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只是有一些不甘心啊
    秦王走了,随着他的三个亲卫。

    顾楠走进房间,白起依旧跪坐在那,脸上带着淡淡地笑容,也许对于他来说,这是他最好的结果。

    白起看向顾楠,顾楠也看着白起。

    “师傅,真的值得做到如此地步吗?”

    光线穿过敞开的房门落在地上照亮了门前的一片光亮,但是房间中依旧昏暗无光。

    顾楠站在门口的光亮之中,白起坐在房中的晦暗里。

    他眯着眼睛,阳光里顾楠的身影如同一个剪影。

    咧开嘴笑了,笑得畅快。

    “值!”

    “大丈夫生而如此,如何不值?”

    “哈哈哈。”

    白起的笑声苍老而有力,即使在重病之中。

    笑了很久,白起的笑声才停了下来。

    喃喃着。

    “只是,有一些不甘心······”他仰着头,视线似乎透过了房檐,看到了那无际的高空。

    “只是不甘心。”

    眼中流露出说不清的遗憾,双眼浑浊:“老夫终究是看不到了······”

    “那般盛世光景。”

    这是一份如何深沉的执念,能让白起超脱自己的生死。

    顾楠想不明白,她终究是不能明白。

    她未生在此乱世之中,自然是想不明白。

    所以她不会懂,白起那对于自己的毕生所愿,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的遗憾。

    房间中光影分明,光线照在顾楠的背上,将她的背影照得雪亮。

    ————————————————

    第二天,秦王遣人送来一份军简,这是白起的任命书,让他出征。

    这次白起没有拒绝,因为他明白,这是秦王送他的最后一程。

    他为将一生,死在出征的路上,当是一个好的归宿。

    白起披挂的精神,将袍让他已经瘦削的身子看上去又魁梧了起来,冷亮的甲片遍布在上面,走动时向接作响,似乎带着金戈之声。

    魏澜牵着白起马,扶着他上了去,拍了拍马腹。

    “你先去便是,我也懒得送······”

    魏澜的声音很轻,白起犹豫了一下,伸手轻轻摸在魏澜的脸上。

    “我白起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当是你和仲儿,是以,从不敢与你发火,却总惹得你生气。下辈子,莫再瞎了眼,别再找着我了。”

    说着,坐直了身子,拉着缰绳,转身离去,抬着手。

    “出征了,不用送了。”

    顾楠翻身上马,跟在白起的身侧。

    就和当年一样,每一次都一样,魏澜站在原地目送着白起很远。

    那年初识,那个姑娘也是这样,就这样目送着,看着那英武的将军走到很远。

    直到再也看不见,魏澜才收回目光,带着小绿和画仙回了那空荡荡的武安君府。

    ————————————————————————

    白起和顾楠出了城沿着小路走着,直到远处,大约数千的士兵站在那野道的两旁。

    静静地立在那,如同两排石像。

    待到白起走来,一同举起了手中的长矛,青锋直指着天空。

    “送,武安君!”

    一个士兵走到了白起的面前半跪而下,递上一把长剑。

    白起接过了剑,下了马,沿着小路继续向前走。

    顾楠安静地跟在白起的身后。

    旷野上,白起握着剑,面向长空,慢慢的跪下。

    笑看着上空,将秦王赐的剑缓缓抽了出来,横在了是身前。

    “楠儿。”

    “···”

    “答应为师一件事如何?”

    顾楠微微一愣,苦笑了一下:“只要能,我会做到。”

    “好!”

    白起像是放下了什么,似乎是他背负了一生的重担。

    深吸了一口气,轻轻说道:“代为师,看一看那太平盛世。”

    ···

    到死,也忘不了吗?还真是老顽固啊。

    “那便去看一眼便是。”

    顾楠深深一拜。

    “恭送老师。”

    随后,转身走开,没再回头。

    “呵呵呵。”身后传来了笑声。

    “刺。”然后是鲜血喷涌的声音。

    “砰。”最后是一个倒地声。

    师傅,您这嘱托,终归是太沉了些啊。

    向着看不到半点云彩的高空叹了口气,顾楠缓步走远。

    身上的气势却随着一步一步的步伐缓缓改变,一往无前。

    ————————————————————

    白起死后三日,秦王拟书,通传天下。

    蠢蠢欲动对的各国,却是没了借口,无法群起攻伐,自然没有人愿意做这个出头鸟。

    对秦的攻势却是拖延了下来。

    第四日,魏澜离世,就在睡梦里,没再醒来。

    顾楠着实没有钱财,甚至操办不起好的葬礼。

    但是想来,白起和魏澜也不一定会喜欢那般。

    最后,只是安安静静地将他们葬了,葬到了一起。

    除了王翦来祭拜过,就还有一个叫做蒙骜的老人,剩下的一个就只有秦王。

    不得不说,白起的人缘真的不怎么好。

    武安君府真正的没了人,只剩下了老连、小绿、画仙、还有顾楠。

    顾楠穿着一身白衣,坐在小院的老树旁喝茶。

    她打算为白起和魏澜守孝三年。

    虽然守孝一般是子女为父母所为,但是她两世都是孤儿,白起和魏澜对于她来说对于父母却是无异。

    守孝,这是儒家的说法,没记错,汉代才会成文成则,而现在的大秦却是还没有这么一个礼俗。

    顾楠坐在树下,手里拿着白起交给她的内息术说。

    没有一个名字,没有顾楠想象之中的什么功法,便是三卷简简单单的行文,讲述了调息运转之术,前前后后不过数千字,却很是复杂。

    顾楠看了好几天,还是没有看的太懂。

    “周天气转,归流而虚?”

    顾楠淡淡地念着,语气里有些困惑:“写的真是玄念,怎么读的明白?”

    摇了摇头:“算了,到时,去问问师傅便是。”

    而后又想起了什么,空落落地看着偌大的府里。

    问问师傅······

    一片枯叶从老树上飘落,落入了顾楠的茶碗里,漾起一片涟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