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打仗有时候就是看气势来着
    援军不会来了。

    得到这个消息的赵军是崩溃的,每一个人不带着愤怒,有那么一瞬间,那股怒火已经抑制不住。

    但当将领们将赵括的话传达给士兵们的时候。

    他们的怒火消尽,却是,没有人在说什么援军。

    有的人跪在地上失声痛哭,也有的人从怀里拿出了一件物件,摩挲着,谁知道是什么,也许是老母亲做的平安归,也许是哪家姑娘的手帕,又也许是家里孩子的玩具。

    他们都明白,应该是自己死定了。

    他们也明白,自己的死是败军,不可能会赢,但也许能换来整个赵国和他们的家人的安宁。

    那就打吧,即使或许不能回去了,即使,便是再也见不到那出征前来送自己的人了。

    但大丈夫生于世,若连家中妻儿老小都保不得周全,算得什么男人!

    他们为的不是忠君报国,他们为的是莫牵扯了家人。

    打便是,莫不是秦狗,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便是一双,我赵国男儿,还杀你不得!

    赵军不到四十万残兵,围困长平第七天,本该已经动摇不止的军心,此时却是前所有未有的凝聚。

    甚至比他们知道此战必胜时,更加稳固。

    物衰极或胜,人哀极必反。

    这也是赵括的打算,他要这四十万人,同他一起死战秦军。

    ——————————————

    “咔啦啦。”厚重的大门被两排的士兵推开。

    营门之后,一众骑兵并列而行,看不到头的铁骑头戴着冰冷的青铜盔铠,青面兽齿的面具狰狞无比,手中的矛戟森寒并立。

    “踏。”

    马蹄的声音并不整齐,但带着一股令人震颤的威势。

    顾楠骑在烟哥的背上,青铜被冻的发冷,握在手中的长矛却有些烫手。

    若是出意外,此战就会是最后一战了,但是顾楠的眉头紧皱着,她的记忆中历史上的长平之战,赵军整整守了四十五天,此番却是十天还不到。

    但是依照几日前额战况来看,赵军的士气每况日下,当是撑不下去了。

    这一次在秦军看来应该是总攻了,骑军负责开路,一鼓作气冲破赵军阵线。步军垫军,待骑兵冲破防线后快速攻进。

    六十万大军一涌而进,赵军毫无胜算可言。

    顾楠的肩膀还有些酸涩,她的箭伤并不能算完全好了,只能算是好了大半。

    但这已经是异于常人了,她伤势恢复的速度让念端一时间也惊叹不已。普通的人若是受了箭伤,能不能治好两说,恐是没有个数月也是好不完全的。

    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吧···顾楠暗暗想着。

    四十万食不果腹的军队,连成为一支战斗力都难,何况是阻挡六十万精锐。

    身侧,骑军的将领分为两人,一人是骚包地骑着一匹白马的蒙武。另一人是一个老将,却正是王龁。

    白起并没有上阵,昨夜他和王龁夜谈许久,总觉得此战不会怎么快结束,所以此战表面上依旧是王龁作为主帅。

    “顾兄弟,此战我却是要和你比上一比,看看你我到底是谁厉害些。”蒙武咧着他那口大白牙对着顾楠说道。

    “安静。”王龁皱着眉头看了蒙武一眼:“行军打仗不是只看勇力而为的,学学人家楠儿,为大事而不惊,这才是为将帅者该有的样子。”

    王龁和蒙武的老爹蒙骜也是老交情,蒙武不敢惹这种伯伯辈的人物,缩了缩脑袋不再言语。

    顾楠点了一下头,微微一笑:“多谢王帅夸奖。”

    “好。不骄不躁,像个样子。”说着意味深长地看着顾楠:“那一战之后,你却是变了很多,比阿武这不成器的东西好多了。”

    “我怎得就不成器了。”蒙武还想反驳,被王龁看了一眼,立马闭口不言。

    王龁笑了一下,回过头,沉下了脸。

    希望别真被老白说中了,这一战还是快些了结了的好。

    “全军!”苍老而有力的声音在营垒的高空响彻。

    “出发!”

    “嘶!”

    随着马匹的嘶鸣声,万军而动,动辄恍然声闷山摇。万马奔腾,烟尘四起,如似天边的一阵狂卷奔袭而去。

    赵军的营地之中淡淡的青烟升腾着,士兵围坐在一起,两三个人分着一块干粮,便是如此,拿在他们手里的也是发烟的碎末。

    连续两天,他们吃的都是这样的东西,此时的腹中干瘪,浑身的力气都少了一半,连剑都有些拿不稳了。

    锅里煮着的就是烧开的白水,若是没有这些,他们根本吃不下手里和石头一样硬的干粮。

    忽的,他们感觉到他们碗里的水似在震动,转过头,看向天边。

    仔细听,隐约能听到繁密错落的奔行的声音。

    几个呼吸,声音越来越重,随后,他们看到了从天边席卷而来的烟尘。

    “秦军攻营!”

    “攻营!”

    “所有人!”

    “快!”

    饿得根本没有力气的赵军士兵大吼着,从自己的身边提起的剑矛。

    他们握着剑的手和几日前一样,无力的发抖,但是他们的眼神却不一样,那一双双眼睛,如似虎狼。

    破旧的不过半米高的木桩营墙里,无数的赵军开始集结在了一起,举起了手中的剑。

    冬日下,剑光寒寒。

    不远处,秦军铁骑的长矛垂下。

    马速被催了又催,提到了不能再快,甚至快过了风声,人马俱过,狂风卷地。

    不过几秒,还隔着上百米的两军便撞在了一起。

    发出了震天的声响。

    马匹的悲鸣,剑戟相接的声音一瞬间爆发了出来。

    还有无数声淹没于兵戈之中的喊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