想那居然是一个柔弱的女子。

    因为顾楠力道极大,一击之下便是千斤力气,加上身体素质的原因体力极好,和内力不同,根本不用担心快速消耗。

    被她打中的人,身上不是被开了一个大窟窿,就是断手断脚,有的甚至连一个人样都没有。莫说是被打到,看到的人都能倒吸一口凉气。

    有人留心统计了一下,这般尸体的人总共有八百来人,也就是说光是顾姑娘一个人,便生生杀了近千个赵军。

    近千个人,便是那一等武将也不敢说能这么杀。

    (因为一等武将大部分都是在内力加成的情况下才能爆发出完全战斗力,内力消磨完之后,人会很虚弱,虚弱的情况下武力也就比常人要强上一些而已。和顾楠这种纯粹依靠体能的莽夫不同。)

    事实上如果不是守城战,这八百士卒却是完完全全足够要了顾楠的命了。

    但不说里面的弯弯绕绕,顾楠杀了近千人却是如数存在的,那可是秦军这一战杀死赵军人数的近七分之一。

    这么一来二去,这顾姑娘传闻中一骑当千,非骁勇不能敌的武力就这么被传了开来。

    而且,顾楠一力在前,身中三箭而不退着实是感动到了那些秦军将士。

    特别是守城头的士卒,他们打仗多年,哪一次不是被放在送死的位置上。都说身先士卒,但是从来不可能有将军会真的冲在第一个。

    这是他们第一次,第一次看到有人挡在他们的前面。

    提到那顾姑娘他们的眼眶都有些红。

    而此时,顾楠又在做什么呢?

    她正正在自己的床榻上等着医生。

    中了三箭,此时的她根本就是动都动不得,军中又没有女军医,白起只得连夜派人去了附近的村子里找女医生。便是没有女医生,找个女子来也行,按着医生说的,帮顾楠处理伤口就是。

    但是顾楠运气不错,听说真的找来了一个女医生,正在押送过来的路上。

    嘛,确实就是押送,时间紧迫,秦军的士卒担心顾楠的安危,可以说是直接把人掳来的。

    一天多的时间,顾楠的意识本来就不清醒,此时已然是处于半昏迷的状态了。

    白起的营帐之中。

    “老白,你真狠啊。”王龁坐在白起的下座,苦笑了一下。

    “三处箭伤,十余处刀口,搬下来的时候,根本就是一个血人,我看了都是发寒。”

    白起坐在那,低着头,拳头紧握着。

    “她日后,要领过的是我白起的衣钵。只是这些,还不够。”

    “但她才几岁,这是百万人的战事啊,我都是生平仅见何况是她。”王龁皱着眉头:“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在想让她尽快可当一面。”

    白起淡淡地说着,别人不知道,他却知道,自己的时间不会很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