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哀兵必胜
    盘山小路上,顾楠身穿着铠甲,骑着烟哥停了下来。

    念端的脸色微红,半抱着马头坐在她的前面。

    感觉到顾楠停了下来,扭过头,看到顾楠的样子,撇着嘴跳下了马。

    “就送到这了。”顾楠拉着烟哥的缰绳:“一路走好,少走山路,莫再叫人抓了去。”

    “你以为这世上都是你们这般人?”念端说着。

    顾楠挑了挑眉头,确实是他们抓的人,但是自己也没参与不是···

    但是终归是自己这边错了,顾楠没有说话。

    念端向着山路走了两步,却又转过了身:“喂,我要走了,你没什么话说?”

    我是怕说了什么,你又说个没完···

    顾楠无奈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跳下了马,把腰间的长剑取了下来丢到了念端的怀里。

    “留着路上防身。”

    说完,牵上烟哥的缰绳离开了。

    若是从前,她会和念端聊上一番,但是现在她有些害怕,害怕有着什么故人。

    只得匆匆离开了。

    念端抱着怀里的长剑,哼了一声:“也算本姑娘没白救你。”

    仰头看了看:“又是一把剑,这世上的剑客,却都是这般模样的吗?”

    ————————————

    回到营地,顾楠却发现白起正站在门前。

    默默走了上去,低下头:“师傅。”

    顾楠变了很多,至少白起看得出来。

    只凭顾楠走上来的这声师傅,少了几分轻佻,多了几分稳重。

    但是这份改变的方式也是极为沉重的。

    白起拍了拍顾楠的肩头:“大夫送走了?”

    这几日,顾楠醒后他却是在没来看过她,或是在忙军中事务,又或是不敢来看。

    “嗯。”顾楠应了一声,两人并排想着营地里走去。

    “师傅,这几日赵军的情况如何了?”

    白起张了张嘴,失笑道:“为师想了很多,却没想到你第一句会问的是这么个问题,你说,你到还是不是楠儿?”

    “师傅说笑了,只是我不想在打仗了。”

    “不想打了?”白起看着天边笑了一声:“是啊,为师也早就打累了。”

    “赵军前几日的士气高涨,虽人数少于我等,但是一时之间也是僵持不下。但这几日也便是濒临崩溃了,在大势面前,人力终归是不可为的。”

    白起走着,一边说着。

    “不过,那赵军的主帅,似乎想要的是和我们两败俱伤······”

    赵括吗···

    “学生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明日可一战。”

    “好。”白起的眼中似乎露出了一些欣慰又似乎带着一些苦楚。

    “明日便让你出战。”

    ————————————————————

    “收兵!”

    另一边,正在组织进攻的秦军将领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信号,转过头对着收下高吼道。

    “收兵!”

    无数的烟甲士卒接到了命令之后,喘了一口粗气,没有片刻的停留。盯着自己面前苦守的赵国士兵,谨慎地慢慢退开。

    “蹬蹬蹬···”

    马蹄声和脚步声连成一片,秦军像是潮水,来得快,去的也快。

    看着秦军远去,赵括身子一晃,差点摔在地上,两手扶着营寨的围栏,手中的长矛也歪歪斜斜地住在身侧。盔甲已经没有了原来的颜色,只剩下一片红烟,也不知道是别人的血还是他自己的。

    已经是第七天了,那三十万援兵一直以来都没有半点消息。从第五天开始军心就已经开始动荡。

    喘息了一阵,赵括拿上了身旁的矛,迈着沉重的步伐准备回自己营帐。

    “将军!”

    一个副将在身后叫住了赵括。

    赵括愣了愣,抬起了头向着四周看了看。

    军中的不少官员都走到了这边。

    他苦笑了一下,还是来了。

    “将军。”副将复杂地看着赵括。

    “你觉得援兵真的会来吗?”

    他问出了在场的所有人最想问的问题。

    让他们在六十万大军的攻打下坚守了七天的理由,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来越虚无缥缈。

    在场的没有一个是傻子,如果这场仗,根本事不可为,他们会考虑投降。

    甚至,可能强行拿下赵括,以作为投降的依仗。

    这是所有的军官昨晚一起商议的结果,他们今天必须要找赵括问清楚。

    “···”赵括沉默了一阵,许久,沉沉地说道:“不会。”

    这一次,他却是说了实话。

    “从一开始,就没有援兵会来。”

    北地的风声很紧,拉扯着每个人的衣袍。

    副将三步作两步走到了赵括的面前便是一拳。

    “砰!!”

    一声闷哼,赵括不躲不闪,被打倒在地。

    “四十万人!”副将的声音都在发抖,牙齿咬的很紧,面色扭曲:“赵括!你当真好狠!”

    “便是你自己不想活了,平白要四十万人陪你送命!?”

    “咳。”赵括的嘴角被打破了,血液从他的口腔里流出来,但是他的脸上本就全部是血,根本看不出来。

    ···

    场面很沉默,没有人先开口说话。

    直到赵括打破了沉默:“诸位······”

    他的声音有点颤抖,就像从嘴中挤出来的一样。

    “上党之后,就是邯郸。就是赵国。”

    “就是吾等的妻儿老小。”

    “上党若破,赵国亡矣。”

    “吾等妻儿将予秦人奴婢。”

    “我赵括老母亦在城中,育我二十载。”

    “还未尽孝···”

    赵括的手也许是太用力了,陷阱了沙地里,沙中溢出血水。

    “赵括又何曾想死,又何曾不想归家与亲团聚。”

    “但长平不能就这么破了。”

    “就这么破了,国安在,家安在?”

    “若吾等杀敌,伤秦元气,强敌四顾,秦不敢妄动。上党虽破,赵国可保,吾等妻儿可保。”

    赵括没有回头看他身后的众人,只是逐字逐句地说着:“我赵括也不是什么文儒,说不得什么豪言雄采。”

    “吾赵括既欺诸位,便予命于汝手,此番且随我一战,诛秦报国,可否?”

    说道最后,赵括几乎用着恳求的语气。作为一个主帅,曾是万万不可能的。

    ···

    没人说话,也没有人回答他。

    他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二十余岁的小将却如同暮年。

    他爬了起来,背影落寞。

    他知道此战之后,自己必定被千夫所指,留下一个千古骂名。

    站在他身后校尉突然说道:“援兵会来,吾等自当死守不退。”

    说着,他握着剑离开了。

    “援兵会来,吾等自当死守不退。”

    所有的军官将领眼中带着莫名的神采,一字一句的说到,各自离开。

    他们的手在抖,他们都知道,不会有援兵了,但是绝不会有人再提投降二字。

    此番,且先随将军马革裹尸,忠君报国,便罢。

    赵括扭过头,看着离去的诸将士,深深拜了下去。

    这便是他的第二步,哀兵必胜,破而后立。

    ————————————————————————————

    昨天看了一下前几日的本章说,这才发现有好多问题没有看到,秦时的钱币问题和马蹬问题我也是刚看到,汗颜,确实是我疏忽了,我会尽快修改的。嘛,最近编辑联系了我,我想了想,还是决定签约了。抱歉哈,最近的生活费确实很紧张,我的家庭也不宽裕,实在是不好意思找爸妈要了······好了,今天就到这咯,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