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天冷的时候出去走走,你会发现你会感冒
    “哎,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听劝啊,非要出来。”

    身后是念端不满的叫声。

    顾楠身上没有穿着铠甲,只是简单的一件布袍,身上搭着一件毛皮披风。看起来有些单薄,毫无血色的嘴唇使她看起来并不是十分精神。

    “外面这么冷,你的伤还没好全,怎么,闲太舒服了?”念端感觉到一股冷风吹进了衣领,搓着自己的肩膀。

    “你这是箭伤,要是好不全事情很大的,哎,你倒是听我说啊。你以为这是谁的身子,要是治不好你,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走出这鬼地方,你倒是给我想想啊。”

    不管念端在一旁念叨个不停,顾楠也没人真正去听,这大夫,话真的不是一点半点的多,她实在是受不起。

    摇了摇头:“我就是出来看看,不会很久的,马上就回去。”

    “切。”念端做了一个鬼脸:“你出来看看知不知道我就得陪着你受冻。”

    “你要是觉得冷,便回去就是了,我又没有拉着你来。”顾楠走在前头,向着营墙走去,哭笑不得。

    “你是我的病人啊!”念端大叫着:“本姑娘可是要成为医圣的人,不能让你成了我的污点。”

    “哦咯咯,啊戚。”说着又打了一个鼻涕,摸了一下鼻子:“我一定是会把你完全治好的。”

    “啊。”淡淡地应了一声,顾楠缓步顺着走廊上了营墙。

    “倔得和头驴似的。”看得出自己怎么说顾楠都是不会回去的,念端哼了一声,跟了上去。

    两人上了营墙,守在营墙上的士兵连忙对着顾楠微微鞠躬:“顾姑娘。”

    顾楠被士兵的恭敬弄的一愣:“不用这样,你我,按理来说当是同职才是。”

    “这怎么能一概而论呢?”士兵笑了一下:“姑娘是白将军的弟子,而且,前几日,若是没有顾姑娘,我们守城的兄弟也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

    那一日顾楠杀得模糊,但是士兵们看的很清楚,她一个人站在墙头和如潮的赵军冲在一起,从一排的尸体里,提着滴血的长矛和披风走出来,那副样子每一个守城的士兵都不敢忘记。

    顾楠不知道说些什么,点了一下头。

    一旁的念端看向顾楠,若有所思。

    这家伙在这军中的威望倒是很高,一个女子走到如此地步,想来,定是很不容易的。当下,心中反而有些敬佩这个军中的美人。

    念端不知道军中的威望是如何来的,她若知道,定是不会像现在这般想。

    在这杀人的地方,威望自然也只能是打杀出来的。

    夜里的城头风很大,木头建起的营墙也足有近十米高,呼啸的风声在耳边挂过如同鬼哭狼嚎。

    顾楠站在城头咳嗽了一声,就着夜色,看到不远处,就扎在秦军营垒之前的不远的赵军营地。

    隐没在山林之中,但是数十万人的营地,即使是临时搭建的,也是很巨大,根本遮掩不住。

    赵军很敢扎营,就在秦军对面,而且就在山中。

    他们知道他们扎在山林之中秦军也不敢放火,两军的营地太近,这里的山林又太密。

    要是在赵军营地放火,秦军也不会好过,到头来只会两败俱伤,这是占尽优势的秦军不想看到的。

    这叫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顾楠看着赵军的营地,深知这场历史中的著名战役的她知道,这里即将会死几十万人,赵军,没有一个人能逃出去。

    “好了,我们回去吧。”顾楠扭过头缓步离开。

    “哎,这就走了,你才看了一眼,喂!”

    转过身的顾楠,眼中无神,却也多了一份,难以说明的执意。

    ————————————————————————

    在顾楠养伤的时间,秦赵两军的拉锯战却是已经持续到了第五天。

    “杀!”震天的喊杀声几乎能传到几里开外。

    原本清澈的丹河沁水几乎被染成了血红色,死去的浮尸和倒插着的断裂长剑随处可见。

    鲜血渗透进泥土里,几乎将土地也染成了红褐色。

    在倍于己方人数的军队面前,赵国的军队已经濒临崩溃,但是他们搭建的那条临时防线却始终阻挡在那里,如同狂风中的枯木,在秦军的攻打下,苦苦的支撑着。

    临时搭建的营垒无疑是简陋的,一个秦军士兵一剑劈开了围栏上的断木,冲进营地。一个赵国的士兵狂吼着,抱住了对方将他撞出了营地,转眼间死在外面秦军乱剑之下。

    “所有人!守住!”铠甲开裂的赵括劈倒了一个秦军士兵喘着粗气高声的吼道。

    吼完,他看着继续围上来的秦兵,吞了一口口水,无力地说到:“再守几天。”

    也不知道是在和士兵说还是在和自己的说。

    随后举起手中的剑又杀进了人群之中。

    赵括都已经记不清楚这是秦军发起的第几次进攻了。

    他的身上全是血,就连头发都凝结着血污。

    用四十万人在地形不利的情况下守住六十余大军的进攻五日,其中的苦难无法想象。

    不会赢,但赵括的目的本来就不是赢。

    拖到秦军不能北上,这一仗就是赢了。

    “杀!”不知道又是谁喊出了一声怒吼,杀声四起,又是无数人倒在了地上。

    白起站在军营的高地,俯瞰着远处下方的赵军军营。

    “他们还要打下去?”

    “是。”一个副官说道:“目前来看他们并没有投降的打算,似乎赵括那小儿留了后手。”

    “一只将死的猎物,还想伤了猎人···”

    白起背着手,转身离开。

    赵括确实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少年英才,这场仗交给他打,要比放在廉颇那老家伙手里更难缠。

    盯着这场战役的可不止是秦赵两国而已,其他那些“虎狼”都看着这里呢。如果秦军严重,再想要攻取赵国,会很难。

    秦国的攻势暂时退去了。

    残破的军营之中,隐隐有一些火光。几处寥寥的炊烟升腾着,煮着几乎看不出是食物的食物。

    这几天赵国的军粮一份被拆成三份吃,却依旧不够每个人吃。

    “将军,军粮已经没有多少了。”满脸土色的亲兵坐在赵括的身边,喝了一口浑浊的汤水,看了看四周说道。

    赵括喝着“汤”的手顿了一下:“还能撑多久。”

    “就算再怎么省,也只能吃一天半了。”亲兵小心的轻声说道。

    军中将要断粮这种事情要是被士兵听到,很容易就会引起哗变,所以必须小心。

    “数位将军那里呢?这几日的营中有没有什么话?关于援兵的。”赵括低着,问着。

    “有。”亲兵咽了口口水:“开始有人怀疑援军是不是真的会来了。还有一些小范围的哗变,但都被及时镇压了。”

    吞了一口手中的干饼。

    赵括目光疲惫,却又坚定:“继续守。”

    亲兵点了点头离开了。

    赵括坐在原地,拿着手里的干饼没有吃完,剩了一半放在了自己的怀里。

    援兵的事情已经快要被看出端倪了,军心溃败得,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快很多。

    不出意外,他的下一步安排也该继续了。

    赵括想到这,干裂的嘴唇动了动,呆呆地看着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