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身为将帅,苟且便是莫大的耻辱
    白起一大早就起来了,听说是秦王召见,顾楠也要跟随。

    按着白起的吩咐,顾楠穿上了她的铠甲,破旧的铠甲不像当时出征时那么风光。没了光泽,显得有些暗淡。

    顾楠扎着男式的发饰,俊美英气的脸庞看上去有几分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疲倦。

    她不过只打了一场仗,却已经被这战事折磨得不堪。

    两人骑着马,走在一早还没有行人的街道,咸阳城看起来有些冷清。

    秦军的回归和顾楠想象中的不同。

    在她的想象中,得胜的大军回归,会受到全城百姓的接待,欢迎。归来的军队会排着整齐的队列,走进宽阔的城门,接受人们敬仰赞美的目光。

    实则不然,军队回归的那天,很安静,径直回了军营,然后解散。有一个短短的假期,如果家在咸阳的人,尚且能回家看看。如果家不在咸阳的,却是连回家看一眼的时间都没有。

    军队的归来的沉默而无声,只有零星的家属会含着泪和士兵团聚,若是不相干的人,根本就不想和军队这种东西沾上关系。

    王殿在咸阳的北处,在一片平矮的房间之中,显得很显眼,远远的,就能看到那片宫廷广厦。

    马停在了宫殿之外,带不进去,被陌生的侍卫牵着,烟哥还闹了些脾气。

    内宫很大,甚至可以行车的宽路被高墙夹着,看不清外面,只能看到远处的宫门,和高处那一方狭小的天空。

    “待会儿,见了大王,切莫多言,听着便是,明白吗?”

    白起叮嘱着顾楠,他的话其实不多,大多数的时候他都是只做不说,但是对着顾楠,白起总是会像是一个平常的老头一样,絮絮叨叨的。

    “宫廷之中和家中不同,你却是不能随着性子来,记着,言多必失。若是陛下问你些什么,你只需要答是与不是。别的,为师会说的。”

    说完,有些眼里带着些悲哀:“学着些,官场之道虽和用兵无关,但是为将为臣,此道不能不做。”

    只是,作为一个将军,却还要在在这朝堂中沉浮苟且,恐怕,也是将者最大的悲哀。

    “师傅···”顾楠沉默了一路,突然说道。

    白起却抬起了手,打住了顾楠的话:“那些事为师自会定夺,你且莫再多言。”

    说着,暗暗地指了指宫墙。

    宫中的耳目哪里都是。

    顾楠垂下了眼睛,无神地看着石块铺成的道路,一眼似乎都望不到头:“嗯。”

    默默的应了一声。

    ————————————

    “大王。”一个女婢附身在秦王的身侧:“武安君和其弟子到了。”

    “啊,武安君到了?”秦王放下了手中的文书:“哈哈,进来便是,武安君来见寡人,如何需要通传。”

    大门打开,白起和顾楠被上缴了佩剑,踏过大门,走进了殿中。

    这是一处偏殿,顾楠进去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殿中的老人,身上披着一件烟色的长袍,用金线镶边,看起来很华贵。

    但是老者的气度却是平常,看起来和一般的老人无二。

    若不是华贵的服饰,当真就像是一个路边的老伯一般。

    “见过大王。”白起行了一礼。

    顾楠却傻愣愣的站在一边,她可没有见人行礼的习惯,除了对白起和魏澜她基本上很少行礼。

    嘛,毕竟作为一个现代人,就算是见了父母也不会行礼来着。

    白起感觉到了身边没动静,皱眉头看了顾楠一眼,看到顾楠站着没动,叹了口气。

    这混丫头,到了哪里怎么都没大没小的。

    一边想着,一边咳嗽了一声。

    顾楠这才反应了过来,连忙拜道:“见过大王。”

    白起烟着脸继续说道:“小徒自幼流浪,无人管束,礼数不周,还望大王恕罪。”

    “无事。”秦王摆了摆手,或许是年迈的缘故,声音沉闷,但是看得出来此时的他心情似乎还不错。

    “武安君率我秦军大胜赵国,如此大功寡人还未上次,区区小事,何须多加絮叨。”

    “何况武安君之徒虽未见到,名字寡人确实已经听过数次了。那蝶恋花,和那醉卧沙场君莫笑,不拘一格,虽和大雅略有出落,却也是两纸奇文。寡人也是早就想见见了。”

    秦王眯着眼睛,眼光落在了顾楠的身上:“当真是少年英才。”

    沉默了一下,摆了摆手。

    “此般却只是找武安君聊聊罢了,无需拘束。”

    说着秦王挥退了下人,殿中只留下了三人。

    至少明面上只留下了他们三人。

    “坐吧。”

    大殿的一旁却是已经早早的摆好了两张软塌,显然是让顾楠也坐下便是。

    “多谢大王。”

    在大殿之中跪坐了下来,顾楠却是觉得莫名的压抑,宽敞的大殿中只有他们三人坐着,便是动一下声音都是明显。

    秦王先开了口。

    “听闻武安君昨日归来便是回了家中,连让寡人给你庆功的机会都没给啊。”

    说是简单的聊一聊,秦王这一上来,就问了白起一个问题。语气平淡,但也有几分质问的意思。

    白起笑了笑:“征战数月久未见家妻,心中挂念,却是延误了军事,陛下勿怪。”

    “哈哈,无事。”秦王看白起的样子笑了出来:“武安君惧内的事朝中也不是什么秘密,回了咸阳,若是不先回家,反倒是让我绝的不对了。”

    ······

    白起的脸色不太好看,很显然,对于这个话题便是老辣如他却是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身为千军主帅,居然惧内,着实有些丢脸。

    不禁老脸一红:“大王说笑了。”

    “哈哈,罢了,不在让你在徒儿面前丢脸了,武安君,寡人问你件事情。”

    秦王脸上的笑容说收就收,一瞬间就严肃了下来,看着白起。

    殿中上一秒的笑意一转眼,散了个干净。

    白起低下眼睛:“大王请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