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有钱总是能好说话
    “报。”

    “进来。”赵括松开了自己的眉心,摆出一份平淡的样子。

    进来的是他的副将,也就是那日议事的那个老将。

    “主帅。”老将微微鞠躬。

    赵括起身扶住了对方:“您在军中的虽是副职却也是我的长辈,便不需拜了。”

    老将起身叹了口气:“伤亡已经折算出来了,此番,我军折损了近七千人,秦军约莫再六千左右。”

    “主帅,如今我军腹背受敌,局势不安啊。”

    说着,深深地看着赵括:“不知赵王的援军,此时却是已经到了何处。”

    赵括的表面没有任何的波动:“此时应该已经到了太行山脚,不出十天,想来定是回到了。”

    “十日······”老将迟疑着,叹了口气:“我军却是不知道还能不能守上十日了。”

    “我军的粮草还够吃十余日,且等到援军来,便自可反败为胜,扭转战局。”

    “希望如此。”老将点了点头。

    却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主帅,昨日攻城时,我军却是遇上了一个小将。”

    “小将?”赵括一愣,昨日虽然是全军进攻,但由于营墙的面积和宽度,限制了交战的范围,也导致了两军的对撞其实并没有达到最激烈,但是乱箭流矢却是极多,在这样的情况下,秦军的将领却是不可能出来冒险才对。

    “是,老夫昨日在城头看到的,一人当关,着实骁勇,隔得远看不清面容,只是从士兵的嘴里得知,那人姓顾。”

    “姓顾?”赵括的脸色变得有些诡异,随后又露出了一份笑容:“这人我到时可能认识···”

    “确实是一个少见的人。”

    “那便好,这人籍籍无名,却有几分勇力,日后若是相遇,还是希望主帅留意几分,莫要大意才好。”

    “嗯。”赵括点了点头:“我知晓了。”

    “那属下便下去了。”

    —————————————————————

    “沙沙沙。”

    顾楠的营帐之中传来衣衫摩挲的声音。

    窗边放着一个水盆,里面的水此时都已经被沾着污血的布条浸染成了红色。

    三支箭头上还带着鲜血的箭矢摆在床边。

    女子小心地解着顾楠的外甲,铁片甲很沉,却被女子轻松的取了下来,放在了一边。

    看着顾楠单薄的衣衫女子的脸色红了红,她还从来没这般给人解过衣裳,何况是如此俊美的女子。

    特别是将她脸上的血污擦了个干净后,更是有些不敢看她。

    听外面的士兵都叫她顾将军,这人莫不是是个将军?

    女子一边想着手慢慢地伸到了顾楠的领口。

    女子也是能当将军的吗?

    幻想着着眼前的人穿着烟甲白袍提枪跨马在战阵间冲杀,女子眨了眨眼睛,想来定是一个极有魄力的人。

    慢慢拉开顾楠的领口,小心地躲开了伤口,露出了里面白嫩的皮肤,指尖从上面划过带着柔滑的感觉,让同为女子的她都微微出神。

    女子的目光落在了那些伤口上,噘着嘴吧,在这般的身子上留下伤口的实在是暴殄天物。

    衣服随着女子的轻柔的拉扯慢慢滑下,露出的精致的锁骨还有被白布缠着的高耸。

    她的脸色更红了。

    将手搭在顾楠没有半点赘肉甚至还有一点点腹肌的流线的小腹上,女子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腰上的伤口,皱着眉头。

    伤口很深,腰上的护甲却是最少,这一箭也确实伤到了根本。

    从怀中掏出了一瓶小药,打开瓶子将药粉轻轻地洒在上面,同时她的手上浮现出了乳白色的微光,顺着顾楠的伤口没了进去。

    等到全身的伤口都处理完了,用干净的白布包扎了伤口,女子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整整花了一个多时辰,她片刻都没有休息过。

    小心地将顾楠的衣服重新套在了她的身上,女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悄悄地最后打量了这女将军一眼,拿了块白布擦了一下手,女子走出了门。

    门外,蒙武已经通过了白起。

    白起什么都不说,只是站在顾楠的门口等着,知道女子从顾楠的营帐中走了出来。

    白起才走了上去:“多谢先生操劳,不知小徒现在的情况如何了?”

    “现在知道叫先生了?”女子撇了一下嘴巴:“把我抓来的时候干什么去了?”

    白起一愣,这才发现这先生还是一个不过二十多岁的少女,无奈地笑了一下也没多做计较:“之前情况紧急,我们这些人又都是粗人,礼数不周还望先生见谅。”

    见对方都已经低头认错了,女子耸了一下肩膀:“里面的那位姑娘约莫再几个时辰就会醒来了。好了,我人已经给你们治好了,可以让我走了吧?”

    无事就好,白起隐隐地松了口气,对着女子说道。

    “不知先生如何称呼,先生高义就小徒性命,某自当感谢。不若在此留宿几日,至于小徒伤势,也还希望能再麻烦先生几天。”

    说着,露出了一个苦笑:“先生也知道,我们这是军营,也没个女眷,着实不方便照顾。”

    “唔。”女子思量了一下,自己下山历练也是无事,在此留步几天也无大碍,既然已经治了那姑娘便是送佛送到西也无不可。

    哎,没办法,谁让我心好呢?

    “将军叫我念端便可,既然将军盛情,我便留宿几日便是,但是,这诊金······”

    说着这名叫念端的女子露出了一个你懂得的笑容。

    这姑娘倒是有趣,留下来配楠儿做几天的伴也好。

    白起笑了笑:“老夫省得,自是不会亏待了先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