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降如虎军,归似凯旋
    阳光甚好,但是空气却冷得异常。

    秦军围困赵军主力已然是四十五日。

    一场雪,一直下到现在,直到开春。

    整整一个多月,没人知道,那美丽的动人的白色的雪花下盖住了多少尸体。

    四十几日的交锋。

    秦军阵亡20余万,还余四十万主力,赵军阵亡20余万,还剩十余万残军。

    五五之数。

    一个已经断粮无援,被自身数倍大军围困深山,处于不利地形的军队,理论上不出五日就可破。

    但是,赵军生生守了四十日。

    他们从最开始吃战场上战死的尸体,到最后甚至开始吃自己的战马,有的人已经开始互相易手相食。

    就是这样一只队伍,军心却还没有溃散,更可怕的是他们硬是拖死了二十多万秦军,他们还在守着。

    这样的战局,让白起都有些发寒,赵军发挥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估算。

    白起站在自己的营帐里,无力地叹了口气,苍老的手拿起了摆在桌案上的笔。

    ——————————————

    这日一早,一骑轻骑从秦军大营中拍马赶出,向着赵军的阵地跑去。

    营帐里还算温暖,赵括坐在主座上,虚弱地咳嗽了几声。

    他已经完全看不出样子了,形容枯槁,看上去整整瘦了几圈,两架内陷。枯燥的头发带着血渍盘在一起,身上的将军铠满是剑痕刀孔,不堪入目。

    亲兵拿着一碗还冒着热气的肉汤慢慢地走了进来:“将军,用饭了。”

    说着将碗放在了赵括的面前,犹豫了一下说到:“是马肉。”

    现在的赵军营中,还能吃马肉的只有赵括了,其他的人吃的都是战场上捡来的死尸。

    “报!”一个面色枯瘦的士兵站在门口手中拿着一块木头:“将军,秦军那边派人传来了一个消息。”

    秦军···

    赵括皱着眉头虚弱地说道:“拿上来吧。”

    士兵走上前,将手中的木条送到了赵括的桌案上。

    说是消息,其实只是一块树皮上面写着四个大字。

    降者不杀。

    愣愣地看着干裂的树皮上这四个字。

    很久很久。

    赵括闭上眼睛,拳头捏得咯咯作响。

    可是到了最后却变成了深深地无力。

    良久,拳头松了开来,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似乎是叹尽所有东西。

    一瞬间,像是老了十几岁。

    他疲惫地对着身边的亲兵问道:“我等,守了几日了?”

    亲兵眼神一黯:“四十五日,今日是第四十六日。”

    “杀敌多少?”

    “···二十万有余。”

    “这样。”赵括点了一下头,像是一桩枯木看着账外的飞雪。

    “降者不杀,也好···”

    赵括终究是心软了,他当真不敢带着最后这二十万人一道赴死。

    他已经亲手将二十万人填进了这无底的战场,他真的打不下去了。

    忠君报国······

    呵呵···

    赵括的眼里闪着泪光。

    “下令,全军,降!”

    亲兵愣愣地看着赵括。

    却见赵括已经站了起来。

    全无生机的身体回光返照一般,重新站的笔直拿着自己的骑矛走出了账外。

    天空中飞舞着大雪,他拍了拍站在站在雪地中的马儿。

    “我要上阵了,你跟着吗?”

    “哼。”烟马打了一个响鼻,蹭了蹭赵括的衣袍。

    “哈哈哈,好!”

    翻身上马。

    “将军。”

    “将军······”

    一路上,无数的人看向赵括。

    之前看见赵括一人一马,缓缓地缓缓地中走出大营。

    丈八长矛散着烈烈寒光,马蹄轻踩着飞雪。

    身染血色的将领走进了雪中,走向秦军大营。

    长矛竖起,寒光利利。

    赵括运足了此生最大的力气,吼道。

    “众将士听令!”

    “当日之约,破敌以期,秦军当无力北上矣。吾等已不负赵国,不负妻儿。”

    “白起将军以诺,降者不杀,待我死后,权且投降,保全自家性命。

    “赵括欠你们一命,来生再还。此乃我最后的军令,不得有失。”

    “军令如山!”

    ······

    “吾等赵家男儿,自当横刀立马,征战天下,忠君报国,万死何妨!”

    高昂的声音带着冲天的战意似是穿透了云霄。

    使得飞雪一乱。

    一声声,又一声声地回荡在长平的山林之中。

    “吾乃赵国上将军赵括!谁来与我一战!”

    一骑单骑,冲着秦军千军万马杀来。

    白起站在远处,看着赵括冲来,神情淡然,他让人送去那封信之后,他就猜得到赵括的选择。

    这也是他最后的规劝,若是赵括依旧不降,白起会选择对赵军全军欺降。

    他的身后顾楠披着烟甲站在一旁,还站着一列早早集结完毕的弓弩手,张弓开弩,箭头在寒冬之中冻得森冷。

    白起的手微微抬起,然后轻轻落下:“放箭。”

    如同飞蝗急雨,乱箭射出。

    几个呼吸。

    淹没了那个雪中的单骑。

    马停了下来,向前又冲了几步,最后无力地跪在了雪地上,雪染红了一片。

    赵括坐在马上身中数箭,眼中充斥着血红的丝线。

    仰头望着漫天飞雪,瞳孔变得涣散,视线渐渐模糊。

    天悠悠兮军亡矣,万骨挫灰时不利。

    “碰!”

    一人一马倒在地上,血色染红了雪地,再无声息。

    赵军营中,一个声音颤抖着喊着:“领将军命”

    令兵骑着马,在营地中奔行着,飞雪四溅。

    下令声一遍又一遍地叫着,在军营上空回荡。

    “降!”

    营中的士兵听着这个命令,却是面色涨红,说不出一句话。

    双手捏到泛白,看着秦军的营地,眼中神情似要吞人食骨一般。

    良久,就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颤抖着放下了手中的兵刃。

    随着第一个声音想起。

    一声又一声的声音盖了过去。

    惊天的气势如同一支即将冲锋杀敌的虎狼之军。

    “奉将军命,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