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为将方屠百万众
    “姑娘,来跟着我走。”小绿摆着优美的姿势站在顾楠的身前,轻轻地迈出一个步子。

    “一。”

    “···一····”顾楠硬着头皮,歪歪斜斜地跟着样子走出一步。

    虽然勉强,但是练了数月也总算有了七八分样子。

    “小绿,今天就到这儿吧,你看师娘也不在,放我一马怎么样?”

    顾楠哭丧着脸看着小绿,练这东西对她来说可是着实的折磨。

    小绿嘟着嘴巴,翻了翻眼睛:“那今天就到这吧······”

    话音还没有落下,顾楠就如释重负的跑到了一边,把塞在自己腰上的木板取了出来,这是矫正她吊儿郎当的站姿特地做的东西。

    取出了木板顾楠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向后一仰,就躺在了老树的旁边。

    小绿看着顾楠的样子,跺了一下脚:“姑娘,你这样是不行的,老夫人查起来,你又要挨板子了。”

    “唔,那就打吧,我宁可挨板子,也不想再垫着这个板子到处走了。”

    不管小绿讲什么,顾楠懒懒地躺在那,是在也不想起来了。

    春日渐暖,日头升的不高,阳光透过老树刚抽出来的新芽,照在树下的顾楠身上,暖洋洋的让人愈加慵懒。

    但这些花香的微风拂动这顾楠的衣角,她却是依旧没有穿裙装,这是不可能的,穿裙装对于她这么个男人来说实在是难以接受。

    任由着魏澜好说歹说,她也是不穿。

    简装多舒坦啊,这么一套就好了,哪像裙装,七扣八扣的,麻烦。

    小绿坐到了顾楠的身边,无奈的撇着嘴巴,轻轻地帮顾楠捏着肩膀。

    舒服地眯着眼睛,却突然觉得眼前一烟,睁开眼,看到画仙正站在自己的对面。

    “额···画仙,有啥事儿嘛···”顾楠凭空地生出些不好的预感。

    “姑娘。”画仙笑眯眯地掩着嘴巴:“小绿的教完了,我的还没有呢。”

    温和的声音在顾楠的耳朵里听进去,生生让她打了一个寒颤。

    魏澜的原话,小绿教顾楠礼仪,画仙教顾楠些女儿家该学的东西,女红什么的。

    那时候画仙不知道想些什么,提议说再教些舞乐,魏澜想了想,没什么问题,也就同意了。

    这一个首肯却让顾楠的日子过得更加苦不堪言。

    这日子过得,没个盼头。

    只觉得天昏地暗。

    “前日教姑娘的那段,却是还没有考过,姑娘且试试如何?”

    苦笑了一下,顾楠软软地站了起来,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是。”

    小绿和画仙对视一笑,看着顾楠站到了小院的中央。

    穿着一身男装,顾楠红胀着脸,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动作。

    “姑娘,不是这样,这里,腿再抬起来些。”

    “还有这手舒展些。”

    画仙站在顾楠的身后拉着顾楠的手。

    偷偷地看了眼顾楠红着脸的样子,微微一笑。

    春意渐暖催人懒,和风微颓倚栏杆。

    ——————————————————

    “老爷,王龁将军的信。”老连站在白起房间的门口,手里端着一卷竹简。

    白起正坐在房中喝茶,听到老连的话,眉头微皱。

    王龁?

    他不好好的守着长平,写信作何?

    “拿来我看看。”

    “是。”

    老连将竹简递到了白起的手中退了下去。

    白起摊开竹简,双眼慢慢地扫过了上面的文字。

    大王未明,命长平四十万,攻取邯郸。

    ···

    白起感到胸口一阵绞痛,强忍着。

    轻轻地把竹简卷了起来,放在了桌面上。

    垂下手,仰着头一声长叹。

    此战败后,秦必大损。

    各国若是打着有违天和的名号群起而攻,定当难以招架。

    重则秦灭,轻则重创休养,尚需十几载。

    那时,大统之日,当真遥遥无期矣。

    一滴浑浊的眼泪从白起空洞的眼中滑落。

    一生征伐······当真错了?

    大秦的战神孤坐在房中,烛火摇曳,老泪纵横。

    他一生杀伐决断,领将30载,攻城70余,杀敌百万众。

    伊阙之战,斩首24万,占五城,俘公孙。

    鄢郢之战,水淹鄢城,溺毙军民数十万,次年,攻楚国,陷国都郢。

    华阳之战,斩魏13万,杀尽溃退赵军2万。

    陉城之战斩韩5万。

    长平之战坑杀赵兵45万。

    扫平东进之路,大破北上之途。

    赫赫战神之名,战国百载,军亡不过200万(历史上梁启超的估算),他白起一人,帅秦杀之过半,负天下近半杀伐。

    为的又是什么······

    秦王执意北上,这一战若败,或许他一生的努力,便是付之东流罢了。

    白起的嘴角溢出一丝鲜血,顺着他的将袍滚落,他握着拳头,最后,却只能颓然地松开。

    这战国,这乱世,当真杀之不去?

    当真是天地不仁?

    以万物为刍狗······

    那一日,白起在自己的房中枯坐了一日,第二日,白起病倒了。

    重病不起,武安君府不再像平日那般无人了,来了很多医生。

    却都只是摇着头,叹着离开。

    顾楠想不到,那从来都像是一柄利剑般站着的老人,会有着这样的模样。

    无力地躺在床上,原本只是半白的头发,此时已是全白,几乎睁不开眼睛,嘴唇苍白的打着颤。

    魏澜坐在白起的床边,骂他,说他从不让人省心,尽是会带来麻烦。

    红着眼眶,越骂却是越骂不出声。

    等到顾楠走进来的时候,白起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看向顾楠。

    “楠儿来了?”

    “是,师傅。”顾楠红着眼睛笑了笑:“你这老头子,就别说话了。”

    “怎得?以为为师病了,就教训不动你了?没大没小的···你这样的···来十个为师也教训的过来。咳咳。”

    白起虚弱地笑着说道,说了几句就咳嗽了起来。

    “咳什么,我去给你拿药。”魏澜抿这嘴巴,冷声说着匆匆起身离开了。

    咳嗽声持续了一段时间,才渐渐平息,白起躺在床上吐了口气,看向顾楠:“没什么好看的,习武之人,这点小病,也许明日就会好了。”

    “家里来了多少医生我又不是没看见。”顾楠低声说着,抬了抬眉毛坐在床边。

    “师傅,我现在手里没有钱财,可没钱给你送终,莫死的这么早了。”

    “为师便死了也要不得你花钱!”白起被气了一口闷气,锤了一下顾楠的头。

    顾楠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还有力气锤头,看来是死不了。”

    瞪了顾楠一眼,白起休息了一下,他现在就连说话都不是那么轻松了:“楠儿,明天一早还需你跑一趟,早些时候来为师这里,也是时候,教你内息之学了。”

    “不需要把你的病养好了?”顾楠拉起被子,把白起刚刚伸出来的手重新盖好。

    “···不需要了。”

    ————————————————————

    上午回家洗了一下被子,嘛所以现在才更新,过会儿还要上课,确实只能一更了,抱歉抱歉(溜了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