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且一路好走便是
    赵军降了,二十万虎狼之师,在赵括死后,依数投降,没有一人顽抗。

    但双目却像是失了神,没了半点神采。

    他们本该战死沙场的······

    难以让人相信,这是那支用半数人和秦军顽抗四十天的骇世残军。

    近二十万俘虏被捆覆了是双手,牵在一根绳子上。

    像是一串连接的蝼蚁,缓慢前行。

    “沙,沙,沙。”

    马蹄踏破白雪,陷入之中发出细微的摩擦声,雪似乎小了。

    茫茫的白雪之中,顾楠提着自己的长矛站在赵括的尸体面前。

    不成人形,简直而被射成了刺猬,浑身血红,形容槁枯,根本看不出第一次见面时那个儒雅小将的样子。

    “你明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沉默了下来,把长矛插进了雪里,一下一下地挖着,直到挖出了容得下一人一马大的坑。

    将赵括和他的战马放了进去。

    蹲下身,用手将混着雪的土块一点一点的重新埋好。

    “啪啪。”

    顾楠拍了拍自己的手掌,将手中的泥雪拍落。

    干燥的空气让人难受,冷得像是刀子的风划得脸颊生疼。

    平坦的原野上多出了一个不高的土堆,很不显眼。

    顾楠看着土堆半响,轻笑了一声。

    “你说的没错,若是这场仗不打,我们也许会是朋友。”

    说着顾楠解下了腰间的水袋,喝了一口。

    冻得冰冷的水入喉,冻得顾楠的喉咙有些疼。

    将剩下的水倒在了土堆前。

    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块干饼放在那。

    “早上没吃完的,上路了,吃得饱些。”

    “没那个时间,就不给你做碑了。”

    说着,顾楠站了起来,走到烟哥身边翻身上马。

    拉着缰绳缓缓离开,再未回头看一眼。

    “且一路好走便是。”

    ——————————————

    一堆一堆的兵器缠在一起被放在地上,秦军的士卒打扫着战场。

    篝火在营地中升腾,今晚的晚餐会比以往更加丰盛,一个多月的纠缠,赵军终究还是投降了,赵军大将赵括也直接被白起射杀阵前。

    秦军算得上是胜了。

    赵军的俘虏被扒了战甲,被一根根麻绳困在一起押送着。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布衣,不少人在冷风中冻得冰凉,嘴唇和脸色都冒着青色。

    白起和王龁一起坐在营帐中,火盆中的火焰温暖。

    “老白,不出去走走?”王龁将写好的军简放置在身边,舒展了一下筋骨:“终是打完了。”

    白起摆了一下手:“老了,走不动了。”

    王龁抬了抬眉头“是啊,从军多少年了?还没个感觉,这就老了。”

    “老王,军简出来了吗?”白起突然想起来问道。

    “出来了。”王龁抬起下巴,指了指一旁的竹简:“折损二十万余,全俘赵军莫一十八万人。缴械,铠甲,马匹,还坐在统计,届时给你个数量便是。”

    “二十万余···”白起点了点头,摸着自己的胡子。

    “那赵括倒真是够狠,可惜,还不够狠。”

    如果是他来打,这一战,他不会让一个人投降。

    “秦军尚余四十万,但仅仅四十万,北上难矣。”

    王龁拿起那份军简,又慢慢放下,尽是无奈:“是如此,四面为敌,继续北上,恐要大败。”

    白起摇了摇头纠正道:“必败。”

    王龁呆了一下,随后叹了口气,自己老友的能耐他知道,他说必败,便是胜不了。

    但是秦国万万不可能放弃这次北上的机会的,攻下邯郸,赵国就完了。

    “只希望,秦王能看的清楚吧。”

    “莫谈这些。”王龁笑了一声,笑声里带着几分怀念,几分苦涩。

    “老白,还记的你我年轻气盛那时,你可是说过,你要这天下太平。现在看来,遥遥无期啊······”

    白起很久没回话,过了一段时间,才接上了一句:“这是老夫毕生所愿,便是冒天下之忌,吾往矣。”

    “你还是这般,世人皆道你狠,却不知你才是心中最软的那个。”王龁摇着头。

    迟疑了半响,问道:“赵军,那一十八万人,你待如何处置?”

    一十八万人······

    此次赵军出兵四十余万,赵国本就是人少,这四十余万,已经是赵国大数的青壮男子。

    白起摸着胡子的手停在了那,张了张嘴吧。

    “分而坑杀。”

    王龁惊得张开了嘴巴,眼中露着难以理解的神色。

    表情沉了下来。

    “老白,诈降已经是天下之大不讳,若是坑杀,你,恐要遭千夫所指,万人唾弃,你当真想好了···”

    在重视礼义廉耻忠义孝仁的古代,诈降已经是违反了仁义,是要遭尽口诛笔伐的。若是坑杀,天下共讨,恐怕都是轻的。根本就是罔顾人伦之事。

    “我就是要做给天下人看······”

    “战国多年,天下死多少人,又由谁去声讨?”白起没有刚才那种随意的样子,眼中带着寒光。

    “天下该太平了,而大秦会是这统一后的盛世。”白起合上了眼睛:“为这天下太平去死,这一十八万人,死得其所。”

    他一生都在为大秦四方征战,一生七十余战无一败绩。

    看着大秦日益强盛,统一六国或不过百年之事。

    他却已经垂垂老矣,难挣戎马。

    坑杀一十八万俘虏,他不过背得天下骂名,但是赵国,即使不亡,男丁尽去,二十年之内也将再难翻身。

    而二十年之后,赵国失尽天时已经不能为患,便是此次北伐不能灭赵,赵也必灭。

    他或许知道坑杀俘虏后自己的结果。

    但这或是他打的最后一仗。

    也是他为这天下打得最后一仗。

    能看到这乱世覆灭,他白起便是背尽了这天下杀孽和骂名又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